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第一狂妃 > 第3644章 等你回家
 輕歌停下了足,回頭看去,清麗的面頰,出現了一絲驚訝。

萬盞燈火匯聚成了浩瀚星河,照亮她回家的路。

那一霎,眼眸微微泛紅,唇角卻是含著笑意。

胸腔內,靈魂中,隱隱傳來某種悸動,黑甲下的血液沸騰燃燒。

只見九界的修煉者,一百零八陸領主,在樓蘭的帶領下,全都舉起了手中的夜明珠。

或是發光的水晶,或是一盞盞渺茫的燈火,甚至有些人拿出了寶石。

樓蘭站在了一處巨石上,笑望著輕歌:“女帝,我們等你回家。”

回家的路上,燈火永不熄滅。

每一個人,都是肅然起敬。

九界的安危,一百零八陸的生死存亡,系在她瘦小的肩膀上。

一場紛飛的雪,灑下。

無數的白雪匯聚成靈鴿,落在輕歌的足邊。

雪女踏步走,輕聲說:“我們等你。”

“一路平安。”

九辭哽咽。

莫憂微笑望她,“你且前行,不要有后顧之憂。”

她是風的化身,傾其所有,也會保護好宿主。

武臺領主高聲喊道:“女帝,你是個英雄,是一百零八陸的英雄,是所有低等位面的英雄!”

無量國王說道:“等你凱旋,無量為天域的諸侯國,效忠女帝,追隨女帝,萬死不辭!”

慕容川情緒高昂,“女帝記住我的名字,吾乃武臺聯盟振龍侯慕容川,我將永遠在這里,等你回來,記住,是活著回來!”

這時,就連瑤池女皇,亦有了幾分不忍。

她穿著奢侈華麗的霓裳,高高舉起一盞琉璃燈:“記著,活著回來,本皇要讓你見識一下,什么叫九宗神獸。”

“女帝!活著回家!”

輕歌眸光微閃。

兩行清淚,自臉側淌下。

她,哭了嗎?

指尖微顫,輕抬起,撫去了臉頰的淚。

當眾落淚,真是孬種行為,輕歌淡然的笑。

萬盞燈火映照在她的臉頰,那淚,讓無數人的靈魂為之顫,心臟仿佛都在收縮。

“別哭。”

九辭紅著眼說。

輕歌笑得粲然,“好。”

她原是個自私的小人,不在乎眾生的生死,這天下縱然民不聊生,與她何干?

她是個冷漠的人,為了活下去,她可以冷眼看著其他人的死。

她從不以天下為己任,這匆匆幾十載,她想自由一些。

可……而今,她萌生出了可怕的想法。

哪怕傾其所有,也不能讓墮妖人傷害到他們。

輕歌踏上白雪堆成的靈鴿,帶著阿柔,跳下了虛空深淵。

倏地,輕歌把血魔煞氣全部釋放出來,嗅到了血魔之氣的墮妖人們,狀若癲狂,猩紅了眼睛,它們的爪子和蹄子在地上踐,以極快的速度追上輕歌。

風暴,常在!凜冽如刀。

穿梭于虛空深淵的位面神獸,實力很低,無法載著她前來。

輕歌只能靠自己。

雪翼靈鴿,成了一片片森白锃亮的鱗,成了兩道披風,分別系在她和阿柔的身上。

阿柔早已凝聚出了飛行陣法,下行的速度非常之快。

而且輕歌每每路過一片島嶼,都會暫時歇腳,一個瞬息后,再借力下行。

越往下,風力越猛,輕歌稍有不慎,為了幫阿柔擋去強烈的風力,臉頰一側就落下了兩道傷,鮮血從傷口溢出。

阿柔裹著雪色披風,抬頭看了過去,杏眸微微一個緊縮,驀地抓住了輕歌的手,“女帝,你的臉!”

兩道手指長的痕跡,橫著裂開了輕歌右臉的肌膚,將絕色傾城的臉,襯得更加妖冶了。

阿柔眼中含著淚,緊抿著唇,身體都在發抖。

方才若不是為了給她擋去風力,女帝何至于傷到臉!阿柔的心,仿佛被一雙手撕裂,靈魂插上了千萬把刀。

輕歌笑了笑,擦去阿柔眼尾的淚,“哭什么,死不了。”

“你受傷了。”

阿柔急道。

阿柔用帕子沾著輕歌臉上的傷,帕子染著了血。

輕歌看了眼,笑:“世上沒有不受傷的人。”

說時遲那時快,鋒刃般強悍銳利的風勁,再次撲來。

輕歌將阿柔橫抱而起,足踏島嶼,縱身一躍,快速前往下一個島嶼。

落在島嶼之上,輕歌抬起了頭,從這個角度看,九界上的人們已經望不見了,只依稀看得見一盞盞燈,如一顆顆星辰。

無數盞燈,等著她。

墮妖人們緊隨其后,密密麻麻,鋪天蓋地。

像是人間厲鬼,跗骨之蛆。

輕歌眉間閃過一抹狠色。

四面有墮妖人,上方有風勁,下側亦有隨即擺動的深淵鐵鏈。

她已經,沒有退路了,被逼到了絕境。

阿柔解開了系在長指上的絲綢,從輕歌身上下來,卻見她席地而坐,只見火焰天的光,撕開虛空口子,從天而降,落在了阿柔的身上。

一道散發著古老氣息和神秘力量的陣法,拔地而起。

光亮閃爍輕歌的眼球,從下側擺動的風,掀起了阿柔的衣擺和垂下的烏發。

阿柔緊閉著眼眸,雙手在胸前凝結出復雜的手印,唇瓣微動,不知在小聲說著些什么。

待輕歌打開雙眼時,眸底映照著陣法的光,只見所有的陣法裹著輕歌,竟以火焰天的力量,將輕歌帶去島嶼之下。

“阿柔!”

輕歌蹙起雙眉,沉聲開口。

當輕歌置身于陣法,借助火焰天和陣法之力從島嶼掉下之際,她身體后仰,雙眸凝視著島嶼。

島嶼的邊沿,阿柔出現了。

她的身后,是狂暴尾隨的風勁,周圍,是迅猛撲出的墮妖人們。

束發的簪子地掉落進虛空深淵,烏發輕舞時,她往下躍去,朝輕歌伸出了手。

阿柔的身子掠進了火焰陣法內,輕歌的手,抓住了她。

“胡鬧!”

輕歌沉眸,呵斥道。

阿柔眨了眨眼,低下頭,甚是乖巧:“我怕……女帝受傷。”

“下不為例。”

“好。”

阿柔恬靜的笑,將垂落在輕歌身側的絲綢拿起,重新纏在了手上。

有了火焰天為力的陣法,二人的下降,快速多了,也不必擔心其他的外界因素。

距離禁地的窟窿越來越近了。

輕歌凝起眸,沉著臉,打算一鼓作氣。

前往禁地前,她再次看了眼萬盞燈火處。

已經,遙遙不見了。

輕歌的心,卻被包裹著,充滿了暖意。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