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 第388章 回家
    看到空中的納艾斯金雕飛過,猹某人就知道此地離粟米城不遠了。

    在第二天中午,商隊一行抵達了粟米城的西門,和護衛商隊的冒險者小隊結清款項后隊伍解散。

    因為半路上某猹被狼叼走過,所以冒險者們不好意思收他們的錢。

    和猹某人上一次路過這里的時候街上大多是大嬸大媽不同,此時城內街道上青壯年占了絕大多數,同時還有從各地前來做生意的商人。

    馬車剛走進薰衣草街,就有一位獸人大姐姐在路邊揮手攔住了猹某人他們的車。

    “小哥,你車上的狼崽子賣不賣?”大姐姐一邊問,頭頂上長長的的兔子耳朵一晃一晃的,同時她還俯下身來仔細打量著車上的狼崽子,同時?也是一晃一晃的。

    猹某人露出了一個帥氣的笑容,回答道:“很抱歉,我只是送貨的。”

    “哦?”兔娘大姐姐一怔,“送給哪家的?”

    她也是住在薰衣草街的,這條街上的馴獸師和廚師她都認識。

    猹某人指了指不遠處的那家占卜店,說道:“主顧讓我把它們送到那家占卜店去。”

    ???

    ?`?′)

    兔娘大姐姐嘴一嘟,長耳朵都直了,酸溜溜地說道:“葉子真是越來越好運了,等她弟弟來了看我不把他搶回家吧啦吧啦……”

    猹某人面帶微笑地告別了兔娘大姐姐,駕著馬車來到了香菜阿姨的占卜店門前。

    這時猹某人發現這房子和以前比起來有了不小的變化,原來的尖屋頂沒了,改造成了平臺一般的樓頂。

    街上的不少小孩子聚在了馬車周圍,對著車后的狼崽子指指點點的。

    栓好馬車后,猹某人帶著某鋼叉來到了占卜店的門前,他深吸一口氣后推開了門口。

    就在門口推開后,兩人發現香菜阿姨正站在門后,滿面笑容地看著查爾斯。

    “我回來了。”查爾斯一邊走進家里一邊微笑著對香菜阿姨說道。

    “歡迎回家。”香菜阿姨輕輕地摸了摸查爾斯的腦袋。

    然后她看向了查爾斯身后的戴安娜,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狡黠,同時身后尾巴尖端輕輕地搖擺著,問道:“你這是帶她回家見家長了?”

    查爾斯臉一黑,但他還沒來得及回話就被人從身后抱住了。

    “查~爾~斯~”

    此時的查爾斯突然被剛趕回來的紅葉從背后抱住,紅葉用臉在他的頭上蹭啊蹭啊。

    然后紅葉把查爾斯給轉了過來,繼續左臉蹭夠了蹭右臉。

    兩年不見,紅葉的力氣變大了不少,查爾斯一時間被她抱得緊緊地,好像她要把查爾斯壓進自己身上的皮甲里那樣。

    這時查爾斯想起自己以前給紅葉送的裝備里面有增強力量的手鏈,恐怕現在紅葉用上了這手鏈的力量。

    查爾斯也張開了雙臂,然后抱住了紅葉。

    戴安娜在一旁微笑著看著查爾斯和家人重逢,心中不免生出一絲孤寂。

    這時吸完了查爾斯的紅葉把有點暈乎乎的查爾斯給放了下來,然后轉身看向了一旁的戴安娜。

    戴安娜心中一驚,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紅葉給抱住吸了起來。

    后人云,老爸吸貓娘,貓娘吸女兒,天道輪回也。

    后來這“后人”被一頭大熊貓給排飛然后又被月下三熊貓摁在地上打,這就是后話了。

    熱烈的寒暄過后,香菜阿姨在店門口掛上了“暫停營業”的牌子,紅葉和戴安娜到外面處理馬車上的狼崽子,查爾斯則跟著掛好了牌子回來的香菜阿姨來到占卜室里面。

    兩人坐定后,香菜從一旁的柜子最底下的抽屜里拿出了一卷羊皮紙遞給了查爾斯。

    查爾斯接過來打開看了一眼,當場就跳起來了。

    羊皮紙上只寫了兩條消息。

    一是三日前奧斯姆的魚人突然集結了超過三十萬的兵力,在海洋神殿調查團仍在前線調查的時候突然在整個戰線上對精靈的產糧區發起偷襲。

    二是維多利亞女王親自下令,查爾斯在明年之前禁止返回精靈樹海,同時盡可能隱藏自己的行蹤。

    查爾斯疑惑地看向了香菜阿姨,結果香菜阿姨對他攤攤手,一臉“你問我我問誰去”的表情。

    然后香菜阿姨又拿出了厚厚一大疊捆起來的羊皮紙放在桌子上,查爾斯看了一眼后默默地把它們收進了儲物戒指。

    這時查爾斯問道:“阿姨過陣子我去深淵城一趟,你有什么話讓我幫忙帶回去嗎?”

    香菜阿姨喵軀一震,這是她最不愿意和查爾斯提起的事情。

    十七年前的那一場旱災時,香菜剛被派到粟米城開展工作沒多久。

    當時剛剛離家萬里,內心深處忐忑不安的她遇到了查爾斯的父親斯派克·麥加登。

    接著發生的事情查爾斯就不知道細節了,用伊麗莎白的話來說就是接下來的時間里斯派克各種花式撩妹,沒多久就把香菜給撩到了。

    只是香菜她留里克王國軍事調查統計局外勤特工的身份和斯派克他算得上是留里克王國王室后裔的身份兩者重疊在一起之后,香菜很擔心查爾斯會認為她自己是懷著某種目的去接近斯派克的。

    這時查爾斯把手伸過桌子,輕輕地握住了香菜阿姨略微顫抖的雙手,輕聲說道:“我父親一開始就知道了,伊麗莎白姐姐告訴他的,他和姐姐說他對此事并不在意,只是他怕你像現在這樣胡思亂想才沒有和你說。”

    “真的?!”香菜驚訝地看著查爾斯的雙眼。

    查爾斯點了點頭,然后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一封年頭已久的信遞給了香菜。

    這是當年查爾斯的父親就此事留給伊麗莎白的信,當時伊麗莎白帶著商隊四處跑,同樣帶著商隊做生意的斯派克在到綠城后就把這封信留給了伊麗莎白。

    當初查爾斯的鼻子回來后沒多久時,伊麗莎白就把這封信交給了查爾斯。

    香菜拿著羊皮紙的雙手顫抖著,連帶著羊皮紙也抖動了起來。

    不一會,淚水在香菜的臉上流淌起來。

    查爾斯站了起來走了過去,從身旁抱住了香菜阿姨。

    卸下了心中最后一塊石頭的香菜也伸出手來緊緊抱住了查爾斯。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