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天啟之門 > 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盞燈】
?    距離小鎮邊緣數公里之外,一株巨大的仙人掌后面,一男一女兩人小心翼翼地潛伏著。

    男子的雙眼詭異地向前凸起,伸出了十幾厘米長,被一層皮膚包裹著,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望遠鏡一般,仔細地掃過小鎮。

    “還在看!你打算在這里看多久?趕緊動手!”一旁的女人不耐煩地低低吼了一聲。

    她一頭利落的短發,身上穿著的緊身防護衣勾勒出一道曼妙的曲線,只是臉上有一道貫穿的疤痕,從左邊額角一直拉到右邊的下巴,將原本應該是秀美的面龐劃得有些猙獰可怖,帶著濃濃的戾氣。

    “不,再等等。”那男人伸出手,緩緩在背后擺了擺:“我要確認一下這個小鎮的地形,還有他們的人數。”

    “人數?你在開什么玩笑!”女人冷哼:“一群失去了能力和記憶的覺醒者,就是人再多,對我們來說不也只是一群螞蟻?”

    “你以為把一群螞蟻一個不漏地全部殺光,很容易?”男人仍舊盯著前方的小鎮,手指不住屈伸計算著,頭也不回地道:“這個小鎮的環境是開放式的,建筑數量也不少。以我目前的觀察來看,應該有近百人聚居在這里。你怎么保證能不放跑一個?”

    “那你說怎么辦吧。”女人冷冷道。

    “這個鎮上的覺醒者生活得很平靜,應該還沒有察覺到我們的清理行動。”男人想了想,緩緩道:“我留在這里繼續監視,你去回報,看看能不能要到支援。至少……也要十個人以上,才能保證清理得干凈。”

    “你在命令我?”女人面色有些不悅。

    “盟約內部是平等的,我怎么敢命令你?”男人笑了笑:“只不過……把清理做得干凈些,對誰都沒有壞處。如果那個阻礙了回收站刷新的家伙也在其中,并且跑掉了……你應該也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吧?”

    女人想了想,哼了一聲,沒有多說什么,右手上的一個手環閃了一下,一個滑板出現在了身前。

    “儲物裝備啊……”男人輕輕嘆了口氣:“能撿到這種東西,真的很方便。”

    “自己運氣不好,怪誰?”女人微微一笑,卻掩飾不住內心的一絲得意,跳上了滑板,纖細的兩條長腿微微一彎曲,滑板上閃動了一道瑩瑩的光芒,立刻騰空而起,向著遠處飛去。

    ……

    “重錘前輩,盟約的總部……還有多遠?”

    陳小練與藍海兩人的雙手都被一對閃著黑光的手銬牢牢銬住,筆直地坐在后艙的座椅上。

    對面的特里手里端著一把從槍架上剛取下來的高斯步槍,目光警惕地看著陳小練兩人。

    “還早著呢,急什么!”重錘輕輕哼了一聲:“你知道世界的盡頭有多大么!咦……?”

    重錘身前的雷達顯示屏上,突然閃爍起了一個光點。

    “嘿!有人。特里,這個副本是誰負責的?”重錘向后喊道。

    特里透過舷窗向下望去,腳下是一片郁郁蔥蔥的丘陵,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重錘先生。”

    “那就……下去看看吧。”重錘得意地笑了笑。剛剛得到這架吞噬者戰機,他的心情很不錯,正打算炫耀一下。

    按照雷達的標記,重錘調整了一下方向,向著亮點所標示的位置飛去。

    吞噬者戰機緩緩在樹木間的一片空地上降落下來,重錘在雷達上確認了一下亮點的方位和距離,當先跳出了艙門。

    “喂!這里是誰負責的!出來吧!老子是重錘!”重錘皺著眉頭,左右看了看周圍,卻沒有見到有人站出來。

    “重錘先生……”特里將頭探出艙門,猶豫了一下,又看了看身后仍舊坐在后艙的陳小練兩人,沒有立刻跟上去。

    “干什么呢?快點下來啊!”重錘大大咧咧地招了招手。

    “不,重錘先生,我的意思是……”特里臉上露出為難之色:“萬一,雷達上顯示的那個人,不是盟約里的人……”

    “那不是更好?!”

    重錘打斷了特里,哈哈大笑起來:“不管是那群廢物覺醒者,還是那個叛徒,你又有什么好怕的!下來!把他們也帶著!”

    “是……”特里咬了咬牙,沖機艙里揮了揮手:“都下來!”

    陳小練和藍海對望了一眼,輕輕了點頭,跟在特里身后走下了戰機。

    “你們兩個,遲早也要完成清理工作的。雖然現在還沒有回到宮殿,證明自己的干凈,但也可以跟著學一學了。”重錘哈哈一笑:“跟在我后面!”

    重錘說完,身上已經重新覆蓋上了之前的那層硬化生物裝甲,雙拳上的骨刃輕輕揮動兩下,便已經在身前的林木中掃出了一條道路,大步向著雷達顯示的方向走去。

    陳小練與藍海只能被特里押送著,跟在重錘的身后。

    走了不過數百米,陳小練便看見了前方的一棵大樹下,坐著兩個人。

    一個女人,穿著利落的勁裝,頭上扎了一根長長的馬尾,如同飛瀑一般披散在身后。她的面孔雖然絕美,但卻沒有一絲一毫女性的媚氣,英朗無比。

    在她身旁坐著的是一個年紀或許剛剛超過十歲的小男孩,手里正捧著一塊蛋糕,小口吃著。在他身前鋪著一塊白布,上面還擺放著幾根香腸、一碟黃油、一碟果醬,還有幾瓶飲料。

    那女人顯然早就聽見了重錘弄出的動靜,但卻連眼皮都沒有抬起半點,只是靠著樹干,靜靜看著那小男孩吃蛋糕的模樣出神。倒是小男孩抬起頭,用好奇的眼神看著樣子古怪的重錘。

    在這樣的環境,這樣的神態,兩人看起來簡直就像是帶著孩子出來郊游的年輕母親!

    “咳咳……”

    “咳咳……”

    “喂!看著老子!”

    清了兩次嗓子,重錘終于按捺不住性子,一拳打在了身旁的樹上。

    這一拳用力并不算重,但仍然把那棵兩人合抱的大樹打得咔嚓一聲從中斷折,轟然倒了下來。

    那小男孩原本正轉著一雙黑漆漆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重錘,猛地被重錘這一拳嚇了一跳,嘴里的蛋糕沒有咽下去,嗆得咳嗽了起來。

    “多多!”馬尾女人眉頭一蹙,似乎也沒見她有什么動作,已經一個閃身閃到了小男孩的身旁,輕輕用手拍起了背來。

    小男孩劇烈地嗆咳了幾下,連眼淚都被嗆了出來,才漸漸緩了過來:“好了,云姨,我沒事。”

    原本剛剛看見這兩人時,陳小練就已經在心中有了猜測。直到聽見這一聲稱呼,才真正確認了這兩人的身份。

    陸雷亞曾經遇見的,正是這兩個人!

    重錘雙拳抱在胸口,臉上同樣也被那層生物裝甲覆蓋著,就連雙眼的部位也蒙著一層白色的晶體,看不出表情與眼神。

    那被稱為云姨的年輕女人等到小男孩的咳嗽停下,這才緩緩抬起頭,目光掃過身前的四人,在陳小練和藍海兩人雙腕的手銬上停留了片刻,最后落在重錘的身上:“你嚇到多多了。”

    “是不是也嚇到你了?”重錘發出一串長笑:“看你的樣子,也是漏洞者吧。你,沒有加入盟約?”

    “給你個機會,向多多道歉。”云姨目光在重錘臉上掃了一圈,聲音冷如寒冰。

    “云姨……”小男孩多多伸出手,拉了拉身旁云姨的衣角。但云姨卻只是安撫地拍了拍他的手。

    “讓我道歉?對這小孩子?那如果……我不肯呢?”

    重錘像是聽見了什么有趣的笑話一樣,爆發出一陣劇烈的大笑。

    “你可以試試。”云姨站起身,仍舊面無表情。

    “忘了先做一下自我介紹了。”重錘伸出一根拇指,戳了戳自己的胸口:“我,重錘。”

    “嗯。”云姨點了點頭,不動聲色:“聽倒是聽過。也算是個老人了。”

    “等等!”特里突然閃身到了重錘身后,輕輕戳了戳重錘:“重錘先生,這女人……”

    重錘扭過頭,冷冷看了一眼特里:“閉嘴吧,特里。”

    “好吧,好吧,我對小孩子……從來都是很溫柔的。”重錘重新轉回頭,對著云姨笑了笑:“既然你堅持要我道歉,那我就只好……”

    重錘話剛說到一半,突然整個人身體沖前,雙腕上的骨刃交叉向著云姨斬去!

    “只好殺了你了!”

    重錘的臉雖然已經被生物裝甲完全覆蓋,看不見面上的表情,但聲音卻是狠毒獰厲。

    “特里!”

    被重錘一聲厲喝,特里雖然心中有些恐懼,但還是飛快地掏出了一根金屬短棍,在手上抖了抖,就化作了一柄長槍,沖上了前去。

    面對著迎面而來的兩柄骨刃與一把長槍,云姨卻仿佛視若無物一般,右手伸出一根指頭,在身前劃動了一下。

    一道波紋就沿著她手指劃動的軌跡蕩漾了起來,向著前方卷去。

    骨刃還沒來得及斬在云姨的身上,卻被那道波紋一震,發出了凄厲的高頻振動聲,竟然再也不能向前斬出分毫。

    “多多,躲好。”

    云姨揮動了那一下手指,卻沒有立刻反擊,而是轉頭看了一眼多多,輕啟朱唇道。

    “嗯!”

    那個叫多多的小男孩似乎早已見慣了這樣的場面,乖巧地點了點頭,但卻沒有挪動一絲腳步。

    只是他的頭頂上,突然多出了一樣東西。

    當看見多多頭頂上出現的那樣東西時,陳小練的心也猛然狂跳起來。

    那是——

    一盞燈!

    一盞點燃著的燈!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