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七百七十三章 暴風獸
?    除了這件寶物外,方蕩身上還有一尊以鬼叟元嬰為基礎打造出來的琉璃佛像,和得自三位宮主的外加當初和佛像一起到手的方蕩一直不知道做什么用的佛家圓鏡,至于千葉盲草劍、人皇尺甚至連天書天地方蕩都沒能帶入太清界,全都交給了陳娥,甚至連能夠帶入太清界的冥頑球都留給了莫聞宮主,畢竟方蕩知道自己離開之后陳娥等人說不定會遭遇怎么樣的危險,將法寶盡量留給他們能叫他們的危險減少到最低。

    方蕩現在的情形和當初滿身是寶比起來,實在是差得太多了。

    不過,說起來,以方蕩對于這一界的了解,那些寶物即便真的能夠帶過來也用處不大,反倒容易將這些寶物折損,這些寶物對于方蕩來說已經不僅僅是一件法寶了,更是親人,方蕩可舍不得他們被損毀,留在上幽界,他們還有自己的機緣。

    黑色的方蕩選了琉璃佛像,方蕩則選了至今不知道有什么用途的佛家圓鏡。

    現在兩個方蕩各有五個元嬰,黑色的方蕩擁有紫金葫蘆的元神外加琉璃佛像,而方蕩則擁有紫金葫蘆外加圓鏡。還有就是方蕩腦海之中的佛像還有陰符經,黑色的方蕩因為要了琉璃佛像的緣故,他選了佛像,而方蕩則選擇了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的《陰符經》

    算下來,表面上是黑色的方蕩略勝一籌。不過方蕩也沒有太多計較,畢竟那鏡子雖然不知道用途,但能夠被帶入這一界想必非是凡品。另外,以兩人所知,進入太清界后,機緣更多。

    至于和兩個方蕩一同修煉的張易則根本不打算進入上幽界,另外他的修為距離進入上幽界還有些遙遠,所以就留在上幽界繼續做他的賭棍。

    這個倒是叫兩個方蕩都覺得有些惋惜,畢竟能夠在道衍天地或者說造化世界這條大道上一路同行的伙伴多一個還是有好處的。

    兩個方蕩交流的時間很短暫,此時方蕩隨著前面的那三名老者身形一轉,就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這里溫度奇高,紅彤彤的光芒將方蕩眼睛映得一片血紅。

    以方蕩的修為都被這熱度灼得肉皮微痛,可見這里的溫度之高。

    其余的幾名嬰士齊齊變容。

    “你們有三天的時間,這里有一種怪獸叫做暴風獸,通體赤紅,雙翅如火,洪洞天盤需要這暴風獸的風翅,你們誰收集的多誰得到的壽元珠子就多。記住你們只有三天的時間,希望你們不要錯失這獲得壽元珠子的最佳時機!”三名老者說完,就雙目一閉,宛若睡著了一般,不再理會眾人。

    就在眾嬰士還在琢磨的時候,已經有三個嬰士一沖而出。

    方蕩掃了一眼這三個背影知道,正是他之前看到的那三個對于壽元珠子并不詫異的存在,他們應該是對這一界有著相當的了解的存在。

    方蕩隨后也飛身而出。

    繼而剩下的嬰士一哄而散。

    方蕩雖然對于太清界有了一些了解,但也不能說是完全透徹,畢竟太清界大的叫元嬰嬰士都感到絕望,這里地域這么大,什么東西都有可能出現在,即便是八葉嬰士還有鴻洞真君這種從太清界跌落回上幽界的存在也不可能什么都知什么都曉。

    至少這暴風獸方蕩就沒有聽到他們提起過。

    這一片世界地面上都是焦紅的顏色,散發著灼燙的溫度,間中時不時會有一道火焰泥漿沖天而起,不過以嬰士的修為水準想要避開并不算難事。

    方蕩一邊放目四望尋找暴風獸。

    出乎意料的好運氣,方蕩一刻鐘之后,就發現了遠方有一對艷紅的火焰翅膀在拍動,方蕩心中一喜,當即加速,朝著那拍動的火焰翅膀飛去。

    果然是暴風獸!

    前面的那懶洋洋飛行的暴風獸出乎意料的機警,感到身后有東西飛來,忽然發出一聲怪叫,隨即雙翅一振加快速度疾飛。

    方蕩略作計算后,心中便更加開心,因為他發現這暴風獸的速度并不算太快,以他的修為一盞茶的時間內必定能夠將其抓獲!

    其實方蕩還可以更快一點,但方蕩對于這暴風獸完全不了解,也不知道這東西有什么神通手段,以方蕩對于太清界的了解,這一界的獸類都是土生土長的存在,每一樣都不容小覷。

    有些甚至將嬰士當成糧食來吃。

    方蕩決定跟在這東西身后觀察明白再下手。

    方蕩追在暴風獸身后忽遠忽近,不斷的給這暴風獸施加壓力,逼得這暴風獸施展神通手段。

    果然,在方蕩第三次逼近身后的時候,這暴風獸受不了了,猛的一掉頭,張口就噴出一股泥漿烈焰來。

    方蕩心中早有準備身形一側,空間洞開,方蕩躲入空間裂縫中,避開了這一擊,隨后暴風獸腹下猛的裂開一道空間裂縫,一只手從中伸出,在這暴風獸肚皮上一抹,暴風獸飛出去數十米隨即猛的發出一聲悲鳴,肚破腸出,五臟六腑一下就全都滾出來了。

    隨即暴風獸一頭就栽了下去,咚的一聲墜落在焦紅色的堅硬地面上。

    這暴風獸出乎方蕩意料的好對付,方蕩也有些詫異,隨即方蕩從空間鉆出,朝著那暴風獸墜地之處飛去。

    但就在此時,暴風獸身邊空間猛的裂開,從中鉆出一個中年嬰士來,這嬰士二話不說,伸手就將暴風獸的一對翅膀給摘了去。

    方蕩不由得眉頭一挑,開口道:“前輩,這暴風獸可是我殺掉的。”

    那中年嬰士眼尾看都不看方蕩一眼,炫耀般的將暴風獸的雙翅放在眼前一扇,暴風獸焰翅上的火焰忽的一下竄出去數十米。

    “年輕人,你說這暴風獸是你殺的?但為何暴風獸的翅膀卻在我的手中?這個算是你的學費,以后學個乖,自己的獵物也自己看好才行!”中年嬰士厚顏無恥的嬉笑說道。顯然這個家伙不將方蕩放在眼中,也確實,對方修成元嬰比方蕩早,在靈門之中待的時間也比方蕩久,甚至不知道早了幾百年,算下來確實沒有什么必要將方蕩這個晚輩放在眼中。

    方蕩眉頭皺起雙目也跟著狹長起來。

    這個嬰士方蕩知道,這家伙就是之前顯現出對壽元珠子并不陌生的三個嬰士之中的一個。

    方蕩依稀記得他的名字叫做朽木道人,這家伙油滑得很,方蕩也一直都沒有看出他的修為高低。

    朽木道人掃了一眼方蕩,隨后嘻嘻一笑便即將暴風獸的焰翅收起,掉頭換了個方向離開。

    方蕩從始至終一言不發,就這樣看著朽木道人施施然的離開。

    此時身后傳來一聲輕蔑的冷哼,方蕩不必回頭就知道身后多了一對道侶,這冷哼的聲音就是從那女子小巧的鼻子之中發出的。

    “師兄咱們走吧,真是奇怪,現在什么阿貓阿狗的都能凝聚元嬰了這樣的虧都能咽下去,這肚量真是無敵了!”女子模樣不錯,皮膚白皙,雙眉帶著幾分英氣,一頭長發在腦后盤起,整個人干凈利落,雙目略微尖細,看得出是個眼中容不得沙子的角色。

    這女子方蕩也知道,叫做月嬌嬌凝聚了兩個元嬰。

    女子拉著道侶就走,那道侶叫做鄭金,模樣俊俏,倒是個憨厚的,對方蕩露出歉意的目光,嘴唇開合幾下,雖然沒出聲,方蕩卻能看出他說了句:“小兄弟,抱歉,別往心里去,有機會我給你斟酒道歉!”

    方蕩原本心中對那月嬌嬌暗暗不爽,這鄭金來了這么一出,方蕩摸了摸鼻子倒也不好再和月嬌嬌計較。

    同時方蕩還感受到幾道目光從他身上一掃而過,方蕩一直都在觀察別人別人也同樣在觀察他,他是最后一個進入靈門的,顯然是別人的重點觀察對象,這些目光看到這個場面后,就齊齊收回了,顯然對于方蕩的關注度開始放低了。

    方蕩沒有理會這些,身形一動繼續尋找暴風獸。

    這一回方蕩就沒了上次的好運氣,一整天的時間耗費在這一片灼熱的土地上,卻一只暴風獸都沒有找到。

    相反的,他隱隱聽到幾處爭斗聲,雖然距離很遠但暴風獸的那種火嘯之音方蕩還是聽得出來的,按照這暴風獸的實力,在場的嬰士只要碰到了定然有所斬獲。

    雖然沒有抓到暴風獸,但方蕩也并不怎么焦急,他知道這里的暴風獸應該都被嚇跑了,要想抓暴風獸只能往更遠的地方去,去那些尚且沒有嬰士到過的地方。

    所以方蕩不再在周圍搜尋,而是一路疾馳,一飛就是小半天的時間,按照方蕩的速度,這一次飛出去的起碼也有三四千里之遙。

    在這里四周的地形也發生了變化,四周的溫度變得更加狂暴,原本在剛剛進入這一界的地方方蕩只是感到皮膚刺痛,到了這里方蕩開始覺得熱力侵入骨頭中,宛若置身在沸水里面一樣,稍稍一動,身上的皮膚都要被剝掉一層。

    在這里方蕩的修為下降了三成,行動能力也下降了三成,這也是方蕩只能到這里不能再繼續向前的緣由所在。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