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牧神記(牧神紀) > 第一六五二章 開辟第七紀
?    過了片刻,秦牧將混沌石吐了出來,他原本以為混沌石中必有混沌之氣,當初他發現太易的混沌礦脈時,便發現混沌石中儲存著混沌之氣。

    當他把太易蛋殼取出,整條混沌礦脈崩塌,混沌石粉碎,那些混沌之氣便四散溢出,化作祖庭的混沌海。

    從這一點可以發現,混沌石的硬度并非特別高,只是終極虛空的冷寂之風無法將之化去。

    因此他才會認為這塊由混沌石雕琢而成的方尖碑中必然也藏有混沌之氣,然而吃下去才發現,這石頭中沒有半點的混沌之氣!

    這里面的混沌之氣都已經被人收走!

    “白啃了塊石頭……方尖碑上的文字,寫的是彌羅宮大公子用鴻蒙符文書寫的鴻蒙道語,用來鎮壓敵人的。”

    秦牧站在碑下,沉思道:“從這句鴻蒙道語來看,大公子在鴻蒙符文上的造詣極高,可以說是彌羅宮主人之下的第一人了。他留下的封印封禁,怎么會被破開?”

    從飛出禁區的門板和方尖碑來看,封印應該被破了一部分。

    大公子擁有如此超絕的技業,他留下的封印必然是極難破開,僅憑終極虛空的力量,應該還無法讓他的封印出現瓦解崩潰的趨勢,那么是誰造成了封印被破?

    “混沌石這種東西很難尋找,想要制造這一塊方尖碑,需要的石材已經是難以想象的數字,而聽藍御田說,他看到那門戶中有著不計其數的方尖碑。這些方尖碑所需要的材料,大公子是從哪里尋來的?”

    他面色變得有些古怪,猜測出混沌石的來源。

    只有一個地方有著如此多的混沌石,那就是祖庭中能夠誕生出太易的混沌礦脈!

    但一條混沌礦脈,是無法煉出這么多塊方尖碑的,必須要有數條礦脈才能煉成,也即是說,彌羅宮大公子有可能搜尋了幾個宇宙的混沌礦脈,用來鎮壓這位“彌羅宮的敵人”!

    秦牧思索片刻,嘗試著將方尖碑收入自己的神藏之中。

    靈胎神藏位于眉心,然而方尖碑實在太長,秦牧把方尖碑放進去,發現碑尖會刺破自己的眉心露在外面,像是眉心長了個尖角。

    他無奈之下,只得放棄。

    “御弟說,這片廢棄之地有著許多古怪的東西,既然無法收走方尖碑,或者可以在這里尋到一些其他什么寶物!”

    他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舍棄方尖碑,“站在”門板上向廢棄之地的深處飛去。

    過了不久,秦牧停下門板,驚疑不定的向前看去,只見前方虛無之境中突然浮現出一顆碩大的腦袋!

    那顆腦袋大的不可思議,已經長出了血肉,卻沒有皮膚,正在這片廢棄之地中飛行,張開大口吞噬被丟棄到這里的寶物!

    那顆頭顱正在吞噬一卷破書,那書本金光燦燦,無人自動,書頁嘩啦啦翻動,書中金色的文字飛起,相繼烙印在那頭顱上,打得血肉翻飛!

    不過,顯然那本破書不是怪頭的對手,被那怪頭張口吞下!

    怪頭上的血肉又在自我蠕動,生長,變得完整了一些。

    突然,那怪頭注意到他,立刻興沖沖飛來。

    秦牧面色緊張,將門板立起,當場大刀抄在手中。

    怪頭呼嘯沖來,秦牧屏氣凝神,突然冷寂之風吹拂著一艘破船,轟隆一聲撞在那沖向秦牧的怪頭上!

    那艘破船斷面到處都是鋒利的木刺,竟然將那怪頭血肉刺穿,把它掛在上面。

    破船從秦牧前方飛過,秦牧立刻看到船上掛著一具白骨,那白骨是成道者的一身道骨,沒有被終極虛空化去,但是被釘死在船上。

    怪頭發出無聲的大吼,掙扎著要從船上脫離。

    秦牧隨即看到被釘死在船上的白骨抬起一條白骨手臂,白骨手臂越來越長,竟然抓住怪頭的臉,從他臉上撕下一塊血肉!

    白骨手臂縮回,把那塊血肉往自己身上貼去,那血肉貼在它的搗鼓上,立刻像是無數觸手在骨骼上爬行,一邊爬,一邊生長。

    白骨又一次探出手臂,去撕扯怪頭臉上的血肉,怪頭大怒,奮力掙扎,終于掙脫破船,立刻滾到甲板上,向被釘在船壁上的白骨殺去。

    那白骨被釘在那里,雖然不能脫身,但儼然像是一個凜然不可犯的帝皇,舉手投足間,盡顯無上威嚴!

    然而他被釘住,發揮不出多少力量,那怪頭在船上滾來滾去,避開它的攻擊,突然狠狠撞在白骨上!

    那艘破船被震得晃動不休,怪頭退開,又一次向那白骨撞去,這次撞擊更重!

    突然,那艘破船的船艙被它撞開,門戶開啟處,只見六七個白骨從船艙中沖出來,撲向那怪頭!

    秦牧愕然,只見那些白骨都是成道者的道骨,撲上前去,不由分說便從那怪頭的臉上撕下一條條血肉,向自己身上粘去!

    很快,怪頭的血肉便被它們撕扯一空!

    那些白骨身上掛滿了血肉,歡天喜地,然而一股冷寂之風吹來,那些血肉便隨風散去。

    破船上一片安靜,無論是怪頭還是白骨都不再毆打對方,而是失魂落魄的矗在破船甲板上,任由冷寂之風吹拂。

    秦牧哈哈大笑,搖頭道:“這些蠢貨……”

    突然,那怪頭和白骨紛紛轉過頭向他看來,秦牧心知不妙,立刻催動門板加速離開。

    破船上的白骨和頭顱們興奮起來,那些白骨飛速爬到桅桿上,升起破破爛爛的船帆,借著冷寂之風加速,架船向他追來。

    它們摩拳擦掌,興奮異常,顯然打算撕掉秦牧的血肉黏在自己身上!

    而被釘在船壁上的白骨也興奮的敲打著船壁,督促它們加快速度。

    那艘船看起來雖破,但是架起千瘡百孔的船帆速度卻快了許多,一路窮追猛趕,離門板越來越近。

    一具白骨站在桅桿上縱身一躍,向門板撲來,張開空洞洞的大嘴巴,似乎是在歡笑,然而下一刻秦牧的劫劍便刺入它的口中,咄的一聲將它釘在破船上。

    另一具白骨飛來,被秦牧一拳轟出,打得它掛在破船的木刺上,手舞足蹈,一時間無法下來。

    那顆怪頭滾動,躍出破船,但隨即便被秦牧掄起門板狠狠拍下,怪頭咕嚕咕嚕的滾入船下,被破船碾壓得滾幾圈,等到怪頭穩住身形,只見破船和秦牧已經飛遠。

    破船上,那些白骨相互合作,搭救同伴,繼續鍥而不舍的撲向秦牧,秦牧也沒有多少法力,只能憑借肉身的力量對抗,處境很是危險。

    這些白骨即便是宇宙生滅大劫也不能破壞,硬度驚人,倘若稍有不慎被它們謹慎,自己絕對會被他們分尸!

    轟!

    門板突然一頓,不知撞到了什么東西,秦牧身形不穩,心中一驚,立刻催動劫劍圍繞自己上下翻飛,防備白骨攻擊,然而那艘破船上一具白骨卻立刻調轉破爛的船帆,讓這艘船生生折向,避開門板。

    破船上,那些白骨似乎極為恐懼,連滾帶爬的爬到船艙中,噠的一聲將船艙鎖住,而被掛在船壁上的白骨則手腳并用,敲打船壁,似乎是在祈求同伴把自己救下來,讓進入船艙。

    被鎖在外面的不止是它,還有調轉船帆的那具白骨,那白骨從桅桿上溜下來,發現艙門已關,不由得做出哭天搶地狀,跪在艙門前雙手不斷敲打艙門。

    秦牧雙手叉腰,哈哈笑道:“現在知道怕了吧?”

    他轉過頭來,臉上的笑容凝固。

    只見門板撞在一片廢墟上,那廢墟到處都是殘垣斷壁,破敗非常,顯然那破船白骨并非是怕他,而是怕這片廢墟。

    廢墟像是祖庭玉京城的遺跡,秦牧放眼看去,卻見其布局與祖庭玉京城不同,雖然有些像,但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祖庭玉京城的核心是彌羅宮和七殿,彌羅宮的中心是彌羅宮主人的道樹,掛著十六枚道果,七殿拱衛,外圍是七十二寶殿,再外圍便是道樹形成的樹林和那些被彌羅宮庇護的成道者的居所。

    而這里的格局是另一番景象,它的寶殿雖然被毀,但是卻可以從遺址看得出這里曾經的昌盛。

    “可能這里的成道者不如彌羅宮多,但是也可以算作比肩彌羅宮的另一個大勢力了。為何那些成道者的尸骨會懼怕這片廢墟?”

    秦牧定了定神,終極虛空的廢棄之地隱藏的秘密比他想象中的要多,他很想進入這里探索一番,然而他此行的目的是尋到大公子封印彌羅宮敵人的那座門戶,貿然進入此地探索的話,耽擱太長時間,對延康戰事很是不利。

    他正要離開,突然那片廢墟之中涌出一片混沌之氣,蒼蒼茫茫,將廢墟遮掩。

    秦牧心中微動,他正缺少混沌之氣來修煉,而這片廢墟之中竟有這么多的混沌之氣,對他來說正是一片無上的寶地!

    “我只進去收集一些混沌之氣,應該不會耽擱多少時間!”

    秦牧扛起門板,走入這片廢墟之中,低聲道:“倘若見勢不妙,我便立刻退走……”

    冷寂之風向這片吹來,混沌之氣翻騰,從他身邊退開。

    這些混沌之氣仿佛擁有意識一般,無論他走到何處,身邊始終沒有任何一絲混沌之氣。

    秦牧嘗試著探手抓住一絲混沌之氣,但根本無法抓住。

    他轉身想要離開,卻見四周混沌蒼茫,不辨方位,來時的路已經完全被掩去!

    秦牧微微一笑,眉心豎眼張開,目力洞徹混沌,向外走去,就在此時,他看到一座古老的祭壇,祭壇是以混沌石搭建而成。

    秦牧登上祭壇,只見祭壇上只有一座石碑,石碑不高,旁邊還有一雙腳印。

    他來到石碑前,石碑上的文字不可考據,但是從其符文構造可以推測出其中的含義。

    “天都,開辟宇宙第七紀于此……開辟第七紀?這是……”

    秦牧怔然:“難道說,第七紀宇宙,是人為開辟出來的?”

    他上前一步,兩只腳先后踩在那雙腳印之中。

    轟隆!

    他的腦海中頓時傳來開天辟地般的巨響!

    ————周末抽獎,送華為P30P,大家記得關注宅豬公眾號,搜索宅豬,添加關注即可,還有其他小獎品哦。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