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九百九十八章 沒有第二劍
?    方蕩沒有出第二劍,因為沒有必要,或許也是因為他已經無法再出第二劍,這一劍方蕩或許已經用盡全力!但更重要的是,他已經沒有必要再出第二劍!

    因為原本被漆黑的妖氣纏繞著從未顯現出原形的九爪血章此時已經顯現出了她的本來面目,可見她為了防御方蕩剛才那一劍,已經傾盡了所有的妖氣,所有的修為。

    出乎方蕩意料之外,也出乎所有的真人的意料之外。

    九爪血章是一個從來都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存在,她無論出現在哪里都用一團妖氣遮掩面目,不過,這也沒有什么,畢竟妖族大部分都是如此,就算給你看的真面目也未必是真的,所以也并沒有人對此表示感興趣,甚至在人們心目中,九爪血章的模樣基本上已經定型為那身形龐大,背后托著九條粗大妖氣辮子的模樣了。但現在真正見到了九爪血章的真實面目后,所有的人都驚訝無比。

    萱幽花則又是無奈搖頭,這丫頭終于暴露了,這叫她以后怎么見人?怎么威懾別人?

    就見在方蕩面前的是一個十幾歲的女孩,還是那種長著一張包子臉的那種完全沒有張開帶著一臉童真的小女孩,這小女孩當然不是普通的人族女孩,渾身上下的皮膚猶如瓷器一樣,確切的說,這是一個瓷器一樣的妖怪。

    但這瓷器實在是太好看了,就算是最好玉也比不上這瓷器,光澤清透,色澤白膩,器質水潤,渾身上下好似能夠透出光來一樣,這樣的瓷器妖怪實在是太美,太誘人,叫人看到了就想要上去摸一摸,感受一下那白皙滑膩的手感。

    九爪血章背后同樣有著九條小辮子,這九條小辮子不停地一跳一跳的,顯然是非常的震驚和憤怒。

    此時九爪血章一臉氣憤,瞪大了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方蕩,她這是首次在眾目睽睽之下暴露身形,以往出了少數與她私交特別好的人見過她的真面目,其余的見到過的都被她給殺了,但現在,周圍三百多個真人全都看到了她的真面目,她總不能將他們全都殺掉吧?更何況這里只是區區三百多個真人,但他們身后是上百個世界,不知道多少真人,此時此刻她的真面目肯定已經通過這些真人的分身傳到了各個世界之中。

    一想到這個九爪血章就變得非常煩躁,裂開櫻桃一樣的小嘴兒,露出里面的虎牙來張牙舞爪的盯著方蕩。

    若是之前的九爪血章張牙舞爪一定會嚇到一些真人,但眼前這個瓷娃娃張牙舞爪露出一排整齊的小牙牙,實在是嚇唬不了人,甚至還叫方蕩生出一種這丫頭蠢萌蠢萌的感覺來!

    估計在這一剎那,不少真人心中都會生出一種抓了九爪血章回去當寵物養的想法來。

    當然,一想想九爪血章不久之前將龍頭拐杖當黃瓜吃的模樣,他們就清醒不少,這丫頭不是什么寵物,一旦養在家里什么時候自己的腦袋被啃了恐怕都不知道。

    方蕩不明白為何九爪血章如此憤怒的看著自己,不就是搶了一顆桃子么,她已經獨攬兩顆,也不差這最后一顆了。

    面對呲牙咧嘴的瓷娃娃,方蕩一笑,退后兩步,頭頂上一顆紅桃落了下來,掉落在方蕩的手中。

    方蕩看了一眼樹上的真人的神魂,那真人也是一個妖族女子,面目清秀,對著方蕩微微一笑。

    方蕩點了點頭,心中卻覺得以后不能再釋放妖族氣息了,他身上的玉面妖族的妖氣實在是太能勾搭異性了,現在就給他帶來無窮麻煩。

    方蕩將那顆紅桃收入手中,隨后就回到了血繭世界所在的范圍,站在了萱幽花身后。

    萱幽花的一雙細長的嫵媚的大眼睛跟著方蕩一路走來甚至連身子都隨著方蕩在旋轉。

    方蕩在萱幽花的眼中看到了桃花的花瓣在飛舞,鼻端則嗅到了一股春天的氣息。

    方蕩覺得他的這三成妖族血脈當真是罪孽!

    四周的真人們全都隨著方蕩的腳步停留在了血繭一拳的位置上。

    此時,這些真人們心中忽然生出一個想法來,那就是血繭一拳和方蕩的破萬法一劍究竟哪個比較厲害。隨后,他們生出一種古怪的,以往他們從未想到過的想法,那就是劍怎么都要比拳頭強!

    狂真人道奇冷哼一聲,終于開口道:“萬湯,你說你來自共同世界?那個世界在那個位置?我想去拜會一下!”

    方蕩很清楚道奇真人的想法,呵呵一笑道:“雖然共同世界很遠,但道奇真人愿意大駕光臨的話,我共同世界必定倒履相迎!”說著方蕩丟出一塊玉片。

    道奇真人嘿嘿一笑伸手接下了這一片玉片,神念一掃點了點頭。

    他以為自己得到的是前往共同世界的地圖,但方蕩怎么可能有前往共同世界的星圖?他隨便捏造了一張而已,若道奇真人真的按照這章星圖的位置尋找共同世界的話,方蕩一定感到非常好奇,那就是道奇真人究竟能飛到哪里去。

    道奇真人隨后又道:“我要試試你的劍!”

    方蕩雙目微微一瞇,他的劍?方蕩剛才那一劍是他新悟出來的,一劍斬出雖然威勢無窮,但卻在一瞬間抽光了方蕩身上所有的力量,叫他再來一劍?方蕩沒有一個月的調養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再發出那樣威力無窮的一劍了。

    或許血繭一拳的真人們都能連揮三拳,所以也以為方蕩也能連揮三劍,當然也可能是道奇真人的一種試探,試探方蕩的底線究竟在那里。

    如果被道奇真人摸到了方蕩的底線之后道奇真人會做什么,方蕩是無法預料的,說不定這位道奇真人會立即擊殺他。

    畢竟在劍術面前,拳法似乎怎么都稍稍差了一點意思,甚至可以這么說,破萬法的劍法天然壓制血繭一拳的拳法!

    劍這東西相比拳頭,又長又堅硬同時又鋒利,簡直就是拳頭的天然克星。

    所以方蕩當然不能露怯,呵呵一笑滿臉傲然的道:“道奇真人有興趣切磋的話,在下一定奉陪!”說這句話的時候,方蕩已經做好了開溜的準備,若是別人想要溜走肯定是千難萬難,而對于方蕩來說卻沒什么,這里的真人那么多,他隨便鉆進那個真人群中,恢復原本的狀態,就瞬間和萬湯脫離了關系,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保證道奇真人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他。

    道奇真人看到方蕩如此心中也不由得開始回想方蕩之前的那一劍,換成是他的話雙方戰在一起究竟會是一個什么場面。

    道奇真人略作思考后,得出的結論是他能贏,但他并不知道方蕩那一劍是不是已經傾盡全力,同樣不知道方蕩是不是還有余力,畢竟方蕩滿打滿算只出了兩劍,而他在之前已經出了三拳!

    方蕩就算算準道奇真人再狂也無法再出一拳,所以不怕道奇真人馬上挑戰他。

    道奇真人眼見方蕩答應的痛快,呵呵一笑,點頭道:“好,你方才已經揮過兩劍,而我也已經轟了三拳,所以現在不宜比試,三天之后在紅花世界中有一場眾真大會,咱們兩個可以切磋一下!”

    四周的真人們聞言一個個全都露出興奮的神情來,萬湯的劍已經非常強橫了,今天他們都覺得大開眼界,就在方才他們還在琢磨究竟是萬湯的劍厲害還是血繭的拳頭厲害,沒想到三日之后就能分出勝負了。這最強一拳對上最強一劍將會是怎么樣的情形?

    方蕩完全不知道紅花世界的眾真大會究竟是什么,此時雙目之中重新蒙上一層媚氣的萱幽花笑呵呵的給方蕩講解道:“眾真大會每年一次,反正這上百個門派每年都會在紅桃樹下聚會一次,所以也就順便衍生出這么一個交易大會出來,這種每年一次的交易大會基本上也就是周圍的世界真人們聚在一起掰掰腕子互相吹吹牛罷了。當然,更重要的是賭桃大會,那就是所有的世界都將各自所得的桃子拿出來,眾真人下注,看看那個世界能夠得到那顆果王,那才是真刺激,我參與過兩次,幸好我沒有心臟,不然非得跳出來不可。”

    “還有,你也不用擔心,道奇真人和你比試不是為了試探你的深淺,他是天生的武癡,見到你這樣的劍術他很想見識一下,當然,如果你的劍術確實非常了得的話,我想,我們血繭世界和你們共同世界可以坐下來好好聊一聊,咱們各自的世界所在的位置非常微妙,再往前一步,就是巨樹世界最前沿,那個地方可不似眼前這個地方這么好說話,在那里,我們即將面對的不僅僅是其他的世界更有那些對古神鄭心懷恨意的存在,還有古神鄭給我們下達的任務,那里才是這個世界的核心,甚至可以說,那里是另外一個世界,一個完全不同于這一片廣大虛空的世界,在那里,如果我們在進入那個世界之前找到一些盟友并且達成牢不可破的友誼的話,會使得我們盡快在那里站穩腳跟,不至于被重新踢回來,當然,被踢回來還是好的,一個世界進入那里轉瞬就被湮滅掉也不是什么特殊的事情。對了,九爪血章的世界就是我們血繭世界的盟友。”

    如果萱幽花說的是別的什么,已經打定主意掉頭就走的方蕩根本就不會理會,但萱幽花說出了更前面的他們即將面對的事情,這對于方蕩來說就實在是太重要了。

    方蕩從來都不認為自己的世界會在這里呆上太久,方蕩停留在這里,甚至來到這里最根本的想法是了解這片虛空的環境,同時搞清楚繼續向前的世界實力如何。

    現在他已經搞清楚這一片虛空的大體情形,至于更前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樣子,方蕩還并不清楚,顯然萱幽花比方蕩知道的東西更多。

    方蕩聽完萱幽花的講述當即點頭同意狂真人道奇的約戰。

    事實上方蕩在之前根本就不被重視,從始至終道奇從未正眼看方蕩一眼,甚至也沒有跟他說一句話,這就是一種**裸的輕蔑,現在,道奇真人親自約戰,可以看得出,方蕩在道奇真人眼中的地位已經提高了不知道幾個層級。

    此時這場一年一度的紅桃節就算是徹底結束了,一眾真人們也就紛紛退走,但他們并不會回自己的世界,基本上每年紅桃節結束之后,去紅花世界盤桓幾日是最常見的事情了。

    說是紅花世界,其實就是四時樂園。

    方蕩曾經去過四時樂園,并且對四時樂園的印象很深,當初是普天帶著他去的,現在四時樂園依舊,普天卻已經無影無蹤。

    萱幽花纏定了方蕩,寸步不離,這使得方蕩很是頭疼,這還不算,不久之后,被方蕩一劍破開了所有妖氣,露出本來面目的瓷娃娃九爪血章也跑了過來,呲牙咧嘴的怒視方蕩。

    兩女將方蕩牢牢夾住,似乎生怕方蕩跑了一樣。

    這使得方蕩覺得萱幽花或許已經窺破了他的心思。

    遠處,紅苕妙仙看著方蕩一左一右不亦樂乎的樣子,恨得銀牙亂咬,方蕩的一劍當真是嚇破了她的膽,但隨后紅苕妙仙就醒悟過來,她沒有必要害怕方蕩,方蕩再厲害也是他們洪洞世界的方蕩,方蕩再強大也不會對她下手,所以,紅苕妙仙的分身直接跑到方蕩面前。

    “方蕩,我拜你為師,你教我怎么用劍!”紅苕妙仙之前曾經叫方蕩拜她為師并為此暗爽不已,不過幾天功夫,她卻得跑來拜方蕩為師,紅苕妙仙臉燒得猶如火炭一樣,還有,方蕩這該死的家伙當初還說自己就是靠著一件法寶才能戰勝她,離開了法寶,她紅苕妙仙的戰斗經驗都能碾壓他,現在卻又施展出這么可怕的一劍,可見當初他就在撒謊,現在想想,他當初說那句話的時候一定是在心底笑得要死了!可惡!敢戲耍老娘!這個方蕩簡直就應該殺千刀,斬萬段!

    但這并不妨礙紅苕妙仙跑來拜師,實在是方蕩的那一劍太強大了,強得叫她根本不能拒絕誘惑!強得叫她絕望,她覺得自己無論怎么修行都絕對不可能戰勝那一劍!

    別說拜師,方蕩現在叫她跪下她都認!

    當然,紅苕妙仙心中也有自己的心思,拜師歸拜師,等學會了方蕩的那一劍之后,她就有了重新將方蕩一腳踩在腳下報仇的可能!

    紅苕妙仙之所以能夠鼓起勇氣來拜師,是因為在她眼中方蕩是一個很大方的人,之前方蕩就曾經將自己的世界的生命送給真人們分享學習,并且許諾只要能夠打造出來相應的生命就能隨時到他那里再取其他的生命,這何止是大方簡直就是大方的過了頭,紅苕妙仙覺得方蕩一定是想要借此提高整個洪洞世界的實力,那么方蕩這一劍肯定也是能夠傳授的。更何況她還假裝的這么恭敬!

    還有方蕩當初來求她前往紅桃節的時候,她可是很大度的答應下來的!現在方蕩是時候還她一個人情了!

    結果,方蕩的分身掃了紅苕妙仙一眼,隨后言道:“不行!”

    方蕩似乎一眼就看破了紅苕妙仙的想法,一口回絕。

    這使得本就是一張大紅臉的紅苕妙仙一張臉瞬間溫度升高由紅轉紫。

    “你說什么?紅苕妙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紅苕妙仙的聲音很大,以至于周圍的真人們的分身都聽到了她的這句話,紛紛側目望了過來。

    方蕩的分身不理會大喊大叫的紅苕妙仙重新閉上了眼睛,方蕩雖然本體在紅桃節上,但自從方蕩受到血繭一拳的啟發,悟通了那一劍后,他的十個分身就已經全部停了下來,全力研究這一劍,演練這一劍,這相當于有十個方蕩一起鉆研,這也是方蕩能夠在紅桃節上施展出那劈開百層空間的一劍的原因所在!

    現在方蕩的分身還覺得意猶未盡,正在抓緊時間在心中揣摩,那里有時間理會紅苕妙仙?

    紅苕妙仙被當眾拒絕,本就因為當眾挑戰唐鈺靈被一拳轟飛而大失顏面的她,覺得自己現在簡直一點面子都沒有了,被氣得七竅生煙,但卻奈何不得方蕩,而方蕩完全是一副很開心看到你如此恨我卻奈何不了我的臭屁模樣,再加上真正的方蕩在另外一邊被兩個狐媚女子環繞,一副飄飄欲仙的模樣,氣的紅苕妙仙恨不得用手指甲將方蕩的那張臉撓花!

    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傳來:“洪洞世界的幾位鄰居,你們去不去紅花世界?”

    紅苕妙仙扭頭看過去,就見那位冷晝世界三位真人此時站在她的對面臉上似笑非笑的說著。

    顯然,這三個冷晝世界的真人們將她們洪洞世界當成一個笑話來看了。

    當初她紅苕妙仙第一個蹦出去挑戰,直接被一拳砸得狼狽不堪,隨后洪洞世界抽簽又慘遭不幸,說起來連紅苕妙仙自己都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笑話,但自己覺得怎么樣和別人覺得怎么樣是兩回事。

    紅苕妙仙冷哼一聲,看了一眼被兩個一臉狐媚的女子挽著朝著紅花世界行去的方蕩,咬牙切齒的道:“去,為什么不去?”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