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最強狙擊兵王 > 第1472章 櫻花樹下
        克爾頓住在一處漫山櫻花的山間療養院。

    遺憾的是,環境再如何幽雅也救不了克爾頓的命。

    李安和蘇珊找到他時醫生說兩人來的非常及時,估摸著克爾頓撐不過當天晚上。

    克爾頓一直處于半昏迷狀態,因此兩人即使見到了克爾頓,也沒辦法從他嘴里得知黑暗紀元的下落,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到了后半夜,克爾頓的情況越來越糟糕,醫生檢查后讓李安和蘇珊隨時做好準備。

    “有什么辦法能讓他暫時清醒嗎?”

    李安詢問,照這個樣子下去克爾頓會死掉,而兩人來這里的目的也就落空了。

    醫生遺憾地搖了搖頭,表示克爾頓已經到了人生最后的旅程,什么辦法也沒有,一切只能靠克爾頓自己。

    “克爾頓,克爾頓......”

    克爾頓有些夢魘地叫著自己的名字。

    不,應該說是在叫他兒子的名字。

    接連叫了幾聲后克爾頓突然間咳嗽起來,也不知道是不是用力過猛,讓他原本蒼白的臉色看起來稍微有些紅潤。

    “蘇珊。”

    克爾頓睜開眼睛叫道,伸出手想要抓著什么卻無力地摔在床板上。

    “克爾頓,我在這里。”

    蘇珊急忙抓住克爾頓的手,對這位老人進行臨終關懷,

    “你放心,我已經問過醫生了,他說你會沒事的。”

    克爾頓苦笑一聲,心知自己絕對活不過今天晚上,將目光移到李安身上,吸了口氣講道:

    “我認得你,認得你。

    我應該謝謝你,謝謝你對我的信任。

    抱歉,我讓你失望了,黑暗紀元......咳。”

    也不知道是不是說的話太多了,克爾頓又劇烈地咳了起來。

    李安忙端起旁邊的水杯,將克爾頓上身抬起來講道:“別著急,先喝些水休息一下再說。”

    克爾頓就著杯子喝了一口,剛剛咽下去就又用力咳了一聲,紅色的血漿流入杯里,攪動著水渲染出艷麗的色彩。

    李安將杯子移開,抓起桌上的紙巾替克爾頓擦了擦嘴。

    “克爾頓,你沒事吧?”

    蘇珊緊張地問。

    “我沒事。”

    克爾頓一邊擺手一邊搖頭,吐了口血后他的氣色看起來比之前更加精神。

    回光反照。

    李安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問道:“克爾頓,黑暗紀元......”

    “我正想說這件事。”

    克爾頓打斷李安的話,跟著問道,

    “李,你有沒有想過。

    黑暗紀元這么重要的東西,兄弟會為什么會讓它流出來?”

    李安神情一緊,沉聲講道:“你想說這是一個陰謀?”

    “只不過是我的一個猜測而已。”

    克爾頓講道。

    細思則恐。

    黑暗紀元就相當于一部黑料史,掌握著兄弟會的命脈,它是怎么流出來的?

    包裹?

    兄弟會那幫人可真是心大,用寄包裹的形式郵寄它。

    李安是為了自保才打開包裹發現黑暗紀元的,之前一直以為這是一場針對自己的陰謀,有人想要殺自己。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的陰謀論有點小了。

    “有人想讓天下大亂,我們絕對不能讓他的計謀得程,這也是為什么我一直沒有公布黑暗紀元的原因。”

    克爾頓一口氣講道,然后又大口喘起氣來。

    李安點了下頭,有點明白了。

    這個想要天下大亂的人非常了解兄弟會,而且還能夠接觸到黑暗紀元。

    這樣的人物絕對掌握著非常大的權力,百分之百也是兄弟會內部的人員。

    兄弟會成員出現了叛徒,或者說兄弟會內部分裂?

    李安來不及細想,現在只能做一個大概的猜測而已,當務之急還是拿到最后一部分黑暗紀元。

    “克爾頓,事情比我們想像中的要糟糕。

    另外兩部分黑暗紀元已經被人奪走,我們現在急需你手中的那部分,它在哪?”

    李安詢問。

    “它在......在......”

    克爾頓努力抬起手來指向窗外黑暗的夜空,胸口一起一伏,話說到一半突然向下一沉,兩只眼睛隨之閉上。

    該死的,只差那么一點點!

    李安有些惱怒。

    “醫生,醫生!”

    蘇現沖出去尋找醫生。

    值班的醫生和護士在第一時間趕來,對克爾頓進行了急救,結果卻并不理想。

    “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

    醫生摘下口罩一臉遺憾地說,跟著講道,

    “根據克爾頓先生的遺囑,他委托我們處理他的后事。

    做為他的朋友,你們是否想留下來一起辦這件事?”

    “克爾頓想怎么處理他自己的尸體?”李安詢問。

    醫生回道:“他希望自己可以火化,和自己兒子埋葬在一起。”

    “這么說你們要把骨灰送回M國?”李安詢問。

    醫生搖頭講道:“不,克爾頓先生的兒子就葬在后山最高大的櫻花樹下。

    克爾頓先生身體還沒有完全惡化的時候,他每天都會到那顆櫻花樹下坐坐,一直到太陽即將落山時才會回來。”

    “醫生,非常謝謝你。

    雖然我們非常想留下來和你一起處理這些事,遺憾的時我們還有些重要的事要做。”

    李安做出一臉無奈的樣子說,然后拉著蘇珊走了出去。

    早在等待克爾頓那段時間里,李安就已經搜查過克爾頓的隨身行禮,并沒有找到黑暗紀元,因此對克爾頓的遺物沒有什么興趣。

    想想也是,那么重要的東西克爾頓怎么會將它隨手放在行禮里面,自然會藏在一個極為隱密的地方。

    踏著月光,李安和蘇珊來到了療養院所在的后山,并找到了醫生所說的那顆櫻花樹。

    “我最親愛的兒子。”

    樹身上歪歪扭扭寫著幾個英文單詞,證實克爾頓的兒子確實埋葬在這顆樹下。

    克爾頓兒子是死在美國的,至于為什么會葬在這里已經沒有人知道。

    李安知道的是,自己若是克爾頓的話,會將黑暗紀元藏在這里,一個沒有人知道卻又極為安全隱密的地方。

    “我們真的要這么做?會不會對死者不敬?”

    蘇珊有點恐懼地問,跟著又補充了一句,

    “萬一你猜錯了,東西并不在這里怎么辦?”

    “在不在很快就知道了。”

    李安說著拔出軍刀在地上松軟的泥土上挖了起來。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