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武俠仙俠 > 魔門敗類 >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實力
?    十大弟子排名爭奪,按照規則,是排名最后的向前挑戰,獲勝還可以繼續挑戰,直到輸了。

    排名第十的弟子名叫袁舂,他直接挑戰替代崇安第八位置的張曲。

    張曲之前憑借聰明贏了崇安,但是袁舂看得出,張曲實力并不比崇安強,而且之前比過一場,消耗不少,而他雖然也和李豐豪打了一場,但贏的比較輕松,此時挑戰他最有把握。

    事實上,張曲之前的聰明也為現在付出代價,和袁舂交手,沒有多久就被擊敗了。

    張曲輸了之后,他排名回到第十,而他沒有要挑戰的意思,輪到第九的衡碑,他直接放棄挑戰權,因為他之前剛剛和于輕語大戰一場,勉強獲勝,此時根本沒有可能挑戰成功。

    接下來獲得第八的袁舂也放棄了繼續挑戰的機會,而他放棄之后,就是本來排名第七的梅俊彥,如今取代他的林皓明了。

    林皓明目光掃了一眼排在第一位置的許狂,淡淡道:“許兄休息這么久也應該夠了吧?”

    “呵呵,我早就等著你了!”許狂知道,自己早晚會和林皓明交手,如今既然他向自己挑戰,立刻走了出來。

    此時眾人也終于見到了期待的對決,當龐川下令開始之后,林皓明迅捷的朝著上方攀越,許狂同樣如此,不過很明顯,林皓明的速度比他還要快一些。

    見此許狂一直盯著林皓明,找準時機要對林皓明下手,畢竟以兩人的速度,在這么短的距離徹底擺脫對手是不可能的。

    不過讓許狂有些吃驚的是,林皓明并沒有一味急于登頂,而是在到了第七條鎖鏈位置,許狂也準備出手的時候忽然停住,反過來先朝著許狂出手了,好在許狂也一直警惕,立刻接住了林皓明的攻擊,兩個人就這樣在第七條鎖鏈的位置上,互相交手起來。

    在第七條鎖鏈的位置,已經有風刃形成,不過并不算太多,兩個人也都實力不凡,小心一些似乎倒也不怕被風刃打中,兩個人你來我往,一時間似乎也和之前角殤一戰一樣,僵持住了。

    兩個人轉眼就交手了上百招,不過就在所有人以為,兩個人還會繼續交手的時候,忽然林皓明猛地連續出招,避開了許狂,跟著迅速的朝著上面而去。

    許狂擋住林皓明幾招之后,也立刻追上,而此時林皓明卻已經在第九條鎖鏈的位置又等他了。

    到了這里,已經有些人看出來,這一戰明顯都是被林皓明主導了,之前在第七條鎖鏈的位置,不是林皓明不想贏,而是他在試探許狂,那對方練手,而到了這里,他似乎同樣有這個打算。

    伴隨著兩個人在第九條鎖鏈位置交手,越來越多的人看出,林皓明依舊游刃有余,而許狂已經險象環生,如果林皓明手段在狠一些,或許他已經贏了。

    “文杰,你是我們僅次于前三那三個人的,以你的眼光,林皓明能挑戰他們三個嗎?”這個時候,在下面觀戰的劉瑞開口詢問道。

    何文杰搖搖頭道:“我不知道,不過林皓明現在不過煉胎境,你想到了神道境會怎么樣,至少現在的林皓明,我不確定能穩贏。”

    “是啊!他煉胎境就已經跟神道境的我們實力相當了,甚至要比程染他們幾個靠后的還厲害一些,實在太可怕了,也不知道葉林和他比誰厲害!”朱世豪這個時候也感慨起來。

    “當年葉林打遍我們這些人無敵手,這次他真遇到對手了,聽說林皓明和周夢黎走的還很近,這事情有意思了,或許周夢黎看出林皓明不簡單,已經準備為之后太妙境布局了。”何文杰道。

    “周夢黎身份特別,她是不可能去太妙境的,我們天滿府的太妙堂看來這次又能有三個人進入太妙境了。”何世杰也跟著說道。

    “怎么?你覺得除了葉林、龍顯和林皓明其他人就沒有希望了?”朱世豪有些不服。

    何世杰卻笑著道:“朱兄,雖然你目前排在第五,和文杰差不了多少,但比龍顯還是要差不少吧,要知道坤郡三十六府,加上郡府坤城,只有一百個名額,坤城的太妙堂可是歷年都能拿到不少名額的,其它三十六府,平均下來不過只有兩個名額多一點,其中還有幾個府城實力突出,我們天滿府雖然不算差,但也只是中游,這次能拿到三個名額都已經算是大喜事了。”

    “世杰,我覺得你還是有些悲觀了,雖然我們實力略微有些不足,但誰也不能說之后沒有人能有突破,而且還有五百年時間,你怎么知道天滿府就不會再有林皓明這樣的人物出現!”何文杰不同意道。

    “也許,不過我覺得,我還是當好我這塊踏腳石比較好,而且離開太妙堂,我也要會家族里面去,可比不上你們以后自在!”何世杰有些無奈道。

    就在他感慨之后,終于上面已經分出了勝負,或者說,許狂終于發現,自己完全在林皓明控制之下后,泄了氣,主動退縮了。

    林皓明見此也沒有再逼迫對方,直接登頂了。

    看著林皓明獲勝,龐川立刻宣布結果。

    而此時苦介也傳音道:“這林皓明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以后他和葉林就是我們天滿府太妙堂的雙強,如果龍顯也能出頭,我們天滿府太妙堂這次也算爭光了。”

    龐川聽到苦介欣慰的話,一向話不多的他,朝著苦介微微一笑,算是表示同意。

    林皓明回到地面之后,立刻找了一塊地方打坐消息,感受一下之前得失,許狂也同樣如此,比起林皓明,從交手開始,就一直被對方控制,他覺得這一戰實在辛苦,雖然沒有受一點傷,但一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讓他覺得很憋屈,同時他也知道,林皓明的實力,的確已經有成為天字堂弟子的資格了,當然他不知道的是,林皓明也是近三十年來苦修加上長期風洞修煉才有這樣結果,否則三十年前的林皓明也和如今的他實力差不多而已,當然這是林皓明不動搖功德珠的前提之下。

    而在他坐下之后,許狂發現,之前丟了臉面的梅俊彥的眼神一直盯著他。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