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米粒之珠
??    氣海氤氳,方蕩一路在云氣之中穿梭,速度越來越快,最后快得方蕩根本感覺不到身邊的究竟是一道道光線還是一朵朵云彩,一切都變得模糊。

    也不知道究竟飛了多遠,方蕩眼前忽然一黑,隨后又在漫長的黑色的之中穿梭,無論是黑色還是白色都透著一股終于方蕩的頭頂上出現了一道光亮,方蕩心中升騰起一種好奇來。

    這一路上方蕩好似被冰凍住一樣,除了意識還能活動外,身軀中的一切都變得僵硬起來,完全不能動彈,一切修為甚至是剛剛結成的金丹都受到束縛,好似和方蕩完全無關,方蕩想要搞清楚自己成就金丹之后能有什么變化,甚至連一路尾隨自己進入天裂之中的人皇尺還有天書天地外加千葉盲草劍那里去了,都不知道。

    穿越了無盡的漆黑世界,嗖的一下,方蕩一下升入一片白皚皚的世界中,這個世界里地面上流淌著滾滾云氣,天空湛藍,相較濁世凡間來說,這里陽光明媚得有些刺眼。

    方蕩驟然從一片漆黑之中進入這白茫茫的世界,不得不調整自己的視力,慢慢的才看清楚周圍的情形。

    隨后方蕩驚訝的發現自己周圍竟然圍著不少的人。

    這些人服飾各異,三三兩兩的匯聚在一起,全都用一種看青樓姑娘般的眼神看著方蕩,眼中滿是炙熱的光芒。

    此時方蕩才看出來,這里是一座廣場,四周是一片稀疏的建筑,而他一躍而出的地方,是一座井一樣的深洞。

    不理會一臉驚訝的方蕩,四周匯聚在這里的人此時在爭論著什么。

    方蕩正要凝神細聽,就聽一道聲音傳來,隨著這聲音響起,四周爭論的人群一下靜寂下來,紛紛看向方蕩,等著方蕩的回答。

    “新晉丹士,姓甚名誰?從何而來?”

    方蕩循聲望去,就見一名老者側身坐在一把紫竹椅上,一手持一本名冊,一手持筆開口詢問。

    四周這些人都是金丹修士,每一個身上都透出強大無比的氣息,方蕩在他們面前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螻蟻般渺小,在這樣的強者面前,方蕩都不得謹慎起來。

    方蕩很清楚,到了這里,在濁世凡間的一切就全都成為了過去,你在凡間再怎么狂霸到了這里都得夾起尾巴做人,以為身周每一個人都比你強大,每一個人都能用一只手指碾死你。

    “方蕩!從濁世凡間來。”

    “濁世?幾濁幾世?”

    方蕩不由得一愣,什么意思?濁世凡間竟然還有幾濁幾世?

    見到方蕩一臉茫然,那老者哦了一聲道:“五濁九世之中不知道濁世凡間有五濁九世十四個小世界的就只有三濁了。”

    “那旮旯在五濁九世之中是最里面出個丹士還真不容易,不過三年前倒出了個了不得的甲級丹士,你是何門何派?”

    聽到這句話四周不少丹士都齊齊望向方蕩,目光灼灼,顯然對于方蕩是那個門派相當在意。

    方蕩先后加入火毒仙宮還有云劍山,但這兩個門派都不是方蕩的門派,方蕩很清楚有個門派罩著自己絕對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尤其是有了師父,才能在修行上少走彎路,方蕩很想報云劍山的名頭,畢竟云劍山似乎更合方蕩脾性,但感情上方蕩覺得自己和火毒仙宮更加親近一些,兩相比較下,方蕩就想到了和冷容劍的三年之約。

    人算不如天算,方蕩一直都想要賴掉這三年之約,沒想到最后還是在三年內就修成金丹。

    “我是火毒仙宮的弟子。”方蕩覺得還是不要去云劍山好些,對于那三年之約,方蕩打定主意,還是能賴掉就賴掉,方蕩心中認為所謂的三年之約一定是個陷阱圈套,有風險就要規避掉。

    “火毒仙宮?”四周的丹士們紛紛露出驚訝古怪的神情,尤其是有三個丹士聽到他自報家門立時生出股股殺機來,這種神情叫方蕩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來。

    果然那持筆記錄的老者看了方蕩一眼,露出一個驚訝有趣的神情來,“真有趣,火毒仙宮月前全派隕滅,今天就有鉆出個火毒仙宮弟子,這是說火毒仙宮香火不絕氣數未盡么?”

    “真不知道是你運氣好還是運氣差,方蕩,從現在開始,你就是火毒仙宮的宮主了。”

    “雄主門,你們又有對手了。”

    老者顯然對方蕩的到來感到相當有趣,調侃一句,方蕩順著老者的話語望去,就見不遠處有三名一身金甲一副囂張霸道模樣的丹士站在那里,一個個面色冷冰冰相當的不愉快,方蕩甚至能夠感受到他們刺骨般的殺機。剛才聽到他是火毒仙宮弟子釋放出殺機的就是他們三個。

    “你們門派之間的事情老夫只負責看熱鬧,在這里可絕對不允許動手,現在,火毒仙宮的新任門主,把你的金丹祭出來給我們看看,你能達到幾級金丹。”老者感覺到雄主門三位丹士身上散逸出來的殺機,一張臉不由得沉了下來。

    “修士金丹分為六品,以光澤來區分,分別是六品金、五品玄、四品藍、三品綠、二品紫、一品赤。”

    “你剛剛進入上幽界,自然是六品金丹,六品金丹之中又有三級,以大小區分,分別是甲乙丙三級。”

    “新晉的丹士比較特殊,你若一入上幽就是甲級,說明你天賦高絕,乃是曠世奇才,那么就將得到門派中最好的修行物品,最好的功法,總之一切你所需要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并且,在你修為尚淺的時候,是不允許任何丹士殺你的,誰若殺你就是與整個上幽界為敵,不過甲級金丹修士五百年才出一個,你若是先天甲級丹士的將活得非常滋潤。”

    “乙級自然差些,只能得到次一等的修行資源,丙級最次,基本上在我上幽界就是廢物一個,雞肋一般的存在沒什么價值可言。”

    “我希望你一入上幽就是甲級金丹,這樣這個修仙界才有意思,不然你出了這個大門有可能就被覬覦你們火毒仙宮的雄主門殺死。”

    “哦,對了,在這甲乙丙之上,還有一個新人級別,是天級,他們一進入上幽就擁有與眾不同的異種金丹,擁有特殊的天賦,不過,這樣的人物在上幽界已經數百年沒有出現了,你若是這樣的存在,嘖嘖,那我只能說,你既是個倒霉蛋,也是個天之驕子,如果能活著將金丹修成紫丹,那么你將直入丹宮,成為丹道十老的弟子。”

    “好了,說了這么多,你現在祭出金丹來給我們瞧瞧吧,看看你這位撞了大運一進入上幽就成了一派掌門的家伙是不是真的有上天眷顧,擁有成為一派掌門的天資。”

    說著老者一臉感興趣的望向方蕩,雙目之中甚至有些期待。

    四周的修士更是齊齊看著方蕩,尤其是那三個雄主門的修士更是目光瞇起,死死地盯著方蕩。如果方蕩真的具備成為一派門主的天賦甲級金丹的話,那就糟糕了,如果方蕩是乙級或者丙級金丹的話,等到方蕩走出這座龍門,他們三個不必請示門主,就下手將其碾殺掉。為雄主門杜絕后患!

    方蕩看著四周充滿好奇的目光,微微皺眉,方蕩在心中仔細咂摸那長老的話語,還有自己從弘光帝為他準備的上幽界的資料中獲取的知識,來琢磨自己當前的情況。

    弘光帝給他的訊息有真有假,當然并非弘光帝有意作假,只不過他沒有辦法辨識真假,只能將自己認為是值得相信的消息帶給方蕩。

    方蕩知道在這上幽界門派林立,彼此之間的爭斗遠比凡間更為激烈,在凡間是國家之爭,在這里卻是仙道之爭,大道之爭。

    在任何一個世界之中,都不可能沒有爭斗,越是高級的世界爭斗越激烈,因為只有激烈的爭斗才是人族不斷發展向前的動力,有些人幻想著一個大同世界,在這世界中沒有爭斗沒有殘殺,事實上這樣的世界若真的存在的話,人族距離滅亡就不遠了,物競天擇,一個沒有競爭的世界,剩下的就是退化。

    人族也好世界上任何生命也罷,都是在競爭中不斷成長的,每一樣功能都是為了適應競爭,適應在最惡劣的情況下生存,適應捕獵食物而存在的。

    戰爭是優勝劣汰的不二法門!

    現在看來火毒仙宮已經在這優勝劣汰之中被淘汰了,而他,則變成了一個可憐鬼,方蕩還以為到了上幽界終于有門派罩著有老師傳授了,現在看來,他不光得自力更生,并且還得想辦法在那個什么雄主門的碾壓下努力生存。

    方蕩將自己的金丹祭出,方蕩的金丹原本有大米粒大小,但是在凡間的時候,為了將千葉盲草劍帶入上幽界,方蕩耗用了金丹之力,此時,方蕩的金丹又縮小一半,只如小米粒大小。

    這枚金丹,一出了方蕩的身軀就散發出贏弱的光芒。

    四周的丹士們見了不由得齊齊一愣,呆呆的看著方蕩的金丹。
竞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