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修真四萬年 > 第兩百章 十面埋伏
??    兩千名參賽者當中,絕大部分人對于突如其來的慘叫聲都有些警惕,隱隱覺得不對,并沒有貿然行動。[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草莓小說網,.cmxsw.com]

    但李耀這個陷阱的要命之處就在于,只要有極少數人,哪怕只有幾十人中計,一旦火并開始,就會引起連鎖反應,像是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最后變成不可遏制的大雪崩!

    在叢林西側,兩名鐵拳會成員和兩名亂刃堂成員正在對峙。

    中間一塊大青石上,擺放著一枚玉簡,一頭紙鶴在半空中翩翩起舞。

    他們四個上個月為了一塊修煉場地大打出手過一次,其中亂刃堂這邊還小小吃了個暗虧。

    正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四人就像是四頭發狂的公牛般狠狠對視。

    慘叫聲傳來,四人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寒戰,瞳孔都收縮成了針尖。

    亂刃堂成員首先發難,兩柄利刃出鞘,劍芒如毒蛇般猛刺。

    “好小子,你們果然和李耀聯手了!”

    鐵拳會成員大吼一聲,拳頭狠狠轟擊胸口,靈紋激發到了極限,周身頓時涌動著一層淡淡的火焰,鐵拳直沖劍芒轟去。

    叢林南側,叢林北側,叢林東側……

    戰火四起,叢林瞬間變成一片暴亂的火海。

    就算很多人都清楚,最初的慘叫聲,是李耀設下的陷阱。

    但既然雙方都已經開打,那他們別無選擇,只有先下手為強!

    參天大樹下,一名鐵拳會成員剛剛撿起玉簡,就被隔著樹刺來的一道劍芒正中心口,身上的軟甲頓時爆出一道刺眼的血光,在保護住他的同時,也往他胸口轟入一道不足以致命,卻劇痛無比的電流,令他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當場昏厥。

    亂刃堂成員微微一笑,從樹后轉了出來,彎腰正欲去撿對方手中的玉簡,忽然從頭頂轟下一道勁風。

    一名周身散發著金屬光澤的鐵拳會成員狠狠壓了下來。一記兇猛無匹的膝撞,正好轟在他的脊梁骨上。

    亂刃堂成員的軟甲爆出一道淡紅色的光芒,一道電流瞬間涌入脊柱,代表他的脊柱被這次攻擊打斷,雖然還未死。卻受到了“不可逆轉的持續性傷害”,無法行動,只能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等待救援了。

    從樹上落下的這名鐵拳會成員還來不及喘口氣,對面的迷霧中,又鉆出了兩名殺氣騰騰的亂刃堂成員……

    激烈的小規模遭遇戰,在四面八方同時展開,慘叫聲,廝殺聲,轟擊聲和爆炸聲,籠罩了整座叢林。

    因為地形限制。再加上迷霧遮蔽了視線,當雙方參賽者發現彼此時,往往都近在咫尺。

    接下去就是你死我活,不會有第三種結果。

    因此,今年對抗賽的殺戮效率,比往年可是高得多。

    短短三十分鐘,就有超過三百人被“擊殺”,四百人遭受到了“不可逆轉的持續性傷害”,完全喪失戰斗力。

    就連亂刃堂留守在大本營中的一百名成員也忍不住了。

    亂刃堂的整體實力原本就不如鐵拳會,再少掉一百人的話。簡直就是一邊倒的屠殺。

    最終只有三十人留下來防守大本營。

    其余七十人義無反顧地投入了叢林血戰之中,很多人在幾分鐘之后就被“擊殺”。

    趙天沖和魯鐵山在比賽之前精心設計的作戰計劃被完全打亂。

    雙方都沒有半點兒戰術可言,變成了幾十年來場面最難看,最拙劣的一場亂戰。

    而這場災難的制造者李耀。此刻正不慌不忙地在枝椏之間,如蟒蛇般游走。

    他身上披著一張雙面的迷彩偽裝布。

    一面可以模擬出樹叢、灌木和草叢斑斑駁駁的圖案,另一面可以模擬出各種巖石的花紋。

    再加上他在荒原獵殺中修煉出來的蟄伏之術,藏匿于枝椏或者亂石間,幾乎能以假亂真。

    透過妖獸探測器,李耀聚精會神地觀察著一場場戰斗。

    而妖獸探測器上也不斷出現一條條信息。

    “周中平。鐵拳會新生,煉氣期三層,擅長金線拳,玄霜勁,走大開大合,正面對撞的路線,缺點是下盤不穩,左腿膝蓋曾經受過重傷。”

    “吉明遠,亂刃堂新生,煉氣期三層,擅長赤龍槍,長槍分節,內藏鎖鏈,可以瞬間伸長到十幾米,攻擊范圍很廣,缺陷是防御力稍弱。”

    “方星輝……”

    “趙俊志……”

    信息如瀑布般從妖獸探測器上方滑落下來。

    這就是李耀之所以要得到兩千名新生戰斗信息的原因。

    妖獸探測器既然可以分辨出兩種極為相似的妖獸,當然也可以根據五官相貌,識別出一個人的身份。

    后者其實更加簡單,人臉識別技術在星耀聯邦是一種很成熟的神通,大量應用于公共場合,李耀只是對妖獸探測器進行了小小的改造,再重新輸入數據,就把它變成了一臺“戰斗力探測器”。

    而他的目的,就是要用戰斗力探測器,找出雙方的關鍵人物。

    “就是你了!”

    當妖獸探測器搜索到一名鐵拳會的煉氣期四層新生時,李耀眼前一亮,不動聲色地蟄伏在對方身后的樹冠之上。

    直到對方連續擊殺兩名亂刃堂成員,正在大口喘息時,他無聲無息地順著樹干游動下來,躡手躡腳向對方靠近。

    幽暗的迷霧中,李耀就像是對方的影子,緊緊貼了上去。

    直到雙方相距不足一米,對方才突然生出警覺。

    正欲回頭,脖子卻是一痛,一道電流狠狠刺入喉管,令他想叫都叫不出來,瞪大眼珠,捂著脖子,先是雙膝跪地,接著整個人都癱軟在淤泥之中。

    而李耀早在他雙膝跪地之前,已經消失,重新和叢林融為一體。

    “好,無聲無息干掉一名煉氣期四層修真者,而對方至死都沒有看到他的樣子,這小子出手真夠很的!”

    貴賓室中,剛才還對李耀不屑一顧的魔拳門長老白木神都有些動容,微微坐直了身子。

    百戰刀盟副盟主龍文輝微微一笑:

    “這是他干掉的第三名煉氣期四層新生,看來他就是想用這種辦法,保持雙方的戰力平衡,讓鐵拳會和亂刃堂的火并,持續更長時間,對雙方都造成重創。”

    “看,他又出手了,這次干掉的是一名亂刃堂的煉氣期四層新生,這名新生還滿臉詫異的樣子。”

    “唉,你又有什么可詫異的呢,他已經干掉了三名鐵拳會的高手,當然要再干掉一兩個亂刃堂的高手,以保持平衡了!難道你還真相信一名‘邪道高手’的話,認為他會真心和亂刃堂合作?”

    龍文輝搖頭晃腦,不以為然地說。

    白木神表情凝重,緩緩道:

    “這樣下去,雙方沖突越來越激烈,高手不是死于火并,就是被李耀暗殺,到最后,說不定真的被他殺出一條血路,就看趙天沖和魯鐵山如何應對了!”

    趙天沖和魯鐵山是為數不多的清醒者。

    喊殺聲響起的剎那,他們就意識到了李耀的圖謀。

    魯鐵山一聲暴喝:

    “趙天沖,你想清楚,李耀絕對不會真心和你聯手,一定會想方設法削弱我們的力量,讓我們雙方都保持在微妙的平衡上,以便最大限度讓我們自相殘殺!”

    “你和他聯手,到最后絕對會被他啃得連渣都不剩下!”

    趙天沖沉吟片刻,眼中射出兩道刀刃般的精芒,當機立斷道:

    “為今之計,只有壯士斷腕!”

    “火并已經發生,我們畢竟不是軍隊指揮官,同學們也不是訓練有素的士兵,我們并沒有那么強的統率力,能讓所有人都冷靜下來!”

    “跟在我們身邊的,都是實力最強的核心成員,大家聯手,向北進發,遇到沖突就盡量平息,實在無法平息就繞過去,爭取時間!”

    “一路上如果發現玉簡,全都平均分配,一人一半!”

    “總之,我們要爭分奪秒,趕赴峽谷區,截住李耀!”

    “不管他耍什么陰謀詭計,到最后,都要經過峽谷區!”

    “我們就在峽谷區設下陷阱,讓李耀嘗嘗十面埋伏的滋味!”

    雙方都深深感受到了李耀的可怕,沒有片刻猶豫,立即開始行動。

    一路上凡是遇到戰況不甚激烈,雙方都沒有受重傷的,趙天沖和魯鐵山就聯手上前制止,收攏各自隊員。

    遇到雙方已經打得不可開交,地上橫七豎八躺滿傷員的,看都不看,直接繞過去。

    至于遠處的廝殺,更是沒時間去阻止。

    只用了四十二分鐘,兩人就組織起了一支一百八十五人的混合部隊,回到峽谷區。

    人數雖然不多,卻都是雙方實力最強,最為精悍的核心成員。

    而且能夠在亂戰中幸存下來的,大多性格比較沉穩,心思比較敏捷,不會輕易中計。

    人數越少,兩人的控制力就越強,越不容易發生混亂。

    而且峽谷區中并沒有大霧彌漫,視線非常好,兩公里范圍內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李耀,現在我們兩百多人把峽谷區堵了個水泄不通,看你還有什么辦法,從我們眼皮子底下溜過去!”(未完待續。)xh118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