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標識
?    方蕩先前出手搶走了收天簍還有能硬抗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一擊的玄衣斗篷就已經算是比較出風頭了,并且無論是鳩濁一方還是金睛一方都自認為沒有跟方蕩爭也算是很給方蕩這個外來者的面子,現在方蕩竟然又跑來強勢搶奪噬血珠,就立馬叫兩邊的真人都生出不高興的情緒來。

    一個外來者順手得到一兩件寶物,對于他們來說也沒什么,畢竟拍賣會常年開啟,他們不可能將整個拍賣會的賣品全部壟斷下來,但如方蕩這樣前期一動不動,到了后期就兇猛如蛇的著實叫人感到不快!

    況且,這件噬血珠對于鳩濁來說很有用處,配合上他的功法,能夠幫助他提升不少戰力,這樣的寶貝對于鳩濁來說就是勢在必得之物。

    金睛還有霜月就是看中了這一點,所以才不斷加價,這噬血珠真正的價值其實也就是百枚真實水晶左右,之前被他們提升到一百三十枚真實水晶,已經達到了極限,所以金睛還有霜月兩個便立即停拍。

    金睛和霜月也怕鳩濁一怒之下放棄追價,若他們兩個耗費一百三十枚真實水晶買到了噬血珠的話,那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如果說噬血珠對于鳩濁的價值相當于一百三十枚真實水晶的話,那么對于金睛還有霜月來說,噬血珠的價值連三十顆真實水晶都達不到,畢竟他們兩個不需要噬血珠來配合修行提升戰力。

    而現在,方蕩硬生生將噬血珠的價格提升到了一百六十枚真實水晶,勢在必得之心甚至遠超鳩濁。

    雖然金睛還有霜月兩個對于方蕩的這個外來者的硬生生插入感到相當不爽,但看到鳩濁一臉吃了屎,吐不出咽不下的表情立馬覺得心情舒暢,甚至覺得方蕩也不是那么討人厭了。

    鳩濁盯著那顆噬血珠沉吟起來,他在這里拍買種種物品用的是自己所在的世界的真實水晶,本來他想假公濟私將這噬血珠收入手中,幫助自己提升戰力,誰料到竟然碰上了方蕩這個搶食者,購買噬血珠如果價格正常,那么世界中其他真人自然不會說什么,但若是價格超出商品的價值太多,那么他也不好交代。

    他自己雖然也有一些積蓄,但還需要用來修行,不可能全都用在購買噬血珠上。

    拍賣師雖然很想多給鳩濁一點考慮的時間,但卻還是不得不一錘敲落,這件噬血珠現在就算是方蕩的了。

    方蕩當即交割了真實珠子,收了噬血珠入手。

    鳩濁深吸一口氣,一笑開口道:“這位朋友好大的魄力,不知道這噬血珠對朋友有什么用處?”

    方蕩看了鳩濁那皮笑肉不笑,恨不得將自己一口咬死的表情,呵呵一笑,一邊欣賞著這枚宛若一包鮮血般的圓滾滾的珠子道:“殺人。”

    方蕩給出的答案簡單干脆,不錯,噬血珠即便是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都能毒死,可見毒性之烈,這種東西如果不是用來殺人那才是最奇怪的。

    鳩濁嘴角微微一抽,看著方蕩三個手指托著噬血珠在他面前左看右看的模樣鳩濁就恨不得一腳叫方蕩給生生踩死。

    鳩濁深吸數口氣候這才重新穩定情緒,噬血珠雖好,但得不到也就得不到了,拍賣場上好東西多得是了,也不可能每一樣都被他收入懷中。

    此時拍賣場的第三件賣品也被抬了上來。

    這是一塊巨大的圓球,球面上有各種各樣的紋路,通體金光燦爛,看上去沉重異常。

    拍賣師介紹道:“這是真實之盾,這件寶貝能夠形成一個承受巨大傷害的光盾,只要穿戴這件真實之盾的主人有源源不斷地力量供給,一般的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很難將其破開。因為這真實之盾并沒有主人,無法操控他變成所以現在處于圓球狀態,一旦被真人煉制,就會分裂成護身寒戰甲,從價值上來說,遠遠超過了之前拍賣的玄衣斗篷,這真實之盾的價格是兩百顆真實水晶!”

    方蕩聽到只要有源源不斷地真實之力灌注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就很難將其破開這句話的時候就下定決心,這件寶貝物他要定了!

    兩百顆真實水晶在一般的世界來說已經算是天價了,畢竟他們還要用水晶來保證修行,根本就沒有多少多余的真實水晶來購買價值二百真實水晶的真實之盾。

    在場的也只有坐在方蕩左右的這些人才有這個家底。

    鳩濁這一邊的三名真人都對于這真實之盾沒什么興趣,另外一邊的金睛一聽到真實之盾便立即雙目放光。

    金睛修行走得是剛猛的路線,并且真實之力最為雄厚,真實之盾對于他們凈光世界的真人們來說是再適合不過的寶貝了。

    金睛這次來就是奔著真實之盾來的,他們凈光世界剛剛接受了一個復雜任務,尤其需要真實之盾這樣的擁有強大的防護能力,凈光世界已經籌措好了二百四十枚真實水晶,只要能夠買到真實之盾,他今天就算是不虛此行!

    不過金睛還沒有開口叫價,鳩濁已經舉牌開口道:“二百三十枚真實水晶!”

    金睛聞言目呲欲裂,鳩濁實在是太惡心了,他明明用不著真實之盾卻一開口就叫了二百三十枚真實水晶,這個價格不會高到叫金睛承受不了,但卻也絕對叫他肉疼不已。

    要知道這種真實之盾對于一般的世界和真人來說用處根本就不大,因為一般的真人都沒有那么雄厚的真實之力,唯獨他們凈光世界因為修行的功法的緣故,身上真實之力遠比一般的真人強大許多。

    再加上這真實之盾不菲的價格,如果沒有鳩濁搗亂,說不定金睛用底價就能將這件真實之盾收入手中。

    現在他不得不為此多付出三十枚真實水晶,雖然并未超出金睛的承受范圍,但卻著實叫金睛肉疼不已!

    金睛看著鳩濁還有火焰老人外加金線蓮三個一副陰死你的笑容,就覺得額頭往外噴火,金睛不得不吃這個虧,金睛將手中的紅牌舉起,正要張口,就聽到一個聲音響起:“二百四十枚真實水晶!”

    金睛手握半舉高的紅牌張大了嘴巴呆在原地,這話似乎不是從他嘴中說出的,是誰?是誰一口將他徹底將死?連報價的機會都不給他?

    金睛長大了嘴巴扭頭望去,就見面容充滿邪魅氣息的方蕩從容坐在那里若無其事的觀瞧著手中的噬血珠。

    另外一邊的鳩濁等人也是一愣,隨后他們望向金睛那張著大嘴傻在原地的模樣,齊齊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來。正如不久前金睛還有霜月兩個笑看他們一樣。

    霜月對于金睛此行的目的相當了解,不由得皺了皺眉道:“我這里還有一百顆真實水晶!”

    金睛這才將嘴巴慢慢合上,他惡狠狠地瞪了方蕩一眼,隨后將舉起了一半的牌子舉高道:“二百四十一枚!”

    金睛隨后瞪大了眼睛盯著方蕩,雖然他知道方蕩不可能就這樣放手,但卻希望方蕩能夠幡然悔悟,知錯就改,這樣他還能夠原諒方蕩!

    然而,方蕩顯然沒有知錯就改的意思,甚至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那里錯了,就見方蕩隨手舉牌:“二百五十枚真實水晶!”

    遠處觀看這一幕的紅苕妙仙終于咧了咧嘴低聲道:“敗家!”

    東豐在一旁痛心疾首的連連點頭。

    而張易此時已經不聲不響的在他們身后開了賭局,召喚了周圍十幾個真人紛紛下注,賭究竟是方蕩會得到那真實之盾還是金睛能夠得到。

    張易撇著嘴巴低聲道:“那個一臉淫邪的妖族定然會輸,你們想啊,那位叫做金睛的真人乃在這神城之中為凈光世界采買用品已經上萬年了,這真實之盾對其極為契合,他怎么可能放過?”

    張易也不知道怎么就打聽到了金睛的底細,說得頭頭是道,不少了解凈光世界的真人紛紛下注在金睛身上。

    張易見了不由得眉開眼笑,偷偷傳音給紅苕妙仙還有東豐:“放心放心,方蕩可著勁的敗家去吧,只要有我在,我保證他花出去多少真實水晶我就給拿回來多少!”

    因為張易之前對方蕩前倨后恭的表現,所以紅苕妙仙還有東豐兩個都對張易相當不恥,甚至方蕩帶張易來的時候,紅苕妙仙還對此提出了質疑。

    不過,兩人看著張易一副爛賭鬼的模樣后,依舊不將張易的話語放在心上,她們根本就不相信張易的話語。

    還說什么將方蕩買東西敗家出去的錢全部賺回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想一想張易就是這么個不要臉愛說大話的性格,紅苕妙仙還有東豐也就覺得正常了,兩人也越發在心中鄙視張易。

    整個拍賣場中都能聽到金睛牙齒咬得咯咯作響,“二百六十枚!”

    金睛話剛說完,方蕩便再次不假思索的舉牌:“兩百七十枚!”

    在這個世界,兩塊真實水晶就能雇傭兩位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當向導陪逛數天,十顆真實水晶就代表著方蕩可以一次雇傭十位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陪著轉悠,當然,這種雇傭是建立在沒有任何風險的情況下的,所以價格才如此便宜,若是有風險的話,想要雇傭一位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那就不是一兩顆真實水晶能夠解決的了得,甚至數十顆都未必能夠請動。

    金睛眉頭皺起,他已經略微明白過來了,第一點,他的對手對于這個真實之盾是志在必得,第二點,這個家伙身價豐厚,對于真實水晶完全不在乎,對于金睛來說,方蕩是一個碾壓級別的對手。

    金睛忽然之間覺得自己就算將霜月的一百枚真實水晶全部砸進去,對方也依舊會如現在這樣輕松簡單的一句話,將他碾壓下去。

    金睛能夠想到這些,在方蕩另一面的鳩濁等人也想到了這一點,方蕩表現出來的財大氣粗遠遠超過了他們的預料,最初火焰老人還笑談方蕩很有家底,露出了要從方蕩身上刮下點什么的想法來,但現在,火焰老人的目光卻變得凝重起來。

    “一個擁有這么厚實家底的存在絕非泛泛之輩,他背后的世界一定很強勢,不過我卻并未從他身上看到一個門派的標記。”

    火焰老人皺眉說道。

    金錢蓮也點了點頭道:“不錯,我剛才還覺得他身上太干凈了,原來是缺少了所屬世界的標記。”

    標記對于一個真人來說,是相當重要的,火虎世界的標記是一顆虎頭,火焰老人的耄耋世界則是一個月下老人。

    如果一個真人不帶著本世界的標記的話,那么就證明這個真人在故意隱瞞自己的身份。

    “一個家底這么豐厚的真人,卻故意隱瞞自己的身份?怕被別人認出來?”鳩濁皺眉沉思道。

    “這是一件很耐人尋味的事情,要么這個家伙有敵人在附近,不敢展示自己的世界,要么就是這個真人怕人知道他的世界,知道他購買了這么多的價值不菲的寶貝!”有火焰老人目光微微瞇起,看著方蕩說道。

    金錢蓮道:“或許他根本就沒有世界,是一個喪失了世界的孤魂野鬼!”

    在巨樹世界二層,有許多喪失了自己的世界的孤魂野鬼。

    這些都是在世界與世界的戰爭中的失敗者。

    當一個世界被另外一個世界征服,那些逃出自己的世界的真人們喪失了落腳點,自然就是孤魂野鬼!

    這些孤魂野鬼喪失了自己的牧星人的身份,徹底喪失了進階向上的道路,永生都只能徘徊在巨樹世界二層,除非他能奪回自己的世界,不過這種情況在整個巨樹世界二層萬億年中發生的概率非常的小。

    即便發生了也往往是運氣成分更多些,畢竟一個人挑戰一個世界這本身就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所以這些孤魂野鬼往往沒有翻身的可能,他們游蕩在整個巨樹世界二層之中,不過這些真人往往會假冒成某個世界的真人,帶上標記,不然孤魂野鬼是非常容易成為真人們狩獵的目標的。

    殺一個有世界背景的真人,就要承擔對方的報復,但殺一個沒有世界的孤魂野鬼,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殺了也就殺了,一了百了!

    “如果這個家伙真的是孤魂野鬼的話,那豈不是一塊流油的肥肉?”鳩濁那雙陰毒的眼睛放出炙熱的光芒來。

    “不錯,此事勿要謹慎,殺這個家伙輕松簡單,但萬一這家伙身后有個龐然大物的話,咱們連帶著咱們的世界都要栽個大跟頭!”火焰老人輕輕捻著雪白的胡須說道。

    這個時候一個真人走到鳩濁身邊低聲耳語數句鳩濁忽然笑了起來。

    “不用再小心謹慎了,等這個家伙一走出神城我們就下手!”

    金線蓮還有火焰老人一臉疑惑的看向鳩濁。

    鳩濁笑道:“你們知道這個家伙用什么東西購買的這些寶貝么?”

    金線蓮還有火焰老人看著鳩濁,等他后面的話語。

    鳩濁咧開嘴巴露出雪白的牙齒道:“那家伙竟然用真實珠子支付的!”

    火焰老人還有金線蓮都是一愣,隨即火焰老人皺眉道:“也就是說,他是剛剛進入這一界的真人?但剛剛進入這一界怎么可能擁有這么多的真實珠子?”

    鳩濁嘿嘿一笑道:“天知道這家伙在巨樹世界三層中有什么了不起的際遇,不過,不管他有什么了不起的際遇碰到了我,也就走到了盡頭!”

    “但,或許他是在這一界汲取的真實珠子呢?畢竟每一個真人都能夠汲取真實之力然后將其化為真實珠子。”金線蓮有些吃不準的道。

    “你也不是不知道,咱們這些踏入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每天需要的真實珠子數量之眾,我們每天從這個世界中汲取的真實珠子根本就不夠自己修行的,又何來儲蓄?更何況是動輒數十萬枚真實珠子了!”火焰老人開口言道。

    金線蓮想了想后也不由得點了點頭。

    如此定下來之后,鳩濁三人看向方蕩的目光也就變了,他們原本憎惡方蕩一到這里就張牙舞爪的拍走了三件寶貝,但現在,他們巴不得方蕩將整個拍賣場中的所有的東西全都買走,方蕩買的東西越多,他們將來的收益也就越大。

    此時方蕩已經將真實之盾的價格炒到了三百五十枚真實水晶的地步,到了這里,金睛再也無法和方蕩爭搶真實之盾。

    不過金睛雖然失望,但卻也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被一個足以碾壓你的真人用真實水晶一次次的碾碎你的心的感覺實在是太不好受了!

    他有些時候真怕方蕩忽然就不跟了,若真是如此的話,那么他將面對的是一大筆的真實水晶欠賬。

    反正也買不到真實之盾了,金睛充滿不舍的望了那真實之盾一眼,這盾原本距離他是那么近,近得幾乎一伸手就能觸摸到,將其納入懷中了,而現在,真實之盾已經距離他越來越遠。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