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607章 你們最好祈禱上天保佑
 這一聲大吼,蘊含著無盡的憤怒,宛如一道驚雷一般,在陳家寨的寨子口炸響,瞬間淹沒了中山一忍肆無忌憚的大笑,清晰地傳入了現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剎那間,包括生死擂臺上的中山一忍在內,所有人都是一怔,然后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投向了剛才那聲怒吼的主人——三戒!剛才,中山一忍在用毒煙偷襲讓夏羽中毒、贏得比武之后,不但羞辱夏羽,還羞辱秦風和華夏武學界,甚至羞辱整個華夏——華夏人都是懦夫!這一切,令得三戒暴怒不已,以至于下意識地吼出了這句話。

然而——此刻,面對一道道目光,三戒臉上的憤怒逐漸退散,取而代之的是不安。

他是在場之中為數不多知道游龍就是秦風的人,更清楚秦風目前在閉關療傷。

若非如此,秦風早就來應戰了。

在這樣一種情形下,他提出秦風,固然可以暫時壓制中山一忍的囂張氣焰,但若是秦風最終來不了的話,那只會讓華夏武學界更加恥辱。

天鷹、姬霸、古宗年和武空等參加了尼亞加拉瀑布一戰的人,心中同樣有些不安。

因為,他們很清楚,說出去的話如同潑出去的水,是無法收回的。

三戒剛才的話,等于無形中幫助秦風應戰了,并且會導致三種結果。

第一,秦風提前出關,并且傷勢恢復,在中山一忍設置的挑戰期內前來應戰,擊敗乃至擊殺中山一忍,一雪前恥,捍衛華夏武學界的榮耀!這是所有人都期待的結果。

第二,秦風不能提前出關,三戒的話將會成為一句空話,華夏武學界將淪為全球武學界的笑柄,徹底成為日本武學界崛起和揚名的墊腳石。

第三,秦風傷勢尚未痊愈出關,帶傷應戰,很有可能因為帶傷,無法發揮出最強實力,不敵中山一忍,甚至被中山一忍擊殺。

或是,秦風不顧傷勢,瘋狂一戰,將中山一忍擊敗,留下不可恢復的暗傷,影響未來武學之路。

這是古宗年等人最為擔心的,也是他們最不愿意看到的。

而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沒有告知秦風中山一忍挑戰華夏武學界的事情。

“就連武家傳人、夏家傳人都敗了,秦風可以嗎?”

與此同時,華夏武學界陣營其他那些不知內幕的武者,則是驚疑地看著三戒。

曾幾何時,秦風這個名字是他們的驕傲,也是華夏武學界乃至整個華夏的驕傲。

那個無門無派的年輕人,從暗勁武者,以顛覆武者修煉的方式,像是坐了火箭一般,在短短不到兩年時間內,成長為了化勁巔峰宗師,并且壓得全球武學界年輕一代抬不起頭,甚至將隱秘勢力傳人帕塞@旺薩在曼谷湄南河打爆,之后又在英國倫敦塔,一人打爆四名實力超越頂尖強者的殺手,驚退擁有巔峰強者實力的黑暗議會長老盧卡庫……然而,從那之后,那個年輕人就仿佛從人間消失了一般,再也沒有出現過,哪怕是自己的女人被劫持,也只是暗中出手反綁架洛菲克家族的族長,自始至終沒有現身。

似乎,在短短時間內,他從勇者變成了懦夫。

而這也讓包括華夏武學界所有不知內情的人在內,全球武學界乃至各國、各大勢力都認為,秦風之前的修煉速度太快,根基不穩,短時間內無法突破成為巔峰強者,不敢再像曾經那般拋頭露面,只能像是喪家之犬一樣,躲在境外,夾著尾巴做人。

他的名聲,徹底被另外一位突然冒出的華夏武學界天驕——游龍所取代!“哈哈哈……”就當那些不知道內幕的華夏武者心生疑惑的同時,生死擂臺上,中山一忍在經歷了起初的驚愕之后,像是聽到了這世上最可笑的話,放聲大笑了起來,笑聲中充斥著不屑與譏諷。

因為,對他而言,偌大的華夏,除了受傷無法出戰的游龍之外,絕世強者之下,無人是他的對手。

他不但不懼秦風,反而做夢都希望秦風能夠前來應戰,從而借此機會將秦風打爆,徹底洗刷秦風曾經帶給日本武學界、日本軍方和整個日本的恥辱!在這樣一種情形下,三戒剛才那番話,讓他覺得可笑至極!不光是他,就連忍皇和中村俊輔也笑了。

“中山一忍大人已經發出戰書好幾天了,華夏秦風不但不敢現身,甚至連個聲都不敢出,你竟然拿他來嚇唬中山一忍大人——你是在搞笑么?”

“嘿……若是那華夏秦風現身,我保證中山一忍大人,一只手就能拍死他!”

“一只手?

我覺得一根指頭就能戳死!”

眼看中山一忍再次肆無忌憚地大笑了起來,而且忍皇和中村俊輔兩人也是一臉譏笑,那些日本武者如夢驚醒,紛紛明白了什么,當下嘶吼著、羞辱著三戒和秦風乃至整個華夏武學界。

“和尚,既然你認為華夏秦風那個雜碎那么強,你讓他現在過來,我再戰一場!而且,他若能擋住我十招,我主動認輸!”

中山一忍大笑過后,一臉譏諷地掃了一眼三戒,然后沖著古宗年等華夏武學界的絕世強者取笑道:“我一天戰三場,這總不算欺負你們華夏武學界吧?”

“——”隨著中山一忍的話音落下,無論是三戒,還是古宗年等人,都沒有吭聲。

準確地說,他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中山一忍——秦風今天不可能現身,也無法現身!“這次挑戰,秦風兄弟沒有現身,也沒有出聲,并非他畏懼、逃避,而是因為他還不知情!”

就在這時,一向沉默寡言的天鷹突然開口了,他的語氣隱隱有些激動,“換句話說,如果他知道挑戰的事情,今日必定會出現在這里!”

“呵呵……你是想用不知情這個理由證明他不是懦夫?”

中山一忍再次笑了,笑容中的譏諷更濃。

“五日前,他曾與我聯系過,告知我要閉關參悟一門武學——如今的他,正在閉關之中,對外界所發生的一切都不知情。”

天鷹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然后冷冷道:“至于你說,秦風兄弟能夠擋住你十招,你主動認輸!嘿……秦風兄弟如今的實力與游龍相差無幾,你哪來的自信?”

嗯?

再次聽到天鷹的話,中山一忍的瞳孔陡然放大。

如果說,華夏乃至全球武學界年輕一代,有一個人讓他忌憚,那非游龍莫屬!因為……他無法做到游龍在比弗利山莊所做的一切——憑借一己之力鎮壓四名號稱絕世強者之下無敵的老一輩強者。

他更無法像游龍那樣,硬扛絕世強者全力一擊而不死!甚至,古往今來,放眼全球武學界,除了那些無敵一個時代的絕代霸主之外,沒有人可以做到這一點!而如今,天鷹說秦風與游龍的實力差不多……這直接讓他臉上的不屑于嘲諷蕩然無存,而且心中還涌現出了一絲莫名的不安——若天鷹所說是真的,那他這次挑戰華夏武學界,非但不能雪恥,反而是羊入虎口,主動送死!“小鬼子,你們最好祈禱上天保佑,秦風兄弟十日之內無法出關,否則,這里將會成為你的墓地!”

就當中山一忍心中感到莫名不安的同時,天鷹再一次開口了,“就算他十日之內不能出關,等他出關之日,便是你命喪黃泉之時!”

這一次,天鷹的聲音不大,語氣不再激動,但卻讓中山一忍、忍皇乃至中村俊輔都是臉色一變。

因為,他的話就像是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懸中山一忍和日本古忍殿乃至整個日本武學界的頭上!劍落,卒!…………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