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絕品女婿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給我撞進去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宋光單刀直入,氣氛一下子就緊張起來。



    老爸剛來過電話,催的很急,務必要拿到遺囑,務必親眼看到遺囑被毀,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宋離不想讓沐雪和宋晴擔心,獨自走到門外。



    宋光頓時會意,跟了過去。



    “宋先生,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醫院不是聊天的地方,改天有機會,我請你喝茶。”宋離說道。



    “宋離,有些東西你可以拿,有些東西你不可以拿,留著那樣東西對你沒有任何好處,我是為你好。”



    “宋先生,謝謝你的好意,我也有句話送給你,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欠血債的,遲早要還!”



    “你什么意思?”宋光問道。



    宋離看著窗外,指著北方。



    “沒什么意思,這里是洛城,不管你想干什么,在我的地頭上,你翻不出任何浪花!”



    “你在威脅我?”宋光笑笑。



    他心里跟明鏡似的,宋離就是宋傲,但他改頭換面,就是放棄了宋家子女的身份,根本就沒有和自己斗的資格。



    一個小小的洛城,猶如滄海一粟,只要自己抖一抖腳,就能讓宋離心驚膽戰。



    “宋先生,隨便你怎么想,總之我手里沒有你要的東西,我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但我知道一件事,洛城不歡迎你!”



    宋離表明了自己的態度,淡定的很。



    “明白了!”



    宋光是爽快人,他知道談不攏,半句話也不愿意多說。



    他給過宋離機會,既然宋離不愿意表露身份,不愿意把遺囑交出來,那就不要怪自己不擇手段。



    宋家已經到了危機存亡的關頭,必須用雷霆手段。



    老爸說過,王家蠢蠢欲動,已經派人來探視過爺爺好幾次,似乎正在等爺爺歸天。



    爺爺一旦歸天,又沒有遺囑,宋家必然大亂。



    宋光拍了拍宋離,轉身就走。



    宋離看著宋光遠去,心中有些犯愁,剛解決了宋晴,又來一個宋光,背后還有S先生虎視眈眈。



    洛城的風云不但沒有平息,反而波濤洶涌,愈演愈烈。



    自己雖然整合了道上最強的勢力,但是散兵游勇,蝦兵蟹將還有很多,難免會有不長眼的來找麻煩。



    不過目前來說,宋晴還在,宋光應該不會那么快動手。



    宋離輕嘆一聲,回到病房。



    宋晴看到他一人回來,小聲問道:“哥,宋光怎么說的,是不是揭穿你的真面目了,他是不是問你要遺囑?”



    “沒什么,宋晴,如果你真的關心我,明天就回燕京吧,幫我看著你哥,別讓他在來摻和,還有盯著王家的人,我怕他們在背后搞鬼,意圖對宋家不利!”



    宋晴點了點頭,表示一定會按照宋離的意思去做。



    一小時后,七星公館。



    宋光回到暫住地,換過一副表情,沉著臉。



    不多時,一名狼狽不堪的男子被人抬出來,雙腿折斷,打了鋼釘,就算治好,也會落下終身殘疾。



    男子正是吳昊然,堂堂富家少爺,竟然落的如此下場。



    “宋先生,拿到沒有!”



    “沒有,吳昊然,你膽子不小,一個人跑去對付宋離,連說都不跟我說一聲,現在被人打斷雙腿,你說你還有什么用,把他丟到垃圾桶里去!”



    手下領命,抬著吳昊然就走。



    吳昊然急的滿頭大汗,喊道:“宋先生,不要,我是你的狗,就算腿斷了,我還是有點用處的,我了解周沐雪,那是宋離最大的死穴,只要利用的好,不愁他不交出遺囑!”



    這是他最后的機會,如果被宋光掃地出門,他真的一無所有。



    宋光沉思片刻,倒也沒有拒絕。



    “說吧,你有什么好主意!”



    吳昊然湊到宋光耳光,小聲嘀咕幾句,宋光聽的眉頭舒展,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吳昊然啊吳昊然,你真他媽是個人才!”



    宋光揮了揮手,手下又把吳昊然抬了出去。



    第二天上午,周沐雪在家養傷。



    宋離帶著白風和武姝去找建筑公司,準備把武校舊址拆掉,盡快把工廠蓋起來。



    洛城最有名的建筑公司就是洛城二建,質量好,工程進度快,業界的口碑非常好。



    臨出發前,宋離看向白風。



    “白風,有沒有興趣跟我混,平時當我的司機,給我打打下手,遇到什么情況,我可以指點你幾招。”



    宋離有意栽培白風,不想浪費這個苗子。



    白風呆頭呆腦,搖頭道:“離哥,我還要參加全國武術大賽,沒時間當你的司機!”



    武姝猛地敲了一下,笑道:“師兄,你真笨,這么好的機會,離哥親自指點你幾招,你就能突飛猛進,難道你不想拿冠軍,只是想在省里混混!”



    白風有自知之明,還真沒想過拿冠軍。



    不過武姝一語驚醒夢中人,能拜宋離為師,受益良多。



    “師父,我愿意當你司機!”



    宋離笑笑,搖了搖頭。



    “不要叫我師父,你只有一個師父,武嘯,你的武術底子不錯,缺乏的只是實戰經驗,我會給你這個機會,走吧,開車去二建,我們先去談拆校建廠的事情。”



    白風一口答應,當真做起了司機。



    他的技術不錯,一路平穩,很快就到了二建門口。



    大門被攔車桿當著,他打開車窗。



    “大哥,麻煩開一下門!”



    門衛大哥撇了白風一眼,喊道:“叫什么名字,我看看又沒有預約,沒有預約,一律不許進去。”



    “宋離!”白風答道。



    門衛大哥翻了一會,說道:“沒這個人,趕緊走吧!”



    白風以為宋離預約過,沒想到竟然查無此人,一時半會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武姝坐在副駕,兩眼一翻。



    “喂,現在登記一下不行嘛,通融一下,我們都大老遠的跑過來了,不能讓我們在回去吧。”



    “那是你們的事,管我屁事,沒有預約,沒有通行證,一律不準進去,這是公司的規定!”門衛回道。



    “我們是來談生意的,大生意,你就這個態度,小心你們老總明天就把你給辭了。”



    門衛冷笑道:“來談生意的多了,人人都跟你一樣,我們老總還不得忙死,開個五六十萬的奔馳,能談什么大生意!”



    正說話間,背后又來一輛豪車,騷紅色的法拉利。



    “干什么呢,怎么不走,一輛破車,別擋我的路!”駕駛員是個年輕人,二十多歲,一頭黃毛,態度兇的很。



    門衛看到年輕人,眉開眼笑。



    “盧少爺,你來了,你等會,我現在就放進你去。”



    門衛打開攔門桿,盧少爺一腳油門,繞到白風車旁,打量了一番,露出一臉鄙夷的神情,揚長而去。



    武姝看在眼里,不服氣的喊道:“喂,憑什么他不用查身份就進去了,我們卻不能進去,你這不是歧視人!”



    門衛關上大門,沒好氣的說道:“人家可是盧少爺,華美國際的公子哥,你們算哪根蔥,還能跟人家盧少爺比。”



    “呸,狗眼看人低的東西,我們離哥不比他差!”



    “說什么呢,臭丫頭,什么狗屁離哥,沒聽說過,想求我們二建辦事,態度就他媽放低一點。”門衛懟道。



    “連離哥都沒聽過,你怎么混的!”



    “離哥很了不起嘛,我一定要認識嘛,盧少爺家可是跨國企業,百億資產,他開的是法拉利,你那什么狗屁離哥,先換輛百萬級別的跑車在來裝逼吧。”



    門衛一臉鄙夷,回到門衛室。



    白風一臉尷尬,問道:“離哥,現在怎么辦,我們回去嘛?”



    “笨,回去干什么,沒出息,怎么那么慫!”武姝罵道。



    白風拿不定主意,只能看向宋離。



    宋離淡淡的笑了一下,回道:“白風,你還猶豫什么,沖撞去,是時候換一輛新車了!”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