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第一狂妃 > 第2765章 夢族
? 三個中年男人步步逼近神女。神

    女微微蹙起眉頭,坐在長凳上絲毫不動,手掌心隱隱燃起一簇火光。“

    小騷娘們,陪爺銷魂個唄,像你這樣的女人,都自恃清高,其實啊,衣服一脫,床榻一躺,比誰都浪。”三

    人語言下流,目光猥瑣,嘿嘿笑著。神

    女閉上眼,掌心的火焰愈發灼熱。不

    多時,三個中年男人,呈三鼎方向,逐而包圍神女。

    酒館的少女,若有所思地看了眼神女,眸子里閃過一道深紫色的光。正

    在三人欲擒下神女時,道道青光閃爍,無數青蓮分裂開了三人的身體。

    旋即便見那活生生的人兒,竟成了幾縷青煙消失于天燈覆蓋的夜里。

    神女驀地轉頭看去,昏醉的東陵鱈不知何時醒來,面無表情,冷酷殘忍,似為殺伐而生的王,漠然的睥睨著三人軀體消失的方向。神

    女甚是感動,眼眸紅了一大圈。“

    哥哥……”神女輕聲喃喃,正朝東陵鱈伸出手,欲走向東陵鱈時,砰地一聲,東陵鱈摔在了地上,又昏睡了過去,適才的那一切,就像是不曾出現。神

    女張了張嘴,欲言又止,終是無奈的笑著。

    她便坐在東陵鱈的身旁,看了眼少女,說:“老板娘,可有不烈的酒?”“

    姑娘難道不應該來一杯能忘情的酒?”酒館少女淡淡道。

    “那是烈酒吧?”“

    世間最烈的酒,除忘情外,再無其他。”少女嗓音清冽,不帶一絲溫情。

    “不烈的酒好,就能帶哥哥回家了。”神女苦笑,她以為,以她的性子,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來。

    原來,她也會默默守護,不求回報。

    酒館內外寂靜,遠處傳來長街上男男女女們的歡聲笑語,追逐打鬧。神

    月河上的蓮花燈,有著淡淡的芬芳,夾雜著略濕的河水味,自遠處而來。

    酒館雖陋,卻是干干凈凈,清清爽爽,只是一眼望來,有些昏暗。

    許久過去,酒館少女上了一壇酒。

    “這是什么酒?”神女問。“

    苦情酒,苦情相思樹下,埋種千年,才得一壺,今日有幸,贈飲姑娘。”酒館少女的聲音,不再冷冽清寒,略帶一絲魅惑。神

    女仰頭喝下:“真是好酒。”

    “苦嗎?”

    “苦。”神女笑道。

    酒館少女忽然嗤笑一聲,道:“不過一壺涼開水罷了,苦的不是酒,是姑娘的心呢。”神

    女捧著酒壇痛飲,動作猛地僵住,一寸寸機械般的回頭看向酒館少女,銀瞳眼尾淌下一滴晶瑩的淚。是

    白開水嗎?

    為何,如此之苦?她

    的心,是苦澀的嗎?

    神女失魂落魄,面如死灰,她早已斷去神月二筋,想要了卻塵內事,可身在世間,怎能斬斷癡情關?

    酒館少女坐在窗臺望著神女,眸光幽幽,三分復雜,七分冷漠。

    “姑娘可聽說過夢族?”酒館少女道。神

    女蹙眉:“夢族?那個因千毒瘟癥而被血洗千萬生靈的夢族?”酒

    館少女的面具下,揚起了一絲笑意:“正是。”“

    老板娘對夢族很感興趣?”神女只覺得奇怪,她以為酒館的老板娘會是個歷經滄桑的女人,聲線卻那般年輕。“

    夢族一族,為人而生,為人而死。夢族,曾被稱之為族外仙境,亦有蓬萊一稱。”少女輕聲說:“千毒瘟癥,而非自然瘟癥,是有心人研制出的毒。夢族的人,都有一雙銀瞳,他們的生命,并非人族孕育誕生,或是積水孕育,或是山石潤養,或是風的觸碰撫摸。夢族常年黑夜,他們自出生,每日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休憩,在休憩的過程中,他們會做夢。那夢,被稱之為宿夢。與他們生命相關聯的人,被稱之為宿者。所做的宿夢,皆是宿者的往后。故而,那不是夢,是預言。”風

    微,夜涼,天燈的火光越來越黯淡。

    河水流淌,蓮花燈逐流,在水面互相碰撞。

    只有少女嬌嫩清冽的聲音響起。神

    女蹙起眉頭,不知酒館少女為何要與自己說這一切。

    夢族,還有這樣的秘密?

    神女偶爾聽人談起夢族,便是滅族。銀

    瞳……

    神女垂下了眸,遮去銀色的瞳眸。

    “倆位客人,抱歉,酒館打烊了。”

    酒館少女合上窗,關上門,酒館四周死寂。神

    女扶著東陵鱈回到赤炎府,腦子里卻全都是酒館少女所說的話。千

    毒瘟癥并非自然瘟癥,而是有心人刻意研制,為何會有人研制出這種可怕的東西?神

    女、東陵鱈二人離去后,一縷紫煙出現,酒館少女從中出現。

    纖纖玉手微抬,拿去覆臉的面具,露出一張絕美的臉龐。

    是……莫憂……一

    輛馬車,自月邊黑云,自萬千天燈的紅光中徐徐而至。

    馬車踏風停在酒館前,一個霜眉雪發脊背傴僂的老人,坐在馬車上。“

    該走了。”老人說。莫

    憂美眸噙淚:“千毒瘟癥,將要再現了。”“

    世間之事,都是一個輪回,不要害怕。”老人輕聲寬慰。

    淚水如斷線的珠子,洶涌而落。“

    我做了個夢,我夢見她被天譴,我每日都在重復這個夢,我無能為力。”莫憂輕咬著下嘴唇。“

    不要哭,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若是好不起來呢?”

    老人沉默,許久,才太息一聲,無奈道:“那天下,將大亂啊……”“

    不要……”莫

    憂接連后退,不肯坐上馬車,瘋一般的沖出。她

    在神月河旁的一處閣樓屋頂,遙遠地望著河邊的輕歌。她

    還記得,數年前,那昏暗漆黑的街道上,她與她說了第一句話。

    看啊,那就是她的宿者,是她生命的起源,亦是她靈魂的終結。“

    嘿!”

    一只手輕拍莫憂的肩膀,莫憂回頭看去,九辭咧開嘴朝她笑著。

    見少女回頭,看見莫憂的臉,九辭猛地怔住。他

    該不會是出現幻覺了吧?他

    竟然在神月都看見小莫憂了?九

    辭狠狠捏著莫憂的臉,那力道之重,彷如是面朝敵人。

    捏的莫憂吃痛,往后退去一步,狠狠瞪視著九辭:“九辭!”低聲冷喝。

    “會痛,不是夢誒!”九辭興奮地橫抱起莫憂,把莫憂丟進了神月河里:“嘖,休想騙我,肯定是幻境。想騙小爺?跟你說,沒門!什么妖魔鬼怪,也配為我小莫憂?”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