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女頻頻道 > 農門婆婆的誥命之路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挺坑的
    竹蘭帶的東西全,縣試考四場還是五場由縣里決定,所以周書仁至少要住五宿,被子一定要帶厚實的,衣服要帶至少三套,鞋子也要帶厚實的鞋子。

    北方考試真的特別坑,農歷二月份天氣依舊冷的要死,縣里專門的考場可不是在室內,雖然沒有鄉試的鴿子籠坑,也好不到哪里去,坐南朝北,北院又為龍門,后身的宅子等候喊名,中間為過道,考官在西間,東間點名,北邊都是簡單并排的座位,簡陋的考試棚子,這才是考生坐的位子。

    所以透風的很,還要保持卷面干凈,字跡整潔,真心不容易,南方的優勢就出來了,自少沒有北方冷,考試也能安心幾分。

    竹蘭真是了解了不少知識,暗自祈禱這幾天別刮風!

    早飯過后,竹蘭又檢查了一遍行李,筆墨紙硯周書仁自己檢查,最后確認荷包銀錢帶了,周書仁等族長家的牛車到了,最后握了握竹蘭的手,“等我好消息。”

    竹蘭臨到考試了,反而安心了,“別苛待自己,想吃什么就出去吃,我給你帶了二十兩,別舍不得花。”

    周書仁,“恩,我不在家,你也早點睡。”

    周家幾個兒子見族長的孫子瞪大眼睛的模樣,心里想著少見多怪,村子里誰不知道爹有多在乎娘。

    竹蘭沒跟著去縣里,牛車里不止有周書仁自己,還有兩外兩個考生,牛車就顯得擠了,等人走了,竹蘭就回屋子了。

    周老二扯了下妻子的袖子,趙氏明白的點頭,轉回屋子抱著兒子進了正房。

    周老大看得清楚,他被爹敲打式的教育,早就不是只看表面的人了,雖然做不到耳聽六路眼觀八方,可該注意的細節也注意了,沒想到啊,印象里懦弱只會哭的弟妹也是人精,頓時心塞的不行,整個周家就他們兩口子最不聰明啊!

    竹蘭見趙氏抱著孩子來了,順手接了過來,小孫子明瑞兩個多月了,趙氏的奶水好,小娃娃胳膊跟蓮藕節似的,竹蘭的手指被小娃娃抓著,逗了逗孩子,對著做針線的趙氏道:“眼看著要百天了,我和爹的意思不辦了。”

    這話周書仁也會和昌義說,她和趙氏說不說都無所謂,可她是女人更了解女人,還是親自說的好,免得心里有疙瘩。

    趙氏手里的針線差點扎到手,孩子洗三公公沒在家,只有外婆家來,滿月趕上大過年又是最冷的時候也沒辦,這百天也不辦心里難免多想,可看公婆也不像是不待見他們家,又一想村子里其他窮苦人家除了洗三滿月都很少辦,可心里依舊不是滋味,家里又不是困難人家,而且明云和明騰都辦了,低著頭,“聽娘的。”

    竹蘭挑眉就知道會這般,瞧瞧不甘心的語氣,解釋道:“孩子不辦百天的確委屈明瑞了,可趕上你爹府試不適合高調,我們的意思家里人吃頓好的自家熱鬧,等孩子周歲抓周大辦一場。”

    趙氏激動了,他們兩口子對公爹考秀才有信心,等公爹成秀才來的人更多,而且是公爹成為秀才后的第一個孫子抓周,明瑞也能得到更多的關注,要是抓到好寓意的物件,一定能加深公婆心里兒子的位置,“娘,明瑞不委屈,我們也沒意見。”

    她不用心思不行啊,大哥家的兩個小子大,公婆喜歡的很,自家的和兩個大的年齡差太多了,兒子年紀小吃虧,她可不認為兒子是最小的孫子,昌廉和昌智都沒成親呢,她只希望兒子能和閨女一樣,得到公婆的喜愛。

    李氏出門轉悠回來了,興奮的不得了,“娘,王老四家門口被潑臟水了。”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