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全球諸天時代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三枚戒指與飛升計劃!(二合一)
    又是幾天時間過去,沈公子的婚禮照常進行,沒有因為‘天外邪魔’和府中的幾具玩家尸體受到任何影響。

    紅紅火火,等婚禮過后。

    江蒼在沈家沒有別的事情,還是如以往一樣練功,但這次李掌柜等人走了,倒是真沒人來打擾自己了。

    鄭會長則是親自去往了各個大洲,他元神境界在這放著,比什么飛鴿傳信快多了。

    并且鄭會長是提前向著沈公子他們送上祝福,沒有參加這次婚禮。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域外天魔’的事情對于沈公子等人來說,他們不知情,不知道,只知道鄭會長殺了幾名‘刺客。’

    可是對于鄭會長而言,這邪魔的事,事關整個‘大風世界’的安危,哪會因為晚輩的一個婚禮,繼而把大陸上所有人的安危拋之腦后。

    他肯定能快則快,親自上陣當信使,快點通知其他的洲主,地點就定在沈家這里集合,這里是出現天魔的地方,他們的尸體也在這里,是個商討的合適地點。

    這般一來二去。

    鄭會長先是通知了附近幾州的洲主,大意為,‘有域外天魔來至,先請去往業城沈家,等到那里一敘。’

    話語中,他還向著這幾位洲主說出了江蒼,說江蒼是知情人,且還是‘天人境!’

    順便鄭會長又打聽了一些江蒼的消息,看看這幾位洲主知道不知道有江蒼這個人。

    不出意外。

    在元能規則內,屬于這個世界中‘十年前的先天高手江蒼’,這個名聲可以小到不計,起碼天人境的洲主們不會在意。

    鄭會長問了幾位洲主,都沒有什么收獲,皆是看到他們搖頭,又想問‘域外天魔。’

    鄭會長見到這樣,知道問了白問,還怕他們獨自見著江蒼怕發生什么誤會,比如又是試探,就先讓他們跟著自己,隨即去往了稍遠一些的齊州。

    這日,是自冷霜離開游戲的第五天,時間是大風世界內的時間。

    鄭會長等人,一共六位洲主,來至一處森林大山下,邀請最后一位洲主,正在閉關的‘劍仙。’

    尤其不等他們說什么傳音,或者命隱藏在森林四周內的劍仙弟子前去通報。

    隨著一陣清風拂過。

    一身青衫,相貌略有老態的劍仙就出現在了眾人身前。

    “諸位前來可有什么事情?”劍仙人如其名,雖然樣子上好似一位垂暮老者,但其勢如劍,話語中帶有鏗鏘,像是稍微攜帶一些靈氣,他說出去的字語就是一枚枚劍丸打在虛空,讓人無法招架,鋒利無比。

    鄭會長等人約莫了一下,感覺自己不是敵手,又暗嘆劍仙的修為又精進了不少,怕是要到元神巔峰了。

    “是這樣..”此時,聽到劍仙詢問。

    鄭會長與眾人想歸想,也沒有懼怕劍仙的樣子,反而笑著相互見禮,隨后由鄭會長言道:“劍兄,五日前我曾見到了天外邪魔..他們有詭異神通,可以任意穿梭我等的界域,并且這些人好似是有什么陰謀,想要獲取我等大風界域的秘籍..”

    “天外邪魔?”劍仙打斷,略微一思,目光盯緊了鄭會長,倒是問出了鄭會長曾經向著江蒼問的問題,“此事當真?”

    劍仙說著,又望向了鄭會長旁邊的五位洲主,“鄭會長邀請了這么多位洲主,難道都是因為此事而來?”

    “天魔的事是我親眼所見,千真萬確。”鄭會長鄭重點頭,又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稍作解釋道:“我知道劍兄擔憂的是什么..但我聽江宗師言,這些邪魔不是來自于上界的‘仙’。我這次邀請諸位洲主過來,也不是因為天魔的勢大,而是想一同商計,試著‘斬草除根’。”

    “殺到他們的界域?”劍仙手拂著隨風飄擺的衣袖,又忽然問道:“鄭會長話語中的江宗師又是何人?我閉關了十年,恕我未有耳聞。而江宗師為何能肯定這些邪魔,又為何能肯定這些人不是來自于上界的仙?鄭會長可要查清楚了。”

    “此事倒是說來話長..”鄭會長笑著回了一句,其實也不知道怎么說江蒼,也是不知道江蒼的消息,干脆先含糊過去,慢慢再說吧。

    當前要緊的事情,是明面上的敵人,‘天魔。’

    江蒼的消息查了這五天,也有點線索,能肯定是他們大風世界內的人。

    那這樣就行。

    是自己家園內的人就行。

    如今的正事,是劍仙邀請到了,鄭會長要去邀請最后一位‘盟友’,遠在大西邊的森林地域。

    也在鄭會長與劍仙等人的找人過程中。

    時間又是幾天過去。

    在第九日的中午。

    正在沈家內打坐的江蒼忽然感知到他們回來了。

    這是自己在鄭會長那里留了一個‘睚眥必報’,大家都是相互防著。

    他們怕這事是自己的一個‘陰謀。’

    自己還怕他們和那些玩家們‘串通一氣。’

    真到那時了,這就惡心了,自己雖然抱著目的過來,但也是好心告訴他們天魔的事,這萬一被他們擺一道,這個理誰對誰錯?

    因為按道理來說,自己也算是‘天魔’,和雪景玩家屬于一樣的‘外人。’

    那這個大風世界內的人和誰走得近,會不會反水,這都是人家的事了。

    要防著點。

    江蒼雖然不會什么計謀,但也豎個梯子,防著人家對自己來個‘張良計。’

    好在鄭會長這次回來,也通過這幾日的時間,把江蒼的身份給摸清楚了,包括原先住在哪里,有什么發小,這事都是死東西,歷史見證,不容作假。

    鄭會長為了確定,還專門分出元神聽當地的一位老商人說過,江蒼是十年前的一位先天圓滿高手,為了突破宗師,出去一處秘境游歷,然后再無消息。

    如今天人境歸來,應該是獲得了什么上古傳承,這個沒什么好奇。

    因為大風世界上散落著很多險境,也有不少隱姓埋名的天人境強者,十年中獲得奇遇,練成天人境真不難,難的是天人境以后怎么辦?

    卡一個境界,卡數百年,上千年,他鄭會長和劍仙都是這樣的人。

    他們也是三十多歲,甚至劍仙二十歲的時候就踏入了天人,隨后待上了一千多百年。

    無它,這個世界的靈氣是足了,可是質量等級不夠,溫養‘精神的藥物’太過稀少,他們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天人境已經達到了所謂的‘世界等級上限。’

    這就像是現實,人可能長到兩米,類似于千萬里挑一的‘天人境。’

    但真成半仙,伸手就能摸著云端,千米的巨人可能嗎..

    大風世界的天人境強者們,都卡在‘精神’上了。

    這個精神怎么突破,是一個難題。

    事情由此而來。

    所有事情相互串聯。

    天外邪魔在窺視大風世界,其實大風世界得知了天魔來到的消息后,也在激動。

    新的世界,代表著新的資源,鄭會長等人不僅僅是所謂的‘擔憂’,遮人耳目。

    所以,他們心里一直念著去雪景世界內看看,肯定要防著江蒼是不是‘內奸’,害怕這是一個圈套,正可謂請君入甕。

    而鄭會長等人回到葉城以后,就來到了沈家空出來的一座府邸內。

    江蒼一直都在院中練功等候,也見到了鄭會長八人的身影在院中浮現,七位洲主,還有一‘人?’身上煞氣很重。

    “這位就是我曾言的江宗師。”鄭會長和藹笑著,神情上是感激,感激江蒼告訴了他們關于邪魔的事,預防了大風世界動亂,也感激這份‘機緣。’

    “這位是齊州劍兄。”鄭會長想歸想,還在介紹,逐一為江蒼介紹這些位洲主,這是他們搞清了江蒼的身份家底,就把江蒼當成了自己人。

    同為大風。

    并且還有個秘密也向著江蒼展露了。

    就是江蒼一邊聽著鄭會長介紹,一邊和眾人相互見禮的時候,等介紹著煞氣最重的一人,那位青年,發現他竟然是西洲森林的妖王!

    這也是除七位洲主以外的那位‘盟友。’

    只是江蒼又看到眾人之間沒喊什么打打殺殺,取什么內丹,或者為民除妖。

    如今眾人相互談笑的樣子,不像是世代仇家,反倒像是好友。

    江蒼見到這一幕,琢磨了一下,是明白了,因為真到了他們這樣的層次,其實說是死仇,不如說是惺惺相惜的路上道友。

    換句話來說,下面的人,隨便打,隨便死仇,就算是抽筋扒皮的互吃,他們也不在乎。

    反正他們自己的家人、族人,都是高層之間都認識,不會出現廝殺告狀的事情。

    但是在明面上,或許為了鼓勵下面的人努力修煉,倒是人與妖魔不兩立。

    尤其是這么大的仇怨,肯定也有人家破人亡,向著各位洲主聯名請求,能不能殺了‘西洲妖王。’

    可是諸位洲主一句‘誰也奈何不了誰’,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七位洲主身為天人境強者,下面的人誰會制造輿論來脅迫?

    這可沒有‘律法保護’,誰說誰死,嘴快的都不一定能活到第二天。

    想報仇,自己努力練功,自己去。

    這世界的格局就是這樣,強者相互合作,共尋前路,頂端戰力很團結。

    江蒼明白了這些,也沒什么說的,與眾人進了大殿,相互落座,茶水一擺。

    隨后,把前幾日的事情,與自己和鄭會長說的事情,又向著諸位洲主重復了一遍。

    但眾人一聽,雖然他們早就有了計劃,可樣子上還是一聽江蒼說,有‘外道邪魔’過來,這還得了?

    其中幾位洲主脾氣大,話里話外,不外乎是有人想破壞他們的大家庭,共同的領地,這怕是真有破碎境界的‘半仙’下凡,他們也敢練一練!

    只是江蒼朝著右邊望去,看到劍仙聽到這些以后,卻把雙手收進衣袍,坐在左側的桌椅上,也不知道想的什么。

    或許對劍仙這樣癡于境界與實力的人來說,在乎的只有這邪魔從外界來,那他能不能到達外界去,繼而提升自己的實力。

    但在左邊,一位名為‘大山’的洲主,是沒有說話,如他的樣子與名字一樣厚實、老實,略顯木訥的沉默,也許就是他這樣不問外事的心思,才能修到這樣的境界。

    “他們敢來就殺了他們。”妖王看到眾位不開口,倒是做了出頭鳥,幫眾人說出了今日的事,“而為了不留下禍患,我等在路上商計了一下,準備試著殺入天魔的界域。”

    妖王說著,望向了劍仙,“且劍仙兄已經踏入元神巔峰,神兵可開虛空..”

    “妖王所言有理。”幾位洲主看到妖王直接說了主題,也是點頭,算是把話題說開了,他們準備‘殺過去。’

    這可是與他們所言的有差別,不是保衛,反倒是主動入侵了。

    同時,所有人都有意無意的望向了江蒼,這位新來的天人境強者,意思不言而喻。

    我們很利索,很敞亮,該說的都說了,那這位江宗師是有意思加入他們的小聯盟,主戰,殺到那片天外天,還是學著那些和平的散人天人境強者,各練各的,沒事不聯系。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并且也是江蒼告訴了他們這件事,他們才說出了這個計劃,江蒼就算是不同意,他們也不為難江蒼什么。

    要是讓江蒼來說,他們這玩的不錯,一碼是一碼,能玩到一起,起碼自己告訴他們是恩,沒有所謂的殺人滅口,攔消息。

    于是。

    江蒼聽到了他們這個類似于‘飛升的計劃’后,是真的在思索,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但又不出意外。

    江蒼想著‘鐵戒指、銀戒指,金戒指’的事情,再望著這七位類似于仙的人物,也徹底明白了三枚戒指的寓意。

    再加上自己原先的‘打破’與‘斧頭故事’猜想。

    如果自己沒有猜錯。

    三枚戒指代表的是‘三個世界。’

    鐵戒指不出意外,一開始應該是指的一個不能‘飛升’的世界。

    但三者全拿,鐵戒指就代表著‘當前世界人物能飛升、或者具有飛升本事的世界。’

    而鐵戒指如何升華,變為了銀,那肯定需要點石成金的‘河神’,這位能斬破虛空的‘劍仙。’

    如今,一切推理歸為一點,河神出現,戒指升華,變成了‘銀’,那自己要是沒有猜錯,飛升之后,自己去往的銀戒指世界,就是屬于‘玩家’的世界。

    神秘‘雪景公司。’

    他所去往的那些世界加起來,資源眾多,就代表著‘金。’

    一時所有事情順清。

    江蒼覺得這事有意思,玩家總是以為大風世界的人是待宰殺的羔羊,實則大風世界的人也是毒狼,想要打破世界枷鎖,找尋更高的境界,對雪景世界虎視眈眈,想看看這‘天外雪景’,是不是適合自己等人修煉的土地。

    “妖王所說的可是飛升?”江蒼笑了,在眾人有意無意望著自己時,不懼有它,直言道:“打破世界屏障的限制無錯。但諸位道友,這可是天人境妄圖飛升,有違天意,敗則,身死道消。”

    “天意?”劍仙偏頭望向江蒼,臉上的皺紋抹不去,“天意是讓我等靜靜等待壽終逝去,無緣續命,這與身死道消無疑。”

    “好一個與死無疑!”江蒼大笑,“愿與諸位道友同去。”

    劍仙微笑閉目,身旁虛空隱隱震蕩,“且等幾日..待我斬碎了這天,為諸位道友再續前路..”

    “敬劍仙、江宗師!”鄭會長與六位洲主妖王忽然起身,端起茶杯,他們期待,期待一個充滿靈氣的天外天世界。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