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武俠仙俠 > 飛劍問道(飛劍問到) > 第二篇 第三十九章 逃離
?    一片廢墟的陳園。

    嗖。

    秦云踏著飛劍從天而降,秦烈虎正翹首以盼。

    “讓他逃了?”秦烈虎看到兒子臉色不好看,連問道。

    “不,他死了,不過尸體卻完全消散,我沒法證明他就是妖魔!”秦云咬牙道,“妖魔界手段果真夠狠,這些滲透進朝廷的奸細,連死了都不留痕跡。”

    秦烈虎臉色大變:“證明不了他是妖魔,而你剛才殺了那公冶丙……”

    “所以很麻煩,我們趕緊先去找娘他們,一起先離開廣凌。”秦云連道,帶著父親,立即踏上了本命飛劍。使用本命飛劍御劍飛行消耗真元相對更低。同時秦云一個念頭就施展出了隱身術,在跨入先天后,真元達到新的層次。

    所得完整傳承中許多更高深的法術也能施展了,一般先天實丹境才能輕易施展出隱身術,而秦云的先天真元完全媲美一些先天實丹境修行人,而之前修煉飛劍法訣《游絲斜陽劍訣》過程中疲倦時,也偶爾修煉幾個新法術練練手,其中‘隱身術’‘定身術’等幾門常用法術便已練成。

    “嗖。”

    帶著父親,迅速飛回了數里外的宅院。

    宅院內,母親常蘭、大哥大嫂他們一家人全部都在院子里,因為剛才公冶丙的怒吼也傳到了這。

    “爹。”大哥秦安大喜。

    “烈虎。”母親常蘭也激動過來,看到秦烈虎衣服破爛,身上更有諸多血跡,也不由心疼。

    “趕緊走。”秦烈虎卻是催促道,“這廣凌不宜久留。”

    “現在就走?”常蘭、秦安夫婦等人都有些發蒙。

    “走,其他東西都不用帶了。”秦云說道,一旁懸浮的本命飛劍迅速變大,變成兩丈多長的巨大飛劍,也寬的很。飛劍猶如夢幻,上面有水光流轉,母親常蘭、嫂子以及兩個侄兒侄女都不由盯著那巨大的飛劍,看的有些驚嘆。

    “出發。”秦云也顧不得多說,直接釋放真元攜帶眾人,上了飛劍。

    又施展出隱身術,隱身術籠罩秦家一家人。

    肉眼便看不到秦家人,也看不到那巨大飛劍了。

    “嗖。”

    秦家人在巨大飛劍上,一飛沖天,肉眼都能模糊看到下方的廣凌郡城的城墻輪廓!本命飛劍飛行速度太快,很快便出了廣凌郡郡城范圍,并且也飛入了云層中,在云霧中不斷飛行著。

    “我們在云霧里。”

    “是云霧,我們在飛。”侄兒侄女天真爛漫,還不知道這一次逃亡意味著什么。

    一旁的母親常蘭卻是連道:“云兒,到底發生什么事了,怎么急沖沖就逃離廣凌?之前郡守公冶丙殺到我們秦家,我們也只是都藏在城內,也沒逃離啊。”

    “二弟,你真殺了那郡守?之前我和娘他們可都聽到了。”大哥秦安也問道。

    秦云帶著家人們御劍飛行,方才說道:“那公冶丙實際上早就投靠了妖魔,甚至自身都修煉成了一頭妖魔!”

    “公冶丙是妖魔?”

    “郡守是妖魔?朝廷竟然沒發現?”

    母親、大哥大嫂他們個個吃驚。

    一旁的秦烈虎則道:“那些妖魔們和我人族斗了漫長歲月,人族也沒能滅了妖魔。豈能小瞧妖魔?有奸細潛入朝廷又算得了什么。在歷史上,之前有的朝代甚至都有大妖魔偽裝成妃子潛入皇宮,最終天下劇變,都改朝換代了。”

    “對,妖魔手段的確詭異莫測。”秦云點頭,“那公冶丙明明死了,可身體卻完全消散不留絲毫痕跡,我殺了妖魔本沒錯,可現在沒法證明他是妖魔!他又公開說是我殺他……我一時間也洗不清罪名。”

    “怎么洗不清?”大哥秦安焦急道,“公冶丙既然是妖魔,就沒旁人看到?”

    “看到他變為妖魔之身的,活下來的就只剩下我和我爹。你認為,我殺了郡守這等大事,我爹去給我作證,朝廷能信?”秦云搖頭。

    母親常蘭慌忙道:“云兒,你的仙家法術不是能夠讓聲音傳遍全城么?你就說,公冶丙是妖魔,你是殺妖魔除害,讓全城都知道。”

    “愚蠢。”

    一旁秦烈虎喝道,“云兒前些日子,說公冶丙誣陷我等,這就罷了。若是他聲音傳遍全城說公冶丙是妖魔……又沒證據證明公冶丙是妖魔,只會讓朝廷方面大怒!是不是以后,隨便殺個郡守,在全城喊一聲郡守是妖魔。就沒罪名了?空口白牙,肆意造謠,罪名只會更大!”

    “那怎么辦?那怎么證明我兒清白?”母親常蘭焦急道。

    秦云也焦急,道:“娘,要證明清白并不容易,妖魔既然有此手段,顯然是要不留痕跡。不過……之前公冶丙死前,我就說過,他是妖魔!當時周圍一眾親衛們以及一些老百姓們也都聽到了。一旦朝廷來此,這等重要消息,親衛他們一定會稟報的。”

    當時,在親衛等趕來時。

    秦云和公冶丙一共也沒說幾句話,這幾句話,朝廷一定會問個仔細。

    其中秦云說過:“投靠妖魔,你就該死!”,而公冶丙當時說了:“還誣陷我投靠妖魔……”

    “沒證據,我就不能公開喊。特別是說一地郡守是妖魔的事,是打朝廷的臉。只會讓朝廷更震怒。”秦云道,“而且我也不能留在廣凌,我不知道……負責這等大案的官員是誰,如果那位官員不問青紅皂白,因為我殺郡守,直接下令殺我,這也很有可能。”

    “若是我留在廣凌,直接被殺,就算以后恢復清白,我也見不到那天了。且秦家也會被牽連,怕都看不到恢復清白的那天。”

    “所以……先離開廣凌,先逃走。”

    秦云道,“保證我等之安全,我再想辦法恢復清白。”

    “嗯。”大哥秦安點頭,“聽二弟你的。”

    “一切云兒你定。”秦烈虎也道。

    秦云看著家人,心中也很是虧欠。

    因為自己的事,連累到家人。

    “不管怎樣,必須得恢復清白,不能讓家人永遠躲在黑暗里。”秦云暗道,“對了,我殺了公冶丙,他死后遺留的寶物、乾坤袋等物中……我得查查看,說不定就有他和妖魔勾結的證據!”

    “云兒,現在我們去哪?”秦烈虎問道。

    “往東!”秦云道,“廣陵臨近東海,我們直接出海,去東海!大海廣闊,我們能輕易藏身!”

    ……

    江州,州牧治所乃是在‘金秦郡’。

    金秦郡也是一繁華大郡,雖然比東海郡略遜,可也是過千萬人口的大郡!歷史上更曾當過之前王朝的都城。

    江州州牧‘蕭陽’已年過百歲,不過他也是先天實丹境修行人,看起來也仿佛一中年人。

    原本他在夜讀書,忽然他臉色一變。

    “什么?”蕭州牧能透過自己的州牧印,感應到其中一枚郡守印沒了主人。

    蕭州牧一翻手,手中出現了一枚金色大印,這大印,代表的便是州牧的權勢。此刻大印上有波動散發。

    “廣凌郡的郡守印,沒了主人?郡守印和主人乃是性命相通,任何人都不能偷用郡守印。”蕭州牧臉色難看,“現在廣凌郡郡守印沒了主人,那就只有一種可能——廣凌郡郡守公冶丙,死了!”

    蕭州牧當即走出自己的書房,同時傳音開去:“速速隨我出發。”

    呼呼呼。

    很快。

    七道身影過來,乃是兩位先天實丹境修行人以及五位先天虛丹境修行人,也是蕭州牧貼身親衛中最頂尖的力量。

    “州牧大人。”這七位個個有些疑惑。

    “先隨我走。”蕭州牧一揮手。

    呼。

    云霧彌漫,他們八位直接駕云迅速飛出了州牧府,來到了金秦郡城內的一座府邸內,那座府邸內早有一位袒胸露乳的大漢走出來,他赤著腳,笑呵呵道:“蕭大人,怎么來我這了?”

    “出大事了,廣陵郡守已死,還請彭兄速速隨我去一趟廣陵。”蕭州牧連道,眼前這位便是朝廷在整個江州的兩大先天金丹高手之一的‘彭岳’,也是神魔一脈修行人。

    “什么?哪個妖魔這么大膽,敢刺殺一地郡守?”這袒胸露乳的赤腳大漢頓時大怒。

    “是啊,已有九年,整個天下沒有一個郡守被殺死了,沒想到這一次發生在我這一任上,還是在我江州。”蕭州牧眼中也是怒意,“不管背后是哪個大妖魔,敢殺朝廷的郡守,定要他付出大代價。”

    “嗯。”赤腳大漢彭岳也點頭,“我們立即去廣凌。”

    說著這袒胸露乳的赤腳大漢一揮手,便是一條大船懸浮在當空。

    他們一眾人等盡皆上了大船。

    呼。

    這艘朝廷賜下的戰船迅速一飛沖天,在先天金丹境修行人的操縱下,以極恐怖速度直奔廣凌。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