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武俠仙俠 > 道門法則 > 第七十二章 順序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PS:感謝步長歌、公元1的打賞,感謝yangzhigang、快點起、書友1412312、shouzhudaitu、sk0716、墮落之蟑螂版、木覺、收割頭顱、火熱讀人的月票鼓勵。

    就在趙然飛快思索應該怎么為自己證明清白的時候,東方敬卻轉向了孟言真:“孟師兄,對不住了,將你誆至此處。你在陽山書院教書,對佛道之事向來不曾掛懷,照說不應該將你納入名單的。”

    孟言真臉色不豫:“那你為何將我喚來?”

    東方敬滿臉歉意道:“說起來怪我,你我至交好友,我每遇不快之事,便去陽山書院找你閑談訴苦,這些年,你對道門的重大機密知曉太多了。”

    孟言真怒道:“那是我的錯么?看來書上所言的確不假,‘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就不該和你交心!再說了,就算知道了又怎樣?我哪里有一絲錯處讓你誤會我有嫌疑?你今日不說清楚,從此便割袍絕交!”

    東方敬苦笑道:“羅晚娘你還記得么?”

    孟言真臉色黑了下來:“事隔三年了,你怎么又提此事?”偷偷瞄了一眼蓉娘,又補充道:“我和她性情合不來,這事你知道的,分開并不是我的錯。”

    東方敬搖頭:“晚娘不是被你氣走的,她死了……”

    孟言真一愣:“什么意思?”

    東方敬道:“她是夏國人,賀蘭山居閑庵妙音師太的弟子,被三清閣監視了半年,事發后出逃,在小松山重傷而亡。不過她對你很是情深意重,死之前不停念叨,說你是清白的。”

    孟言真怔怔不語。

    東方敬又道:“這件事本來也沒什么,但我剛才說過了,我查案已經查得頭大如斗,對身邊的好友都不敢相信。按照大排查的方法,只要有一絲疑點就絕不放過,或許也是一種病態吧,這件案子結束后。我需要好生調養了。”

    東方敬轉向屠夫:“屠師兄,很抱歉將你請來協助查案。”

    屠夫咧嘴笑道:“沒關系的東方,我知道你的難處。我是夏國逃出來的,原本就是佛門弟子,既然你那份名單中列了七百多人。我無論如何都會名列其中的。不管怎樣,你我交情不變,需要我幫忙動手,只管言語。”

    說完,他瞟了瞟枯坐觀瀑的張致空,追問道:“你那位師弟什么來路,怎會和佛門牽扯上?”

    張致空轉過頭來,微笑道:“貧道是云.大法師的弟子,當日師父追蹤刺客時,貧道便隨侍左右。當然也是嫌疑之人。對么,東方師兄?”

    東方敬默然片刻,開口道:“自去年十一月起,直到今日,我一共查了四十三次,最開始的時候每次多則二十、少則十數人,都是我認為嫌疑較大之人,卻始終沒有線索。到了后來,便只能將目光放在了與我有交情的朋友身上。”

    蓉娘插話道:“東方,你快入魔了。再這么查下去,你會把所有朋友得罪光的。”

    東方敬苦笑道:“這卻無妨,如果沒有結果,我是不會據實相告的……我會告訴你們。任務取消,并且請你們保守秘密,然后你們出谷,我繼續按照名單飛符招人。”

    孟言真冷冷道:“說罷東方,到底是誰,別兜圈子了。”

    東方敬點頭:“今日話說開了。是希望你們不要怪我。你們都知道了,這次天龍院金針堂首座深秀的事情,是我放出來的假消息……”

    趙然連忙去看那個被抓住的佛門細作,卻見他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眾人身后,雙手抄在胸前,似笑非笑的打量著亭中幾人。

    “……很簡單,如果這里有佛門內奸的話,他會想方設法將消息傳出去,我只要等待回信就好了,不瞞諸位,天龍院有我們的人,只要那邊收到這個消息,就會立刻告訴我……”

    “……當然,這個計劃破綻百出,漏洞多得不可計數,比如這個內奸根本不相信這件事情,或者看出了破綻,他沒有將消息傳出去,那我也沒有任何辦法……”

    “又或者,消息發出去了,但我們在天龍院的人沒有看到,我依然一無所獲……”

    “還有,如果這個內奸首先顧及的是自己的安全,并且他認為深秀被俘后,自己并不會暴露,那么這個計劃依然無功……”

    “不過我和三清閣的人仔細探討過這個問題,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形下遇到此類突發事件,大部分細作都會選擇想辦法將消息出去,除了因為這是身為細作的習慣外,他們還會產生恐懼心理,擔心自己被人出賣——毫無疑問,深秀一旦被俘,他們暴露的可能性會非常大……”

    “原本我以為,這次會和前幾個月經歷過的無數次查案一樣,結果是不了了之,我會告訴諸位,這次任務取消,然后諸位離開長寧谷,我繼續召集下一批人。可是令我震驚的是,我收到的飛符上告訴我,這個消息已經傳到了天龍院。這說明什么?我想已經不用我過多解釋了,內奸就在這座曲流亭中。”

    “然后我實施了下一步計劃,詢問諸位,有沒有人愿意離開這里,隨侍即將到此的大真人。我給了你們一個機會,一個可以遠離危險的機會,一旦你們接過這個機會,就可以逃之夭夭,我想,真正的內奸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當然,這并不能說明愿意離開的人就是內奸,畢竟隨侍大真人的機緣很難得,許多人恐怕同樣會動這個心思,選擇離開并不能證明一切。選擇留下來的人也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也許你對佛門十分虔誠,想要尋機幫助深秀逃脫,哪怕自己暴露也在所不惜?”

    “所以無論你的回答是什么,我都不會就此相信你,只不過你們的選擇讓我排出了一個詢問的先后次序。所以,得罪了諸位,剛才我已經將所有一切和盤托出,不求你們的原諒,只求你們能夠理解。”

    說完,東方敬望向張致空:“張師弟,你選擇了離開,莫怪師兄第一個問你。”

    張致空點了點頭:“師兄的陰陽搜魂手,我以前只是聽說過,沒想到今日要挨上一遭。”

    東方敬緩緩伸出手指,向著張致空眉心點去。

    張致空閉上雙目……身形忽然向左側平移三尺,瞬間抓向蓉娘。

    蓉娘還沒反應過來,張致空五指已經扣在了蓉娘手腕上,同時右手高舉一張符箓,喝道:“都退后,否則莫怪我打出五雷神宵符!”

    五雷神宵符的威力,趙然是見識過,這種五階符箓使用之后,可當法師、甚至大.法師全力一擊,當年趙然和裴中澤在夏國地道口使出了一張,曾經令足可媲美道門煉師境人物的延伽羅漢灰頭土臉,險遭重創,威力可見一斑。

    如今場上修為最高者也不過法師境,哪里擋得住五雷神宵符轟擊。張致空以此要挾,頓時令亭中眾人齊齊變色。

    孟言真雙足一點,飛身向后急退,眨眼間已在十數丈之外。

    屠夫身前忽然立起一口黑黝黝的大鐵鍋,將他整個身子都罩在其中。

    東方敬身后閃現一只碩大的手掌,在半空之中散發著慘白的光芒,作勢欲拍卻拍不下去。他此刻懊悔莫名,暗恨自己竟然疏忽至此。雖說之前已經準備第一個拿張致空詢問,但其實他內心之中還是不愿承認,自己這個從小結伴長大的同門師弟竟會是佛門內奸,當時百感交集之下,心情是極度復雜的,也因此而忘了警醒旁人。

    蓉娘手腕被張致空扣住,一道真氣順著手腕涌入經脈,大驚之下立即調動氣海內的真氣反擊。但他不過是個羽士境的修士,真氣遠遠不如張致空深厚,眼看著就要被張致空將氣海封住,到時候便要任人宰割。(未完待續。)xh118R1052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竞猜开奖结果