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神廚狂后 > 第899章 借位之吻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真有這么厲害嗎?”鳳淺暗暗吐槽。  想她在現代好歹也是個頂尖殺手,怎么到了古代就完全混不開了呢?果然現代科技越發達,人的技能就越退化。如果現在她手里有把手槍的話,估計就能和這些大人物們正面干上一架了,沒有了手槍



    ,她的戰斗力就減弱了大半,再頂尖的殺手,到了這個崇尚武力的時代,也失去了優勢。



    唉,作為一個殺手,她覺得很悲哀。



    “小鳳兒,想什么呢?”司空圣杰見她一直在發呆,忍不住湊上前問道。



    鳳淺回神,嘿嘿一笑:“沒什么,咱們快去解救神農閣的弟子吧。”



    鳳淺率先走向唐辰州,解開了他身上的繩索,見他還是神智不清的模樣,回頭問花夢影:“師兄,媚術該如何破解?”



    “媚君子的媚術看起來十分的邪門,恐怕只有她本人才能破解。”花夢影回道。



    鳳淺眉頭一皺:“看來,只有把媚君子先弄醒了!”  一捧雪當頭潑下,媚君子慢慢蘇醒過來,發現自己雙手雙腳被捆綁了起來,先前被自己迷惑住的三個男人,此刻就站在她的面前,她不敢置信,一邊掙扎,一邊說道:“怎么回事?剛剛是誰打了我?還



    有,你們不是已經被我的媚術迷惑住了嗎?”



    鳳淺譏笑:“你也太自戀了吧?真以為自己是萬人迷,所有男人都會被你的媚術迷惑住呢?”



    “絕不可能!”媚君子不愿意相信,“我的媚術極少有失敗的時候,除非對方是和尚,沒有七情六欲!”



    鳳淺好笑,她對自己的魅力也太過自信了,攤攤手道:“那你看我們三個是和尚嗎?”



    媚君子不甘心地看著三人,刨根問底:“究竟是為什么?你們是如何破解我的媚術的?”



    這時候,陷入昏迷的蘇念念,在服下了花夢影的解藥后,蘇醒過來,她第一時間撲向了“景天太子”:“太子殿下,剛剛是你救了我嗎?”



    鳳淺嫌棄地想要掙脫她,她整個人卻像八爪魚纏在了她的身上,鳳淺滿頭黑線,這可不是她想要看到的結果,她的計劃有點走偏。



    媚君子見狀,若有所悟:“我明白了,因為你心里已經情有獨鐘,所以才不受我的媚術影響,對嗎?”



    鳳淺知她誤會了,看看她,再看看蘇念念,她決定將錯就錯:“沒錯,你說對了,本殿下的確已經心有所屬!”



    蘇念念聞言,欣喜若狂,癡癡地抬頭,看著鳳淺,滿臉的嬌羞:“太子殿下!”  鳳淺被她這一聲喚,喚得渾身起雞皮疙瘩,再這么下去,蘇念念對景天太子的迷戀只會越來越深,她必須斬草除根,徹底斷了蘇念念的念想,于是下定決心,說道:“不過,我本殿下情有獨鐘的這個人



    ,不是你……”



    鳳淺掙開了蘇念念的手,慢慢開口說道:“本殿下真正屬意的人,是他!”



    在蘇念念愕然的目光注視下,她緩緩抬手,指向了司空圣杰。



    在場的幾個人同時一愣,蘇念念和媚君子異口同聲:“怎么可能?”



    “為什么不可能?”鳳淺邁步走向司空圣杰,在眾目睽睽之下,她的手在司空圣杰的胸前輕輕一推,將他推向了身后的一棵雪松,然后背對著眾人,對著司空圣杰“吻”了下去……



    司空圣杰猝不及防,對她也毫無防備,她輕輕一推,他的后背就靠在了樹干上,背部與雪松的撞擊,使得滿樹的雪花片片紛落,在他詫異的目光注視下,鳳淺俯身下來,越靠越近,越挨越近……



    透過“景天太子”的外表,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了小鳳兒的模樣,她抿著櫻色的唇瓣,對著他的唇吻了下來。



    心臟猛然一陣狂跳,雙手雙腳都不受控制地輕顫起來!  就在他們的唇只剩下一公分的距離處,她忽然停了下來,一雙靈動的眼睛沖他眨了眨,他這才猛然醒神,原來她不是真的要吻他,而是跟他演一出戲給別人看,緊繃的心弦頓時松下了,同時有無限的



    失落在蔓延。



    然而,這個“借位之吻”,在蘇念念和媚君子的眼中,卻是當真了。



    媚君子目瞪口呆,居然真的是斷袖啊!



    蘇念念心如死灰,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切,突然哇的一聲,捂住了嘴,哭著跑開了。



    鳳淺看蘇念念跑遠,這才松開了司空圣杰,長長舒了口氣,總算是把這丫頭給唬住了。



    從現在開始,她應該會對景天太子徹底死心了吧?



    她也算大功告成,完成對師兄的承諾了。



    “師兄,你不去追她嗎?”



    鳳淺見花夢影沒有要去追趕的意思,忍不住問道。



    花夢影搖了搖頭:“以前都是我太慣著她了,才會讓她不知天高地厚,做出種種錯事來,這一次就讓她自己好好反省反省!”



    雖然他嘴上這么說,但他的眼神還是追隨著蘇念念的方向,鳳淺于是走到大鵬鳥的身旁,附在它耳邊,低語了幾句,大鵬鳥便飛了起來,朝著蘇念念遠去的方向飛去。



    花夢影見狀,走上前,拍了拍鳳淺的頭,對著她輕輕一笑,此時無聲勝有聲。



    媚君子看到這一幕,立刻明了了,原來又是一個斷袖,難怪他們三人對她的媚術毫無影響,原來是三個斷袖啊!



    她也太倒霉了,怎么偏偏碰到三個不愛紅袖愛藍衫的死斷袖呢?



    而且還是三個長得神仙一般的美男子,真是暴殄天物啊!



    “說吧,你們到底怎么才肯放了我?”她不再作無畏的掙扎,直接和他們談條件。



    “解了他們身上的媚術!”鳳淺說道。



    媚君子心不甘情不愿地從懷里掏出一只玉勛,對著玉勛吹了一首樂調怪異的曲子,沒多久,神農閣眾人便清醒了過來。



    唐辰州第一個醒過來,環掃了一圈,認出了鳳淺,連忙走過來:“太子殿下,是你救了我們嗎?”



    鳳淺微微一笑:“舉手之勞!你快看看其他人,是不是都醒過來了。”



    趁著唐辰州去查看其他弟子的狀況,鳳淺又對媚君子說道:“告訴我,你們的計劃是什么?”  媚君子不服道:“你不守信用,我已經解了他們身上的媚術,為什么還不放了我?”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