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武俠仙俠 > 飛劍問道(飛劍問到) > 第四十七章 煉氣十二層
?    “來。”秦云手一招。

    嗖,半空中的銀色飛劍仿佛魚兒般竄出,落入秦云手中,并且迅速變大,變成三尺長,猶如尋常寶劍。

    “可惜我如今無法施展御劍術。”秦云自嘲一笑,“我這操縱之法,只能算是真元控物罷了。”

    真元,可控物,如砂礫,乃至重物,都能直接控制。

    可單純的控物,是純粹以真元為‘手’,操縱著飛劍進行攻擊。能發揮出的力量……還遠不如真元在身體內,靠肉身發揮出的力量大。而且真元控飛劍,威力不夠大,遇到真正的高手,甚至能夠強行奪走飛劍!

    所以即便是劍仙弟子下山,宗派賜下法寶飛劍護身,也都是用來近戰的!

    除非練成‘御劍術’。

    “御劍術。”秦云也期待。

    御劍術,要么跨入先天虛丹境,到時候體內的真元會再度有一個質變!先天虛丹真元之力的精純程度,足以施展出‘御劍術’,匯聚天地之力于飛劍!天地之力何等浩瀚?在匯聚一劍后。比單純肉身之力施展可大的多了。

    在后天之境,要施展御劍術,就只有達到天人合一了。天人合一后,便可讓天地之力主動匯聚,施展御劍術便輕松的多,后天修行人也可施展。

    “我也是領悟煙雨劍意后,精神才大漲,如今都能外放周圍五六丈。”秦云暗道,“離天人合一,還差些。”

    精神的突破,玄之又玄。

    領悟劍意,可讓精神大長。

    對生活的領悟,對生命的領悟,都會讓有些許提升。精神提升一般都是很緩慢的,在修行方面,一旦身體‘無漏’,就可自然而然孕養魂魄,讓魂魄變強,逐漸成長。魂魄的強大,也是精神的強大。

    按照如今自己精神的成長速度,估計一年內可達天人合一。

    “呼。”秦云一招手,一塊大斧碎片飛到身旁,單手抓住。另一只手持著本命飛劍,真元灌入飛劍內,一時間本命飛劍表面鋒芒大漲,呼的劈上去。

    “噗。”

    那一塊鍋蓋大的斧頭碎片上,隱隱出現一道白痕。

     “單憑飛劍之利,還破不了神兵。”秦云再一次揮出手中的本命飛劍,這一次卻是施展出了煙雨劍意,只見手中銀色飛劍迷蒙起來,肉眼都看不清,直接劈在斧頭碎片上,嗤的一聲,便直接劈下去大半,約莫劈開了近一尺。

    “好家伙。”秦云露出驚訝色,“我這還沒用盡全力呢,僅僅灌輸真元后施展劍意,便有如此威力?如果我再和白虎大妖交手,都能直接切割他的大斧,輕易斬殺他了吧。”

    “厲害厲害。”

    秦云露出興奮色,“我這飛劍,剛成便是八品法寶。不過因為是本命飛劍……在我手里,發揮出的威力能媲美六品法寶,再配合劍意,威力真是可怕!”

    對一名劍仙而言,其他再好的法寶,都不及自身的本命飛劍!像秦云作為未入先天的修行人,他能催發施展的最高品的法寶也只是七品。而本命飛劍在手里,即便是最低的九品本命飛劍,發揮的威力也都媲美七品法寶。且催發起來消耗真元少十倍都不止,更輕松自如。

    自然其他再好的法寶,都不及本命飛劍了。

    像秦云的本命飛劍,發揮的威力便是六品法寶一級數。

    “我的本命飛劍,再配合煙雨劍意。連這等神兵都能直接切割破壞。”秦云驚嘆,“劍仙,不愧是號稱一劍破萬法,攻伐第一,直到今天我才親身感覺到劍仙的厲害!”

    過去,自己就沒感受過劍仙的厲害之處。

    因為自己用的兵器,是凡俗神兵,劍法也是自己悟出的。之所以戰力了得,是因為自己悟出了煙雨劍意!這些都和劍仙傳承沒關系,唯一有關系的就是自己的真元更精純些罷了。

    直到今天!

    本命飛劍練成,和劍意配合起來,才讓秦云驚嘆萬分。

    若再遇白虎大妖,怕是十劍八劍,便能奪其性命!

    “本命飛劍,本身鋒利無匹,也可施展出煙雨劍氣。”秦云輕輕一揮手中銀色長劍,頓時一縷縷如夢如幻的劍氣,如煙雨蒙蒙,這些劍氣在室內環繞了一圈后方才主動消散開。

    “收。”

    秦云心意一動,手中銀色長劍直接融入手臂內消失不見。

    一張嘴,咻,一道劍光從口中飛出,飛到半空中才停下正是本命飛劍。

    “都說劍仙,張口一吐,便是一掛天河。”秦云笑道,“也唯有煉成本命法寶,方能做到這一步。不過我可不喜歡從嘴里吐出飛劍。”

    除非廝殺時故意陰敵人,否則從嘴里吐劍?還是算了吧。

    ……

    秦云盤膝坐在床上,飛劍也回到了體內丹田中,卷曲成一枚劍丸,劍丸在浩瀚丹田中卻自然而然吞吐著那些真元,劍丸每次能吞吐的極少,可每一次吞吐,吐出來的真元都精純了少許,鋒芒更盛。

    當練成本命飛劍之時……

    本命飛劍,也可助自身修煉真元。

    因為第一次煉成本命飛劍,這一夜的修行,進步也最大。

    當窗外都蒙蒙亮時,體內的真元才全部經過了一遍劍丸的吞吐,盡皆精純了些許,丹田內原本游走的真元甚至開始自然而然形成穩定的漩渦時,秦云便露出喜色:“真元凝漩?總算跨入煉氣第十二層了,接下來就是水磨工夫!讓真元在漩渦凝練下,最終化為虛丹。”

    煉氣十二層到虛丹,同樣很難。

    不過自身都悟出煙雨劍意,相信突破瓶頸并不難,只是需要耗費時間,日積月累,讓真元逐漸蛻變。這也急不得。

    “嗡。”

    睜開眼,看著窗外透進來的光亮,秦云心潮澎湃。

    這一夜他練成了本命飛劍,也借本命飛劍一舉跨入煉氣十二層。

    “水神,等死吧。”秦云眼中寒光四射。

    ******

    轉眼就是六月十二五的晚上,也是出發對付水神的前一晚。

    秦府。

    秦云和父母、大哥大嫂以及侄兒侄女一同吃著晚飯。

    “這是我的。”

    “我也要。”

    侄兒侄女興奮吃著,吃的滿嘴油。

    “二弟,你也太客氣了,弄這么多好吃的,舒彥舒冰讓他們單獨小桌吃就好了,在也太鬧騰了。”大哥秦安笑道,被自己兩個孩子鬧的都有些受不了了

    “一起吃,熱鬧熱鬧。”秦云微笑看著吃的滿嘴油的侄兒侄女。

    侄兒侄女才三四歲,熟悉了后,天不怕地不怕,最是鬧騰的性子。

    秦云看到他們,想到了自己和大哥小妹小時候。

    “小妹。”秦云心中微微刺痛,“小妹,快了,明天,二哥便為你報仇。”

    “你們倆別急,大塊肉的容易噎了,奶奶來給你們撕開。”常蘭也笑呵呵為孫子孫女將烤好的大腿肉撕開。

    “我要我要。”

    “我要骨頭。”

    “吃肉,光骨頭哪里好吃。”

    一家人都在哄著兩個小家伙。

    秦云坐在一旁,喝著酒,笑吟吟看著。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