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女頻頻道 > 云層之上的眷戀 > 第四十六章云層之上的眷戀
    “小姑娘你問得好奇怪!邊上不都是飯店嗎?”老板娘抬起頭來,想了想,接著問道:“你是不是想找便宜一點的地方?”

    羅蕓用力點了點頭,說:“我身上的錢不多,只想要買份盒飯。”

    “盒飯啊……這附近倒還真沒有,飯店里其實也做盒飯的,但他們基本上都是批發給附近的工廠,不會單獨售賣,要不你去問問看?”

    “我……”羅蕓想說這樣做很難為情,但猶豫了一下,沒有說出口。

    老板娘看出了她的想法,在一邊補充說:“沒關系的,小姑娘,這種事沒什么可以難為情,他們(這里指的是飯店里的服務員)也都是打工者,會客客氣氣的回應你,不會瞧不起你的。”

    “現在差不多快要六點鐘了,你趕緊去問,可能還會有剩下的盒飯,再晚點,就難說了,快點去吧!沒事的!”

    老板娘的鼓勵讓羅蕓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猶豫了半天,才慢吞吞向最近的一家飯店走過去,她一路上臉漲得通紅,都不敢抬頭去看對面的人。

    好不容易走到飯店門口,還沒開口說第一句話,羅蕓耳邊就傳來一聲驚呼,把她給嚇了一跳,手里行李差點掉到地上。

    “小惲,你到底在干什么?把這么好的東西扔掉,不可惜嗎?”低沉帶著些微沙啞的男中音響起,讓羅蕓瞬間心臟砰砰直跳,那聲音,與羅意凡有幾分相似,呼喊的名字也容易讓人產生誤解。

    不自覺抬起頭來,羅蕓眼巴巴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到的卻是一個蹲在飯店門前臺階上,面容姣好的男孩子,很年輕,大概比自己還要小上好幾歲。

    男孩穿著一身白色的休閑服,臉卻漲得通紅,朝著后面吼:“我自己買的東西,扔掉關你屁事!還有,不許叫我小惲!!”

    “你可別忘了我們是來干什么的?!我扔下一大堆的功課,陪你到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來,你居然還耍脾氣?!”毫無預警,男孩被人從后面一把抓住衣領,給提了起來,后面那個人似乎力氣非常大,男孩雖然手舞足蹈拼命反抗,還是被他輕松拉著朝飯店里面走去。

    羅蕓站在門口看的一愣一愣,連自己來干什么的都忘了,直到門口服務員提醒了她一句,“美女,要吃飯的話里面請。”才算是回過神來。

    “我…我,那個……”羅蕓抱著自己的行李,拼命在腦海中組織語句,結結巴巴半天,才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我想問一下,這里有沒有賣盒飯。”

    “我們不賣盒飯的,但我可以幫你去廚房問問,有沒有剩菜,給你打包一份,你介意嗎?”服務員并沒有為難羅蕓,反問。

    他語氣中沒有嘲諷的意思,還很客氣,這讓羅蕓好受了不少,抬頭看向男服務員,張口表示感謝,下一秒,對方嘴里就傳出了輕微的口哨聲,眼睛里光芒閃爍了一下。

    “來,美女,進來坐會兒。”

    他變得越發殷勤,伸手把羅蕓拉進飯店,讓她坐在靠近門口的一把椅子上,說:“你稍微等一下,我去去就來。”

    “謝謝你!”羅蕓再次低聲道謝,臉色緋紅,不禁讓服務員側過頭又多看了幾眼。

    在羅蕓等待男服務員的幾分鐘里面,剛剛那兩個少年還在飯店大堂里吵架,但奇怪的是,沒有一個人上前勸架,大家都像沒事人一樣,從他們身邊路過,整個飯店大堂,似乎只有羅蕓一個人把注意力集中在他們身上。

    “那個已經壞了,為什么不可以扔掉?”坐在門檻上的少年說,此刻他坐在了靠窗的沙發上,側身朝向窗戶,目光看著外面正在吊起重物的工程車。

    這個少年很俊俏,羅蕓看不清他的全臉,只能看到光暈照射下的小半張臉,但這也足夠讓羅蕓感到驚艷了。

    另一個少年坐在他身邊,背對著羅蕓,身材高大魁梧,手臂上突出的肌肉十分顯眼。

    此刻高大少年的語氣比剛剛緩和了不少,也改了稱呼,他說:“小遙,我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明明是你自己說很在意那個東西的,現在卻莫名其妙扔掉!昨天那東西還好好的,今天怎么就會壞了呢?是不是你故意的?”

    “我沒有!”簡單粗暴的語氣,聽了讓人生氣。

    高大少年沒有馬上接口,他單手抬起,擱在椅背上面,另一只手搭上同伴頸后掠過,手指卷起發尾,細細摩擦。

    突然之間,羅蕓心里涌起一股酸楚,她趕緊低下頭,掩飾自己即將奪眶而出的眼淚,羅意凡也喜歡這樣做,尤其是那一晚在羅意凡懷里的時候,羅蕓可以感覺到,自己的發絲一直纏繞在他手指上。

    ‘我不能哭,太丟人了。’她警告自己,偷偷用手指擦了擦眼睛,然后拉開背包拉鏈,想找一張餐巾紙,但難堪的是,她翻遍了包的角落,連半張紙片都沒有。

    “諾,給你。”

    頭頂傳來軟糯好聽的聲音,隨即,一包潔白的紙巾遞到了眼前,羅蕓愣住了,視線盯著餐巾紙,不是所措。

    那個人繼續說:“抱歉,我們吵架影響到你了,拿著吧。”說完,強行把餐巾紙塞入羅蕓手心里,轉身離開。

    “你……”羅蕓抬起頭來,想要說什么,卻只看到對方修長的背影和向后揮動的右手。

    “小姐姐,你真漂亮,我喜歡你哦!”

    隨即,說話的人就被他同伴狠狠給了一個暴栗,扯進了懷里,“胡說八道什么呢?剛才的事情還沒有解決,你給我好好說清楚,那東西丟哪里了?”

    “笨蛋!痛死了!!放手啦!”

    少年叫囂,旁若無人,惹得羅蕓噗嗤一聲笑了,淡若梨花的臉龐瞬間明媚起來,淚痕未干的鳳尾翎如綻放的花蕊,襯托著盈盈秋波,美極了。回轉的服務員恰巧看到這幅場景,呆滯在原地。

    有好幾個客人也被羅蕓吸引住了目光,發出輕微贊嘆聲,但當事人卻沒有發覺,她想了想,沒有舍得用那包餐巾紙,而是把它裝進了口袋,然后用袖子擦了幾下臉上的淚痕。

    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臉上多了幾道淡灰色的痕跡,是袖子上的灰塵沾染到了臉上,她自己都沒有發覺。

    此時服務員已經回過神來,走到了羅蕓面前,將手中白色餐盒放在桌面上,說:“美女,現在只有菜,米飯還要再等一會兒,要不,你去隔間坐吧,這里待會兒客人多了,會影響做生意。”

    “啊!謝謝你,不用了,我可以站在外面等。”羅蕓隨即站起身來,看了一眼桌上的餐盒,猶豫著沒有伸手去拿,問道:“這個多少錢?”

    “我得去問問收銀。”服務員指了指身后不遠處的柜臺,繼續說:“你不用那么客氣,附近打工的人很多,有些人常來我們這里休息,后邊隔間其實就是廚房和后門的過道,雖然有些臟,但總比你站在門口強,跟我來吧。”

    “可是……”

    “可是人家那么漂亮,坐在廚房過道里成何體統?還有,你明明打了飯,干嘛告訴人家說飯沒好?”又是那個叫小遙的少年,他擺脫了高大的同伴,不知道什么時候回轉過來,正雙手叉腰站在服務員身后,一臉玩味的表情。

    服務員被他嚇了一跳,有些生氣,轉身想懟人,卻在看到對方的一瞬間蔫了,不是因為少年,而是因為他背后覆蓋上來的身影。

    “我,我是好心,那些飯是早上做好的,涼了,我想給她裝點廚房里的熱飯,又沒錯!”努力辯駁了幾句,服務員不甘心回頭看了眼羅蕓美麗的臉龐,灰溜溜向廚房走去,嘴里低聲嘀咕:“切!好心沒好報。”

    他這樣說,羅蕓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沖著服務員背影想要道歉,沒想到又被少年打斷,這個少年,似乎慣會打斷別人話頭,而且毫無內疚之心。

    “小姐姐,這個盒飯不用錢,你趕緊走吧,再不回去,家里人該擔心了。”

    羅蕓不知道該怎樣回答他才好,微微皺起眉頭,看向收銀臺,不付錢怎么可以拿走別人家的飯菜呢?她咬了咬牙,轉身向收銀臺走去。

    “哎!小姐姐,真的不用付錢,那只是剩飯!”少年在身后說。

    羅蕓停下腳步回頭,不知怎的,她對這個少年沒有畏懼之感,反而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心中涌上暖流,羅蕓低聲說:“謝謝你,可我不能白吃別人家的東西,還有,那個也要謝謝你!”她指了指自己的背包,那個包此刻靠在桌角邊上。

    “什么?”

    “是餐巾紙。”

    “啊!沒關系,那個是我從小蒙包里掏的,你不用謝我。”

    “那就謝謝這位小哥了。”羅蕓順勢朝小蒙鞠了一躬,弄得高大少年居然也臉紅起來。

    “不用客氣。”他說著,朝羅蕓點頭,換來了羅蕓的微笑,忍不住脫口而出:“好漂亮!”

    “啪!”

    立刻一個暴栗回敬給了他,名叫小遙的少年對同伴怒目而視,低吼:“閉嘴!”

    仿佛是真的很痛,高大少年瞬間彎腰捂頭,在原地直跳腳,那滑稽的樣子,惹得羅蕓再次笑出聲,心情也好了很多。

    “真的感謝你們。”那份夾雜在悲傷無助中的寬慰,羅蕓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語言來回應,只能不斷道謝。

    最終,因為飯盒里大多是素菜,收銀員阿姨只收了羅蕓十塊錢,兩個少年看著她離開之后,信步跟出了飯店,依然沒有太多人關注他們。

    不得不說,這兩個少年在飯店里的行為真的非常可疑,首先,他們衣著光鮮,背著名牌包在路邊小飯店里吵吵鬧鬧,隨便調侃服務員,卻沒有一個人上去搭訕或者提出意見,就連飯店老板和服務員都假裝沒看見。

    其次,那個叫小遙的少年一而再再而三地引起羅蕓注意,真的不是故意的嗎?他在打什么主意?尤其是遞餐巾紙的那一幕,讓人覺得他似乎是刻意在關注著羅蕓。

    還有就是他們吵了半天,小蒙一直在指責小遙扔掉了什么東西,很惱怒的樣子,可他既沒有提到物品的名稱,也沒打算去尋找,什么實際行動都沒有。

    最重要的一點是,小遙給了羅蕓餐巾紙之后,他們的話題就逐漸轉到了羅蕓身上,之前吵架的內容莫名其妙被忽略過去,這波操作真的讓人有點看不懂。

    但不管怎樣,我們這里講的不是懸疑推理故事,也不需要去探究什么真相,所以就順其自然,跟著情節繼續往下看吧。

    等到羅蕓走遠,小遙一把拉住小蒙的手,問:“她可能無家可歸,我們要不要幫幫她?”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