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獨眼巨怪
?    陰血三少此時橙光金瞳中泛起血色殺機。

    方蕩的話語使得他回到了那片七成真實境界的存在執掌話語權的殘暴世界。

    在那里,七成真實境界之下,皆為螻蟻,他雖然是血印祖師的三子,一生下來就自成六成真實境界,五個分身伴隨左右,即便是在那一片強者無數的區域依舊被稱之為是天之驕子,但當一位被捧得高高的天之驕子數千年都無法邁入七成真實境界后,當初陰血三少被捧得有多高,現在就被摔得有多慘!

    陰血三少從神壇上跌落,摔得頭破血流,從一個任人敬奉,甚至連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都因為他的前途無量而對其禮敬有加的狀態,變成了一個小癟三一樣的人物。

    高傲無比的陰血三少終于下定決心,不成就七成真實境界絕對不回那一片區域!

    隨后陰血三少就來到了這樣一片區域,成為了這一片區域之中的最強者,終于也體會到了將別人視為螻蟻的感覺。

    直到方蕩出現。

    陰血三少一直都沉浸在在這一片區域之中隨心所欲作威作福的美夢之中,而現在,方蕩無情的戳破了他的美夢,掀開了他已經結痂的傷口,往里面狠狠地撒了一把鹽!

    方蕩的話語叫陰血三少想起了自己是何等的卑微渺小,想起了那些嘲諷他的一張張嘴臉,想起了原本對他卑躬屈膝,但后來卻將他踩在腳下的當年伙伴。

    憤怒,羞恥,種種情緒一瞬間在陰血三少的心底爆發出來,此時此刻,如果面相能夠被心思控制的話,那么陰血三少必然會變成一頭兇猛極惡的惡鬼!

    “你作死!”陰血三少一聲令下,手下十名六成真實的真人蜂擁而出,這十名六成真實的真人看似雜亂無章,實際上卻是以陣法穿梭奔向方蕩。

    在那個七成真實真人執掌一切的地方,六成真實的真人們為了對付強橫得無邊無際的七成真實真人,專門研究出各種各樣的陣法,配上諸多法寶,甚至能夠以螞蟻吞象一般的戰術將七成真實的真人圍殺。

    當然眼前的十名六成真實的真人遠遠達不到圍殺七成真實的真人的地步,但如果是冰軒這樣剛剛進入七成真實境界,修為尚不穩定,沒有積淀的真人,卻能輕松殺滅!

    所以,冰軒雖然一下就擋在他們身前,他們也完全不在乎。

    冰軒現在是方蕩的夜奴,方蕩的念頭一動,叫他做什么他就會做什么,此時有人攻擊方蕩,冰軒自然沖了上來!

    隨之而動的還有洪洞世界的十五位夜奴,這十五個夜奴之中還有兩位六成真實境界的夜奴,雙方如同兩團雷云一般的撞在一起,隨后就是交織爆射的雷霆驟雨,一時間難分勝負!

    方蕩淡淡的望向陰血三少。

    陰血三少卻不屑的道:“你望著我干什么?難不成你以為就憑你還需要本公子親自動手不成?”

    方蕩目光一閃道:“你還有什么手段?不妨都施展出來。”

    陰血三少桀桀一笑,橙色的瞳子之中閃過一絲暴虐:“想見識見識我的手段?呵呵,也好,就叫你清楚明白你究竟得罪了多么可怕的存在!”

    陰血三少說著,伸手一拍,那青銅車中猛的傳來一聲吱嘎大響,緊接著整個青銅車都顫動起來,青銅車的頂蓋猛的開啟,從中站起一個身高十米渾身上下猶如鋼澆鐵鑄一般的巨人來。

    這巨人和方蕩見過的所有的人族都不一樣,他不但只在額頭正中生有一個碩大的眼珠,頭頂上還生著一根戳天一般的巨角,雙臂和身材比起來額外的粗壯,手掌上只有三根粗壯猶如象腿一般的手指,面容更是粗豪宛若洞穴之中居住的原始人族,渾身上下雖然赤條條,但他身上盛滿粗如鋼針一般的黑毛,遮住了羞恥的位置,背后更是從腦袋一路蔓延下去猶如馬鬃一般拖拽著長長的背毛。

    這東西似乎一直處于沉睡之中,此時驟然蘇醒過來,巨目張開后還有些迷惘,但隨后這只巨目就死死地定在方蕩身上,巨目之中閃爍起兇殘的光芒,嗷的一聲大吼,一步從青銅車之中邁出,伸手一抓,將青銅車上那根數十米高的青銅旗桿生生拔出,隨著他的雙手一抓,那青銅旗桿上生出猶如熔巖裂開般的灼目裂紋。

    嗷!

    巨怪大吼一聲,兜起這根熔巖巨棒朝著方蕩就砸了過來。

    這巨棒尚未到方蕩面前,灼燙的驟風就已經壓迫下來,宛若泰山壓頂一般,將方蕩籠罩其中,方蕩腳下的土地咔咔迸碎,驟熱的狂風吹得巖石飛舞,以方蕩為中心,地面上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

    這一棍之威比當初冰軒的拳頭還要厲害,方蕩心中一驚,怪不得陰血三少以六成真實的境界卻可以縱橫這一片世界,不說陰血三少身前的十名六成真實的侍者,不說一直伴在他左右的三名六成真實的女侍,光是這獨眼巨人就不遜色踏入七成真實境界的冰軒,僅僅是這一頭獨眼巨人就能支撐陰血三少自在逍遙威壓這一片虛空星域!

    方蕩不知道這獨眼巨人的根底,不敢托大,雙手一伸,手掌上伸出數不盡的紫金色的藤蔓,這些紫金色的藤蔓在方蕩身前編織成兩只巨大的手掌,猛的一托,牢牢擎住著擂天一棍。

    轟,方蕩的紫金藤蔓匯聚的大手瞬間分崩離析。

    方蕩腳下堅實的地面宛若豆腐一般,轟隆一聲,方蕩直接陷入其中,不久之后從這顆星辰另外一邊飛了出來。

    方蕩口鼻濺血,心中驚詫,這獨眼巨人的力量簡直就是恐怖!

    就在此時一根巨棍猛的從地下伸出,追著方蕩狠狠擂擊過來。這熔巖巨棍竟然不給方蕩一點一滴的喘息時間,尾隨方蕩一路追殺。

    方蕩沒想到這巨棍追得這般兇,當即兩腳一跺地面,方蕩周圍地面上猛的一鼓,鉆出數不盡的紫金色的藤蔓,這些藤蔓破土而出,宛若利箭一般,朝著獨眼巨人的熔巖巨棍沖去。

    雙方瞬間撞在一起,方蕩的紫金藤蔓撞在那根熔巖巨棍上簡直就是天雷碰上了地火。

    這一次方蕩、腳踏星辰,是在用整顆星辰之力和熔巖巨棍相撞,方蕩之所以在這顆星辰上等待陰血三少就是看中這顆曾經的五成真實真人的星辰真實之力濃郁,可以作為方蕩的依仗。

    現在紫金藤蔓拔地而起,一方面潮水般的沖擊熔巖巨棍,另外一方面在方蕩身前凝聚成一堵厚厚的墻壁。

    熔巖巨棍一棍敲碎了潮水般的紫金色的藤蔓,但終究還是被紫金色的藤蔓編織的巨盾給攔了下來。

    一旦熔巖巨棍勢弱,紫金色的的藤蔓立時順著熔巖巨棍攀爬上去,宛若一條條紫金色的小蛇,瞬間爬滿正根熔巖巨棍!

    熔巖巨棍猛的掙扎起來,向上猛沖,但紫金色的藤蔓背靠整顆星辰,力量近乎無窮無盡,死死地纏住熔巖巨棍,任其如何跳躍顫動,都無法逃脫。

    就在此時一只只有三根手指的巨手一把抓住熔巖巨棍,猛的一晃,一轉,熔巖巨棍如陀螺一般的猛的一轉,轟隆隆發出一聲聲雷鳴,纏繞在熔巖巨棍上的藤蔓瞬間迸碎成為粉塵。

    讀研巨怪從這顆星辰的另一面追殺過來。

    方蕩雙目微微一瞇,冷聲道:“好棍子,接我一劍!”

    隨著方蕩的話語,一道劍光雷霆從無數藤蔓之中一躍而出,方蕩從紫金藤蔓纏住熔巖巨棍的時候開始就在孕養這一劍,數十個呼吸中方蕩借助這顆星辰的真實之力已經將這一劍醞釀成熟,此時一劍斬出,宛若能將世間的一切全部斬斷一般。

    獨眼巨人嗷的一聲大吼,掌中的熔巖巨棍上猛的噴出腥紅的火焰來,猛的用力一墩,這數十米的巨棍轟然插入地下,隨后方蕩的劍光就撞在了熔巖巨棍上。

    轟的一聲巨響,飛沙走石中,獨眼巨人的身軀猛的向后拋飛。

    方蕩受到力量反噬,也是踏踏踏接連倒退十步,每一步落在地上,都是咚的一聲巨響,似乎整顆星辰都隨之搖了搖,每一步都留下一個深深地腳印。

    這一劍一棍竟然不分勝負!

    不過,方蕩嘴角卻露出一絲笑意來,他本就沒想著這一劍就能斬殺這頭獨眼巨人!

    就見那獨眼巨人一路倒退,猛的一下撞在堅實的墻壁上,讀研巨怪詫異回望,隨即就看到一個紫金藤蔓編織而成的牢籠一下就將他給籠罩其中,宛若豬籠草一樣。

    緊接著紫金色的藤蔓如刺一般拼命地往讀研巨怪的身上刺去。

    獨眼巨人雖然不知道這些紫金色的藤蔓有什么神通之處,但卻冥冥中知道這些紫金色的藤蔓一旦刺入他的身軀之中定然不會是一件好事!

    所以獨眼巨人猛的一聲嘶吼,身上的堅硬如同鋼針一般的黑毛瞬間根根直豎,使得獨眼巨人成了一個刺猬,密密麻麻的鋼針毛發將那些紫金色的藤蔓給抵御在外,不能靠近他分毫。

    獨眼巨人丑陋的臉上露出一絲獰笑,隨即雙手緊握熔巖巨棍,正要出手將這個牢籠打碎。

    就在此時,一道凌厲的劍光噗的一聲破開了紫金色的藤蔓構成的牢籠,一下刺中獨眼巨人的胸口,獨眼巨人疼得如虎嘯群林一般的發出一聲巨吼,四周的地面承受不住這樣恐怖的壓力,接連爆炸,刺入獨眼巨人胸口直入肋骨深處的凌光劍開始劇烈的搖擺,如電鉆一般的旋轉起來,發出嗡嗡錚鳴,越刺越深!間中還有一道道的雷霆在他的胸膛之中炸裂。

    獨眼巨人疼得雙目血紅,雙手不得不暫時丟了熔巖巨棍,死死攥住凌光劍的劍柄,想要阻止凌光劍的鉆探。

    那有那么容易?

    凌光劍中的雷霆女神一下鉆出,雙手擎著雷電獨眼巨人的雙手直接被雷霆炸開。

    與此同時紫金色的藤蔓終于在獨眼巨人的腳心處找到了沒有鋼毛覆蓋的地方,接連鉆入其中。

    獨眼巨人深陷圍攻,腳心處猶如堤壩潰塌,真實之力洶涌宣泄出去,胸口處凌光劍高速旋轉,已經碰觸到了他的心臟,獨眼巨人嗷嗷大叫,緊接著被他丟在一旁的熔巖巨棍,猛的發出一聲巨響,巨棍竟然直接迸碎,變成數不清的各種燃燒著火焰的碎片,轟然炸開,將四周將會熔巖巨人包裹的紫金色的藤蔓炸得破碎橫飛。

    隨后這熔巖巨棍在空中拼湊成另外一個容顏打造的獨眼巨人,雙手猛的抓向獨眼巨人胸口處不斷下沉的高速旋轉的凌光劍!

    方蕩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得手了,卻不料這熔巖巨棍竟然是獨眼巨人的一個分身。

    此時雙方合力,已經將凌光劍死死抓住,雷霆女神雖然一道道雷霆玩命劈出,但對于兩頭巨人來說,威脅并不大,最多也就是叫他們感到有些疼痛留下一道道的疤痕罷了!

    方蕩雙目一瞇,他好不容易才將獨眼巨人制住,若是錯過這個機會恐怕以后想要戰勝獨眼巨人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方蕩知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當即一聲斷喝,“吞噬之主!”

    嗷嗚一聲,獨眼巨人腳下猛的裂開一張大嘴,這張大嘴剎那之間就級那個獨眼巨人和熔巖巨人給一同吞了下去!

    隨后吞噬之主咔嚓一聲合攏了嘴巴。

    隨后吞噬之主的巨口之中傳來咚咚亂響。

    吞噬之主的身軀是古神鄭用來造世的法寶,以堅固著稱,方蕩并不怕獨眼巨人砸破吞噬之主的身軀逃竄出來。

    但此時吞噬之主正在全力消化獨眼巨人,一時半刻之間也休想能再開口,否則獨眼巨人就將逃出來。

    方蕩感受了一下,隨后就覺得有些咋舌,以吞噬之主無物不吞的吃貨品行,甚至有些排斥吞吃這頭獨眼巨人,原因是這東西要想被消化需要太久的時間,以吞噬之主當前的修為來說,要想消化掉獨眼巨人竟然需要數年時間。

    這獨眼巨人并非是七成真實的存在,擁有僅次于七成真實的真人的實力,獨眼巨人都這么難消化,要換成真正的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的話,得消化多長的時間?

    顯然吞噬之主不太想干這種磨盤般不能張口的費力活計!

    星辰另外一面,方蕩的十六名夜奴和陰血三少的十名奴仆戰斗進入了焦灼狀態,雙方誰都奈何不了誰,方蕩的夜奴雖然數量眾多還有冰軒這樣的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坐鎮,但陰血三少的奴仆有合擊陣法,并且全都是六成真實境界,爭斗起來也毫不示弱,雙方斗了半天,方蕩的夜奴折損了三名,陰血三少的奴仆也死掉了兩位。基本上還是處于旗鼓相當的狀態。

    陰血三少神情輕松,他的身前已經擺放了一張長桌,陰血三少眼中那滔天的仇恨也已經消弭無形,坐在搖椅上,一名女侍輕輕給他敲腿,另外一家名女侍則用素手剝著果皮,還有一名女侍則用青蔥般的手指給他按揉著太陽穴。

    陰血三少看了一眼滿臉擔憂的洪洞世界諸位真人,淡淡一笑道:“你們不用瞎操心了,獨眼巨怪乃是古神鄭打造出來的失敗品,雖然是失敗品,但這個種族能夠存留到現在,自然有他們的不凡之處,這種獨眼怪物就算面對七成真實的真人也能靠著血肉之力硬抗一陣子。方蕩遇上這家伙不死也得脫層皮!”陰血三少說著一張嘴,將侍女遞過來的一顆葡萄吃到嘴中,一臉的輕松自得。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響起:“不死也脫層皮?你是在說我么?”

    方蕩的歸來引得洪洞世界的真人們一陣歡呼,太白等人的臉一下變得雪白。

    而陰血三少臉上則露出一絲驚訝,在他的預估之中方蕩應該被獨眼巨人拎著一只腳拖回來,如死狗一般的丟在他的面前,萬萬沒想到方蕩竟然獨自回來,并且看起來完全沒有剛剛經歷了一番大戰的模樣。

    陰血三少抬腳將身前擺滿水果的長幾踢開,緩緩站起身來,橙黃色的瞳子之中閃爍起冷冽的光芒。

    “很好,方蕩真是叫我感到驚訝!我就成全你,親自抓住你,將你的神魂抽出來投入陰火之中焙煉一千年!”

    隨著陰血三少的話語響起,陰血三少腳下的影子一陣躁動,隨后呼啦啦的飛出數不清的漆黑蝙蝠來,這些蝙蝠嘰嘰怪叫,匯聚成一道漆黑的巨浪,朝著方蕩就撲了過來。

    方蕩掌中凌光劍中瞬間爆射出數不盡的雷霆電芒,轟然一炸,將沖在最前面的蝙蝠直接擊殺成灰!

    但這些蝙蝠的數量實在是太多,尤其是其中身形最大的十幾只足足有鍋蓋大小,雷霆劈擊在他們的身上也不過將他們的身形打得一歪,并不能將他們殺死,轉眼間方蕩就被這些蝙蝠給團團圍住,漆黑的蝙蝠匯聚成一個碩大的黑球,隆隆轉動,吵鬧喧天。

    緊接著這些蝙蝠雙目之中燃起一道道德火焰,一張嘴,吐出一顆顆的火球,這些火球擊打在蝙蝠身上并不會傷害蝙蝠,但撞在方蕩身上就立時黏住,兵器開始灼灼燃燒起來,甩都甩不掉,轉眼間,蝙蝠們紛紛飛起,原地只留下一團沖天的火球!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